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 第二百九十八章番外(八)

第二百九十八章番外(八)

作品: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作者:给爷喵一个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139 更新时间:17-12-01 01:5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晨光初现,露珠点点。

洛望舒是被马蹄声给弄醒的,他皱了皱眉,反射性的往身旁摸去,摸了一会才摸到了一只手。

本来在穿衣的莫离见洛望舒闭着眼在床上四处乱摸,他伸手捉住那只手,俯身亲了亲人的额头,“媳妇,我去看看,你再睡会。”

“唔……嗯。”洛望舒抱着被子继续睡。

说的好好的,莫离一松手,人就睁开眼了,茫然的看着他。

莫离笑着重新握住他的手,“媳妇,我去外面看看,你接着睡。”

“看什么?”

莫离还没说话,外面那马蹄声愈加清晰,洛望舒懂了。

“一起去吧。”大清早的纵马扰人清梦,洛望舒黑着脸穿衣。

莫离默默将他手里昨日洗好的中衣换成外衫,这模样肯定是没睡醒。

穿好外衫,把头发一甩,洛望舒正要走,却被莫离拉住,“媳妇,鞋子……”

洛望舒皮笑肉不笑道:“你不会帮我穿吗?”

莫离好脾气的蹲下给人穿鞋,等把鞋穿好,洛望舒拍拍自己的脸,这才清醒了点。

“媳妇……”

“走。”洛望舒拉着莫离的手指就走,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过来找死。

俩人刚走到门边,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洛望舒的心情更加烦躁。

砰的一下门被打开,别说有起床气的洛望舒,就是莫离都忍不住双眉一皱。

一个穿印着奇怪花纹异域风格很强烈的男子冲了进来,而且一进来就在喊:“花辰!”

“闭嘴!”洛望舒吼道,那人愣了愣,不说话了。

莫离觉得这人有些眼熟,还没等他想明白,几根藤蔓把人绑起,顺道在人嘴里塞了半个馒头。

丫的!一大早把他吵醒,喊的居然是花辰?不找他们就别这么大动静呐!

洛望舒管他是谁,照着脸就是一顿胖揍,外面的一群士兵想进来又不敢进,没办法,人下令了,不许进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也不管被打成什么样。

这打的有点惨……若不是王在路上提前跟他们说过,他们还真的会拔刀冲进去。

不过,这人是王后嘛?怎么不太像?

“胡烨!”花辰站在楼上瞪大眼看着被打得不成人样的胡烨,脸色很难看。

洛望舒闻声,踹下去的脚一顿,默默放了回去。他回头看莫离——怎么办?好像认识?

莫离听到名字后把洛望舒往身后一藏,后者收回藤蔓,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胡烨被打的一脸伤痕,吐出半个白馒头,洛望舒还以为他要来报仇,结果人看着楼上的花辰傻乐。

“你果然在这!”

花辰深吸一口气,镇定道:“你来做什么?”

胡烨勉强站了起来,傻笑道:“我来接你回家。”

回家……花辰别开脸,将眼中泛起的水雾压下,冷道:“这就是我家。”

什么情况?洛望舒挠了挠莫离的掌心。

后者看他,微笑——目测是孩子的父亲。

洛望舒望天,这算个什么事?

衣角被扯了下,洛望舒低头看,穿着嫩黄衣裳,走路尚不太稳的圆圆瘪着嘴仰头看他,“爹爹,馒头!”

洛望舒尴尬的抱起她,原来刚刚拿来塞胡烨嘴的是圆圆手里的馒头。“乖,我们再去拿一个。”

圆圆认真的和他对视道:“爹爹,不能浪费粮食。”

“呃,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莫离走,咱们去给圆圆拿馒头。”

莫离明白媳妇这是要遁了,淡笑着跟上,嗯,跟他们没关系。

花辰看了看楼下的胡烨,回房关门,继续睡。

胡烨扶着腰想过去,却被青鸾拦住,“啾!”你再过去一步,小心我喷火哦!

胡烨这才想起之前他看见的莫离,对着他们的背影喊道:“袁陌离!”

莫离头都没回一下,胡烨尴尬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刚上前,青鸾一口火过去,头发都烧焦了一半,要不是胡烨闪的快,烧焦的那就不只是头发了。

“花辰!”胡烨只好歪着头在楼下喊。

“大清早吵什么吵?”莫方开门吼道,“不知道老人家本来就睡眠浅吗?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你吵醒。”

胡烨歉意的笑笑,“老大爷,我不知道您在睡,那什么,我不喊了,您再去睡会。”

“都被你吵醒了还睡什么?还有,孕夫需要休息,情绪也不宜起伏太大。”莫方黑着脸提醒道。

“好,我知错了,不喊了。那老大爷能帮我跟他带句话么?就说……”

“不带,自己看着办。”莫方扭头就走,去厨房找点吃的。

胡烨尴尬的站在原地,一个粗壮的大汉子就委屈巴巴的站着,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上的房门。

时间一点点过去,外面的马匹热的直哼气,一个副将忍不住在门口道:“王,要不咱们先去找个地方住下,一会再回来?”

“你们去吧,我就在这。”胡烨头都没回的说道。

副将叹了一口气,士兵们都热的很,想了一会,他道:“等咱们找到落脚之地再过来。”

胡烨没答话,算是默许。

吃完早饭,原本要来请洛望舒梳新娘头的人奇怪的看了看在院子里站如松树的胡烨,和陪同过来的人窃窃私语。

“这人谁啊?以前没见过。”

“看样子不是咱们这的。”

瞧了好一会,发现人只是直勾勾盯着楼上的紧闭的房门,觉得无趣的紧便去找人了。

青鸾也没拦下她们,胡烨羡慕的看了看她们没说话,继续站着。

糯米拿着锦帕坐在门口绣花,和旁边晒草药的阿丹道:“那人是不是很眼熟?”

阿丹瞧了一眼道:“你才发现?”

“在哪见过来着?”糯米死活记不起这个人。

“在漠北过年的时候,他也在,那个满嘴络腮胡子的大个子。”阿丹提醒道。

糯米恍然大悟,“他呀!不是带着自己的部落回草原了么?”

“谁知道?”阿丹瞥了胡烨一眼,其实他比较关心这人和楼上那个是怎么遇到的,一个南一个北,相隔甚远,性格也是南辕北辙。

夏季别的没有,阳光管够,洛望舒给人梳了新娘头后出来看见胡烨还在太阳底下站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莫离,你说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洛望舒摸着下巴道。

“不重。”莫离抱着洛望舒道。

“怎么?很热?”洛望舒侧过脸看他。

莫离嗯了一声,把人抱得更紧了些。

洛望舒一凝神,不一会四周的温度刷刷刷的降,莫离笑道:“媳妇真能干。”

“那是。”人称移动冰箱好么。洛望舒的能力虽然造不了冰块,散发寒气什么的还不是小菜一碟?

又看了一会,洛望舒犹豫道:“要不我上去问问?这么晒下去可能会出事。”

莫离没说话,抱着他的手收紧了许多,搁在颈窝的脑袋讨好的蹭了蹭。

洛望舒捏了捏他的耳朵,“乖,我一会就回来好不好?”

回答他的依旧是不撒手,俩人无下限的腻歪着,被遗忘在角落的俩团子默默手拉手出去玩,眼睛要瞎了。

“听话,松手!”洛望舒面无表情道。

莫离把人亲了一脸口水才松开,“那早点回来。”

“……好。”洛望舒边走边嫌弃的擦脸,都是口水,这是把他当冰棒舔了?

“媳妇,一会做茶冻吃!”

洛望舒默默回过头看他,真跟个小孩似的了,还用美食诱惑他。“知道了!”

不过,他怎么觉得有那么一丢丢可爱?唇角微微上扬,洛望舒迈着轻快的脚步上楼。

“笃笃。”

“小辰辰,是我,开门。”

没一会,花辰开了门,看见洛望舒就整个人扑了过去,“你怎么才来?我都快热死了!”

洛望舒实在不想说话,一身的汗……“那你还闷在房里不出去,爽了?”

在洛望舒进来后,花辰就停下了扇风,屋子里也够凉快了,他坐在桌前喝水。

“楼下那个走了没?”

洛望舒坐在他对面,“没,晒的跟烤肉差不多了。”

花辰倒水的动作一顿,不屑道:“那是他自找的。”

“我想说,他到底怎么你了?刚看见你的时候,又是剑伤又是中毒,还怀着孩子。”他都憋了好几个月了,一直没敢问,就怕伤害了花辰弱小的心灵。

花辰撇撇嘴,“除了孩子,其他的事都跟他没关系。”

“那你还让他在外面晒着?”洛望舒更加不懂了,这套路不对啊。不应该说出几百万字的虐恋小说么?

“丫的!老子在这等了大半年他才过来,吐的要死要活的时候他在哪?一句话就想让我跟他回去?做梦呢吧!”花辰一茶杯放桌上,那声音冷不丁吓了洛望舒一跳。

洛望舒:“……”所以只是恨他没早点过来?

过了一会,洛望舒试探性的问道:“漠北离这多远?”

花辰顿了顿,没说话。

“他带着一群人过来也不容易,本来挺帅一小伙,现在跟个马贼似的,出去还吓人。”虽然不想给扰人清梦之人说话,但想到花辰孕吐时那难受的模样,洛望舒还是决定先给他说话,日后再坑回来。

花辰依旧没说话,洛望舒倒了一杯水静静的喝,劝说的话,点到即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