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 第二百九十一章番外(一)

第二百九十一章番外(一)

作品: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作者:给爷喵一个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228 更新时间:17-12-01 01: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桃源有三霸,惹谁都不要惹田悦,坑死不负责,但坑死也比发疯好,而发疯又比被藤蔓甩上几天几夜的强。

后面说的就是团团圆圆,咳,大名莫澜清和洛伊人。

阳光正好,身着浅蓝长衫,银发随意被发带绑在脑后,精致的容颜此刻黑的滴水,洛望舒手里握着藤条,看着倒立靠墙的俩人,冷道:“知错了没?”

梧桐树上的青鸾和火凤啄着苹果,时不时的看看下面的情况。

俩团子用稚嫩的声音道:“知错了。”

“给我下来站好。”洛望舒坐在藤椅上,将藤条放在石桌上。

莫澜清和洛伊人动作迅速的站起跑到洛望舒面前站好,相似的容颜连表情都差不多。

“你们说说看,这是第几次了?”

俩人齐声道:“一千三百六十六。”

洛望舒又道:“你们总共才会走路几年啊?”

俩人又是齐声道:“四年。”

“你们都五岁了,能不能有点出息?隔壁黄大妈家的母鸡,人家好好的在生蛋,你们俩看就看了,蛋快生出来了你们又戳回去干啥?”洛望舒简直就想一口老血喷过去。

莫澜清看了眼洛伊人,那意思——我不会说谎,你来吧。

洛伊人只好小声道:“那地上都是小石子,生出来掉下去就碎了,我们才戳回去的。”

“那你们怎么不用手接着?非得塞进去?”洛望舒实在不想承认,这缺心眼的俩团子是他生的。

“脏脏的。”洛伊人嘀咕道。

洛望舒一拍桌子,“那徐大爷家的盐是你们偷的吧?”

“爹爹,我给银子了。”莫澜清面无表情道。

“那徐大爷有说同意卖吗?没同意就是偷!还有,家里没有盐吗?非要去别人家拿。”洛望舒一想起这事就想揍他们一顿,对!圆圆都想揍。

洛伊人委屈巴巴道:“在家拿来不及了嘛。”

“什么事就来不及了?生死攸关我就原谅你们。”

俩团子默契的不再说话,洛望舒按着额角十分无力,“一会你们俩跟我去给人道歉。”

“好。”

洛望舒深呼吸一下,“我还是去田里看看你们阿爹,真是要气死我了。”

俩团子对视一眼,洛伊人直接扑向洛望舒,眨巴着眼道:“爹爹,我们真的知错啦。”

洛望舒面瘫脸看她,“回回都是这么说,我不想听任何花言巧语,我要的是行动。”

莫澜清也去抱大腿,就是不说话。

看了许久,洛望舒还是败下阵来,“去带着草帽,团团拿水壶过来,咱们去看阿爹,晚上再去给人道歉。”

“好哒!”俩团子开心的蹦哒走了。

洛望舒看着他们的背影叹气,什么时候才能听话点?他宁可不要他们通读千书被人称为神童,他只盼能少惹事。

在学堂不认真,因为全都学会了,回家呢,又到处惹事,洛望舒真不知道该怎么教了。

洛伊人拿了三个草帽,莫澜清拿了水壶,洛望舒一手牵一个,算了,惹事就惹事吧。毕竟才五岁,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总不可能把他们的好奇心扼杀在摇篮里吧?

“扣扣!”

“田婶?”洛望舒奇怪的看着门口拎了一篮子鸡蛋的妇人,“你这是?”

田婶歉意的对洛望舒笑笑,把躲在她身后的小胖子扯了出来,“这是我家的田娃,他今上午在玩被人弄了几条水蛭给咬了,要不是团团圆圆,这娃子指不定怎么样了,我带他过来道个谢。”

洛望舒低头看俩团子,他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其实也没什么。”

“看见了能帮就帮,这没什么。”

“我也没什么好送的,这篮子鸡蛋你们一定要收下。”田婶说着把竹篮往洛望舒怀里送。

洛望舒迟疑了一下收了下来,“对了田婶,我们丝瓜最近多了很多根,来摘些回去加个菜吧?”

“这……这不合适吧?”

“没什么合不合适的,既然来了,那就带回去,进来吧。”洛望舒拉着人进院子走到墙边,“我这丝瓜结了很多,平常要是有空就过来摘,挺好吃的。”

洛望舒说着放下篮子,摘了好几根丝瓜给她,田婶捧着丝瓜不知说些什么,只能一个劲道谢。

“田婶,都一个村的,客气什么?之前我还在你那摘过柿子,若真要道谢,那还不麻烦死了?”洛望舒说完又拿了一斤腊肉给她。

话虽是这么说,田婶还是有点受宠若惊。

把人送走后,洛望舒让糯米把一篮子鸡蛋搁厨房,蹲下看俩团子。

“盐是撒水蛭身上的?”

莫澜清和洛伊人沉默一会后点头,洛望舒有点不能理解,“做好事怎么不说?”

“我们答应过田娃不说的。”莫澜清认真道。

“嗯?”洛望舒更加不能理解。

洛伊人解释说:“欺负田娃的是隔壁村的,说出来,田婶会带人过去理论,可他们家本来就过的不怎么好,他阿爹还瘫在床上。田娃不想让田婶过去受欺负,所以平常被欺负也没吭声,还不许我们说。”

“这是我们大人该考虑的事,你们小孩只管把委屈说出来就好,隔壁村欺负咱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还愁找不到理由收拾他们。”洛望舒微眯着眼道。

莫澜清和洛伊人困惑的眨眨眼,异口同声的问:“爹爹,你不是常说要与人为善的嘛?”

洛望舒干咳一声,“那什么,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么。再教你们一句,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打咱们左脸,那就绝对不能伸右脸过去。这事你们没提前说,过了就过了,下次他们还过来,别管那么多,打了再说。反正你们俩年纪小,他们总不可能比你们还小吧?”

“没问题哒!他们最小的也比我和哥哥大三岁。”洛伊人兴奋道。

莫澜清依旧面无表情,但眼底隐隐透着的期待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洛望舒看着他们如此上道满意的点点头,仔细一想后又觉得不太对劲,好像把孩子带偏了?

“咳,咱们去看阿爹吧。”

洛望舒一手牵一个,朝田边走去。

洛伊人一路唱着:“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等人唱完,洛望舒一脸惊悚的看向她,“圆圆,谁教你的?”

“爹爹,你小时候哄我们睡觉唱的啊。”洛伊人笑嘻嘻的看他。

“几岁啊?”洛望舒自己都不记得有唱过。

洛伊人想了一会,“就两岁的时候,我和哥哥发热,迷迷糊糊听到爹爹唱了好久呐。”

洛望舒依稀有点印象,他好像没唱这么好听呐,貌似还有点走调?

“哥哥还会吹笛子版的,爹爹要不要听一下?”洛伊人很自然而然的卖了莫澜清。

“真的?”洛望舒饶有兴趣的看莫澜清,“团团,来一个。”

莫澜清看着他,看了一会后道:“坐着吹。”

“那好。”

洛望舒远远的看见莫离后挥了挥手,莫离同样挥挥手,放下锄头朝他们走过去。

“媳妇,太阳这么大,你们过来热不热?”莫离接过莫澜清抱着的水壶喝了一大口水后道。

洛望舒拿着帕子给他擦汗,“我冬暖夏凉你又不是不知道,过来休息会吧,大中午的,忙的都不会回家了对吧?”

“摘辣椒,兔城各大酒楼的掌柜都要,大家都在忙,干脆今天全摘完,免得晚上被偷。”莫离无奈道。

洛望舒对那些人也醉了,他们的辣椒不卖就喊人晚上来偷,打了骂了也没用,人家愿意赔钱,还随便打,只要给辣椒,可问题是他们也不缺钱呐,更不想深更半夜来守着辣椒。

于是乎,事情就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了,只要到要卖辣椒的时候,莫离就把所有熟了的辣椒摘回家,总共也没几亩地。辣椒可以腌着吃,晒干吃,反正不留在地里。

“咱们也把辣椒种给了他们,他们怎么就种不出?明明在桃源长得挺欢实的。”

莫离早就习惯每年洛望舒都要问一遍,笑了笑借用往年他说的一句话道:“人品不好。”

洛望舒瞪了他一眼,“坐一会,等会我们一起弄。”

“下午美发屋不开了?”

“咱家辣椒都快要被偷了,还开什么美发屋?”洛望舒撑着脑袋道。

几人往树荫下一坐,洛望舒跟莫离说俩团子上午干的好事,一好一坏,将功补过。

俩团子躲过一劫,洛伊人还把自家哥哥卖出去吹笛子。

悠扬的笛声在午后的田间飘荡得很远,一曲完毕,洛望舒赞赏的摸摸莫澜清的脑袋,“真不错。”

“娘爹!阿爹!”

俩人回头,只见莫光背着医药箱和李苗苗牵着手走了过来。

“你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待人走近,洛望舒疑惑的问道。

李苗苗笑道:“婶婶,今天不是要收辣椒嘛?我们就提前回来了。”

“几个人一起收,很快的。”莫光挽起袖子道。

“那敢情好,一个个白白嫩嫩的,都晒黑点,健康。”

几人坐了一会,起身干活,一人一个麻袋,莫澜清和洛伊人共用一个,比赛摘辣椒,谁赢了晚上加鸡腿。

于是,隔壁田的人就看见了什么叫做花式摘辣椒,速度快的那都不是事,一群藤蔓飞舞才叫真本事,而且还不伤枝叶。

几亩地没一个时辰就收完了,几人甩了一把汗,脸晒得红扑扑,相视一笑。反正今晚来偷辣椒的人会哭着回去……

“今晚所有人都加鸡腿!”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