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 第二百九十章桃源(四十)

第二百九十章桃源(四十)

作品: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作者:给爷喵一个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3340 更新时间:17-12-01 01: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小夫郎种田记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夜静悄悄的,花娘和李康乐站在一棵大苹果树下,歪着头看树枝上挂了红绸,贴了囍字的树屋。

“这就是哥哥他们送咱们的礼物?”花娘愣了愣。

李康乐还以为他不喜欢,道:“这礼物挺好的,安静。”要是真的在家里度过洞房花烛,肯定会被吵的留下阴影。

“哇!好漂亮啊!你看!树上还挂着哥哥做的贝壳风铃呢,乐乐,我好爱哥哥呀!”花娘开心的抱住李康乐蹦哒,要不是喜服质量够硬,估计得碎。

李康乐笑着嗯了一声,这礼物的确很好。

“咱们上去吧。”花娘拉着人蹭蹭蹭的爬楼梯,弯弯绕绕爬上去后发现从这里能看到桃源的全景,抬头就能看见星星和月亮。

好美……

花娘呆呆的看着这美景,耳边是轻风吹过风铃时清脆的声音,是风最美妙的乐曲。

“好漂亮啊。”

李康乐看着他的侧脸唇角扬起,“嗯,漂亮。”

“对了,咱们来拆哥哥和舅舅他们给的盒子吧?”花娘忽的记起这件事,连忙去拿李康乐背的大包裹。

“进去再拆。”李康乐笑着戳了下他的额头,这么急。

等俩人坐到床边,花娘挽起袖子拆包裹,看着两个大小一样,形状也一样的盒子,花娘很是惆怅。

“哪个是哥哥给的啊?拆这个还是那个呢?”

李康乐一手撑着脑袋看他,“想拆哪个拆哪个。”

“那就左边这个吧。”花娘兴奋的搓搓手,打开一看,“哇!”

李康乐看他眼睛发光,笑了笑。

“这个是珍珠!肯定是鱼人他们送的。这是金子,好多好多金子,还有人参和灵芝。哥哥最喜欢金子了,这肯定是哥哥给的盒子!”花娘拿着一块黄澄澄的金子在脸上蹭了蹭道。

蹭了一会,花娘又打开了另一个盒子,顿时整个屋子都亮堂了起来,没错,满满一盒子的夜明珠,每个都是天价。

花娘拿了一颗咬了下,挺硬的。“乐乐,以后咱们可以不点灯了。”

“好。”李康乐的视线都没从他脸上移开过。

拿了一颗夜明珠出来照明,其他的继续合上,花娘问:“嫂嫂和舅娘给的呐?”

“在这。”李康乐从怀里掏了掏,把瓶子和囊包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花娘打开瓶子,只有两颗药丸,他拿了一颗,还没舔,就被李康乐拿了过去。

“我闻闻先。”看是能吃的还是用的。李康乐嗅了下,一阵芬芳。

花娘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手里的药丸,“能吃吗?”

李康乐也不确定,皱眉道:“我先尝尝,能吃,你再把那颗吃了。”

“好吧。”花娘撑着脸看他把药丸吃了下去,过了好一会,李康乐也没觉出有什么毛病来。

“吃吧,没事。”

“嗯!”花娘毫不犹豫丢嘴里,嚼糖豆似的嚼了。“味道还不错,明天问舅娘多要些,两颗糖豆太小气了。”

李康乐:“……”可能真的是糖豆?但白天看银雪那模样,这不应该是糖豆啊,还以为要被整。

再拆开莫离给的囊包,花娘惊呼:“是小人!”

李康乐抬眼一看,还真是。那两个小人不是他们又是谁?穿着红色喜袍,一脸幸福的笑容手牵着手。

“刻的好像啊,嫂嫂真厉害!”花娘赞叹道。

这用的是不同颜色的玉石刻成,能把几种颜色的玉毫无缝隙的融合,还这么自然漂亮……李康乐也很震惊。

“礼物都拆了,接下来是不是应该睡了啊?好困的。”花娘打了个哈欠道。

“还要喝交杯酒,乖,再等会。”李康乐起身去拿酒杯。

花娘把东西收拾好放一旁,等人把酒杯拿来,很痛快的把手挽了过去,说喝就喝。

幸好李康乐早有准备,不然都没同步喝。

“现在能睡了吧?”花娘已经完全提不起精神了,昨晚兴奋的没睡着,今天又起了个大早。

“好。”

李康乐犹豫的脱下外衫,“小花,你放心,一会我会轻点的,你要是……”等他脱的只剩下中衣后,回头一看,人就那么大剌剌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睡着了……

愣了好一会,李康乐才拍拍自己的额头,哭笑不得的摇了摇花娘,“小花,咱们还没洞房呐。”能不能先起来?

“唔,困……”花娘顺手一拉,把人拉入怀里,跟个八爪鱼似的卷住他,习惯性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李康乐轻叹一声,亲了亲那红艳艳的唇,艰难的把被子扯过来盖好。“小花……娘子。”

花娘在睡梦中哼道:“我是夫君。”

李康乐噗嗤笑了,抱紧人合上眼睡觉。反正以后的时间还长……

异空间的洛离忽然记起明天要下雨,身下的棨捏着他的下巴微抬,啄吻道:“怎么了?”

“明天下雨。”洛离捧住他的脸认真道。

棨吻着他的指尖,“放心,银雪给他们设了结界,没事。”

洛离捂住他的嘴,“不许亲我,说好了我来。”

“好。”棨宠溺一笑,眼底满是狡黠。“那能亲亲这儿么?”他拉着人白嫩的手至胸口两点。

洛离歪头想了想,棨也亲过他的,没犹豫多久便低下头吻去。

一双墨瞳瞬间变成深青色,身下的藤蔓疯了般缠在他身上,棨毫不犹豫的和人对调了位置。

洛离想提醒他要公平,一开口,所有的话被人凶猛的动作撞成破碎的呻、吟。

累瘫了的洛望舒洗完澡躺在床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本应该沾床就睡,由于暖床的一直没来,他居然睁着一双眼睛到莫离洗完回来。

吹灭烛火,莫离刚躺下就发现人还没睡。

“媳妇,怎么还不睡?”莫离亲了亲他的脸,习惯性的把人拉入怀里抱好。

洛望舒打了个哈欠,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疲惫道:“还不是因为你不在,我睡不着。”

莫离勾唇一笑,“我刚去看了团团圆圆,睡吧。”

“他们还好吗?”洛望舒闭着眼睛低声问。

“睡着了,小光和苗苗带着他们。”莫离说完低头一看,人的呼吸已经均匀。他轻轻在洛望舒的唇上亲了一口,闭眼睡觉。

轰隆的雷声滚滚而来,天气也更凉,淅淅沥沥的小雨跟催眠曲差不多。

李大康睁着眼睛看头顶的纱幔,有些睡不着。

“老头子,没事吧?”徐氏忽的问道。

李大康笑了笑,“心里头高兴,睡不着。”

“睡吧,康乐有了个家还有什么不好的?过两年咱们就能帮着带孩子,看着他们平平安安长大。”徐氏絮絮叨叨的说着。

“咱们住这是不是不太好?会不会给康乐造成麻烦?老了就是累赘呐。”李大康轻叹道。

徐氏拍拍他的手,“有什么累赘的?咱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好了不是么?大不了过两天我们搬出去住,在这买一块地,孩子在哪,家就在哪。”

“嗯。”李大康闭了闭眼,“不想了,睡吧。”

“轰隆——”

睡的好好的花娘忽的被炸醒,他揉了揉眼睛,看到睡着了的李康乐咧开嘴笑了笑,他们成亲了呢。

花娘越想越来开心,笑的声音在半夜听起来还有点瘆人。

李康乐忽觉唇上一疼,皱了皱眉醒了过来,不解的看着离自己极近的一张脸。“娘子?”

听到这个称呼花娘顿时就不高兴了,撅着嘴道:“我是夫君,你是娘子,我说多少遍了?”

“好好好,夫君。”李康乐蹭了蹭他的鼻尖道。

花娘又乐了,“乐乐。”

“嗯。”

花娘继续喊:“乐乐。”

“嗯。”李康乐捏了一把他肉肉的脸颊,瞌睡虫退的也差不多了。“睡不着了?”

“没,就是想喊喊你。”花娘开心的想翻滚,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然后……“哎呀。”

“怎么了?”李康乐不解的撑起身子看他,刚刚还滚的很开心,而且自己睡在外面应该没事啊。

花娘可怜兮兮的瞅着他,“喜服把我全包了起来,动不了了。”

李康乐怔了怔后笑个不停,他这么一笑,花娘就怒了,“你还笑!快帮我拆啊!”

“好。”李康乐憋着笑给人拆喜服,具体方式就是再把人翻滚几圈。

花娘晕乎乎的一脸懵,李康乐顺道就帮他把喜服脱了,再解开他头上的发带。“这么睡才舒服。”

“那你之前怎么不帮我脱?”花娘幽怨的看他。

李康乐无奈道:“娘子,你力气那么大,我刚过来就被你抱住了,被子还是我费劲扯过来的,为夫真的挣不开。”

“我才是夫君!”花娘气鼓鼓的看他。

“好好好。”李康乐拗不过他,只得同意。

“那你过来睡。”花娘张开双手,必须抱抱。

李康乐很乐意的把人抱住,俩人就静静的躺着,听窗外的秋雨。

“不对啊。”花娘忽的捧着他的脸道:“咱们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做完?”

李康乐干咳一声,“呃,来日方长……”

“不行!”花娘义正言辞:“成亲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

“嗯……”李康乐微红着脸,“那你知道怎么做?”

“不知道。”

听着如此理直气壮的话,李康乐默了。

“乐乐,你知道吗?不知道的话,我去问哥哥。”花娘说着就要起身,李康乐赶紧把人按下,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花娘也看着他,眼睛贼亮。李康乐一手把人的眼睛捂住,在他耳边声音低哑道:“别说话。”

濡湿的吻落在脸颊上,再是鼻尖,最后是唇,温柔缱绻。

花娘只觉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俩人笨拙的亲吻着,时不时的磕到对方的唇和牙。

一吻毕,两人呼吸都有些急促,花娘呆呆地问道:“要不再亲亲?”

“好。”

夜还长,可以慢慢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