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神医小兽妃:妖孽皇叔已躺好! > 第627章 答应你,让你见容白!

第627章 答应你,让你见容白!

作品:神医小兽妃:妖孽皇叔已躺好! 作者:非今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41 更新时间:19-11-09 01:01

凤璃儿回了小院之后,便立刻去洗了澡,然后换了一身衣服。

她还是换上了平日里常常穿的红裙,接着将头发简单扎好,便找到凤莫等人告别离开了。

为了让凤璃儿不要过度紧张,这次陪着凤璃儿前去的只有月海。

作为月家的第一强者,甚至是整个神云大陆的巅峰强者,有月海陪同,大家也很是放心。

很快,云之阁。

夜色之下,今日的云之阁和平日里的清冷毫不相符。

云之阁之上是张灯结彩,亮着灯的红色灯笼从山峰底部一直蔓延到了山峰之巅!

而云之阁中央大殿的主位上,身着一袭黑袍的白凛域正坐在其上,他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酒壶,待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后,他轻轻摇晃了一下酒壶,接着给自己满上,再是一杯入口,一饮而尽。

“活着的感觉,可真好啊……”

“呼吸的感觉,可真是怀念啊……”

是啊,如此美妙的感觉,自然应当值庆祝,所以这几日,云之阁一直持续大宴,他特赦所有人,可以敞开了玩。

唯独站在自己右手边的四人。

白凛域瞥着疾风、暮雨、雷霆和电徹四人,他的表情有些轻蔑:“呵,果然像容白。冷情冷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培养出了是个和尚。”

男人嘛,食色,性也。

可是这四个,不喝酒不近女色,难搞啊!

白凛域有些忧伤自己新启用的四位hu法,也不知道有什么法子可以让他们改变改变。

一直这样下去,他可如何受得?

就在这时,白凛域的目光突然看向了窗外,他意有所指的笑了起来——

“呵,终于有好玩的事来了。”

“哦不,又或者说,是好玩的人……”

这些日子设宴,他都有些枯燥了,好不容易来了个趣味,自然得好好珍惜。

白凛域话刚落,大殿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抹红衣。

虽然来的只是凤璃儿一人,但是白凛域的目光却往头顶轻轻一瞥。

呵,月家的那位也来了。

不过也是,如今自己对凤璃儿来说,难可是龙潭虎穴,月家那位能放心,那才是怪了。

白凛域悠悠然又喝了一杯酒:“凤璃儿,你来做甚?”

白凛域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让现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双双目光顿时齐齐停在了凤璃儿的身上,这些目光都充满了复杂之色。

面对自己前阁主的女人,他们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况且这个前阁主,和现在的阁主,还用着一个身体。

凤璃儿看着白凛域充满了玩味的眼神,这样陌生的眼神和曾经的宠溺温柔格格不入,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一疼,但她很快便调整好了情绪。

她看着白凛域微微一笑。

“白阁主,我来这里,就是想见见容白。”

见见容白!

周围的气氛顿时更加诡异了,没有人敢说话,在现阁主面前提起容白这两个字,根本就是找死嘛!

白凛域脸上玩味的笑容更甚了。

他虽然不是容白,但因为容白的缘故,他对凤璃儿还是有些了解的。

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那种无脑的傻子。

她当然不会来做傻瓜一样的事情,不过若是如此,她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哦?你想见容白?当然可以啊。”白凛域脸上玩味的笑容越扩越大,随即,这抹笑容竟然变得有些冰冷残忍了起来。

“我可以让你见容白,但是凤璃儿,想要见容白,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白凛域说:“在距离我们云之阁两百里的穆玉山上,听说是百岁草的生长之地,要不,你去给我割点来?记住,我要活的。”

百岁草,是穆玉山上极为常见的一种草。许多魔师都喜欢采摘拿来当药材,但是他们当药材都是采的‘死草’。

因为这种草一旦从土里挖除,就必须以人类的鲜血滋润,否则就会干枯而死。

听到白凛域的话,暮雨急了。

他对着周围的地里当然不太熟悉,但是百岁草是什么他却是知道的。

“这个,阁主,不如由我?”

“滚开!”白凛域目光一冷,他又看向了凤璃儿,“凤璃儿,你说呢?这地方,你去,还是不去?”

“我去,我去!”凤璃儿几乎是毫无犹豫。

她眼里甚至划过了一抹欣喜之色!

“但是白凛域,若是我真的拿回了百岁草,你真的能够让我见他,哪怕是一面吗?”

白凛域看着凤璃儿眼里的喜色,这种欢喜让他很不喜欢,因为这种欢喜在时刻提醒着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如此渴望容白的归来,而希望他去死。

白凛域的表情顿时更加冷了,他嘴角嘲讽冰冷的笑容越扩越大。

“当然了凤璃儿,我白凛域向来说话算话。”

“好!”

凤璃儿转身,她毫不犹豫地朝着穆玉山狂奔了过去!

凤璃儿离开了,白凛域却一点喝酒的心思都没了,他烦躁了结束了云之阁的狂欢,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几日,他所做的事情很简单。

除了睡觉,就是站在窗边,望着穆玉山的方向。

他要看看,凤璃儿到底有没有归来!

终于,在第三日太阳西下之时!

他看到了一抹火红的声音,踏着即将散去的余晖,从远处狂掠而来!

是凤璃儿!

不知道怎么的,白凛域的心里竟然陡然划过了一抹欣喜之色。

这样的欣喜来得有些猝不及防,甚至白凛域清楚知道,来得很是不应该,他又立刻沉下了脸。

他就这么看着凤璃儿,想要以一个君王的姿态看着她步步朝着自己而来。

然,当凤璃儿落地,再朝着这里走进之时,他清楚地看到了在凤璃儿身后,随着她徐徐走来,而于地上出现的红色血点!

这些血点随着凤璃儿的行走而出现,到了最后,竟然形成了一条红色血路!

下一刻,凤璃儿的脚一软,竟然直接在他面前,倒在了地上!

“该死!这个笨女人!”

白凛域心情烦躁,他想也没想,直接朝着凤璃儿的方向闪身而去,接着将她抱起,来到了自己的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