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风流小地主 > 1069 诸位,再见!

1069 诸位,再见!

作品:大唐风流小地主 作者:吃货胖子龙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5780 更新时间:20-11-05 14:5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唐风流小地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原本李忘忧也安排了托,就是长安仇家的仇元良。

不过既然这位胡商如此给力,他自然也就不用让仇元良出马了。

李忘忧笑着点头:“自然是可以的,长安城北新城,共有三十六个里坊。只要诸位愿意购买,都可搬迁来此,没有任何限制。”

“敢问秦王,不知新城的府邸是何规制?售价几何?”胡商继续问道。

“新城府邸采用的是定制化的售卖方式,也即是根据诸位的需要,定制不同规制的府邸。嗯,除了不能逾越规制外,其价格根据地段与府邸的需求,自有不同档次的售价。”

李忘忧又朝内侍打了个手势,立即又有内侍捧上一卷画轴展开,上面却是新城的舆图。不同的是,不同的里坊,标出了不同的颜色。

众人不解,纷纷将目光投向李忘忧。

“诸位,根据红橙白绿青蓝紫等颜色区分,不同里坊的价格不同。最贵为紫色,最便宜为红色。紫色区域的里坊,府邸基础售价为一千两黄金一亩,红色区域为五百两每亩。另外府邸的修建等级不同,价格也不同。一共有普通版、舒适版与尊享版三种规制的府邸可选。除了普通版不加价外,舒适版府邸需要再加每亩一百两黄金,尊享版则需要增加二百两黄金每亩。”

李忘忧这个价格报出来后,众人顿时哗然。

他们料想到了新城的府邸会很贵,却没想到会那么贵。

什么普通版、舒适版以及尊享版府邸,他们不懂究竟是何意。但只看价格,众人便明白,大抵是宅子里的装饰、用料不同。

这些官员,只要不是穷得需要当裤子,想来也不会选择普通版的府邸,否则也太有失身份了。

若是按照秦王所言,舒适版府邸来定制,那还得再加黄金百两一亩……

这已经不是在卖府邸了,完全是在抢钱!

大唐的府邸可不是后世的商品房,占地面积不是按照平方米来计算,而是以亩为单位。

长安城内,一个里坊的面积大约有八百多亩。

而不是勋贵的府邸,就能占据半个里坊,那就是三四百亩的面积。即便是普通民居,也有十几二十亩。

若是按照李忘忧说的价格,即便是新城最偏远的里坊,最普通的府邸,也需要五百两黄金一亩,那岂不是说,一套最普通的民宅,都需要黄金万两了?

这怎么可能?

天底下哪里有那么贵的宅子?

那么贵的府邸,就是卖了他们也买不起啊!

李忘忧不等众人表示抗议,又继续说道:“不过陛下仁慈,孤也很厚道,故而若是诸位今日愿意下定钱,那便特惠酬宾,跳楼大甩卖,一折优惠!一万两黄金的宅子,一千两便可买到!诸位,这般好事,可也只有今日才有,走过路过,诸位前往不要错过啊!”

李忘忧如同后世两元店老板一般,毫无羞耻感的直接吆喝起来,就差没说出“皇上跟小姨跑路了,所有的府邸统统一折出售”这种话了。

他的话若是被苏长卿听见,估计只能一手捂脸,没脸见人,但对于一众百官与商贾们而言,效果倒是出奇的好。

一折出售府邸?

与原本天价的新城府邸价格比起来,众人心中默默一计算,貌似很不错啊……

他们倒是忘了,即便只有一折,但价格却也是长安城内府邸价格的十倍以上了。

李二与李忘忧,以及百官队列中的房玄龄等人偷偷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笑意。

之前李忘忧狮子大开口,喊出的价格,那自然不可能的。天底下除了后世的北上广深,就没有那么贵的房子。

所谓“原价”,不过是李忘忧为了让百官商贾们,接受这个比市价高出十倍的房价,所弄出来的噱头罢了。

不过众人虽然意动,却也无人站出来说话。

毕竟如今的价格,还是让众人肉疼不已,都在心中琢磨,花如此高昂的价格,买新城府邸,到底值得不值得?

“尊敬的秦王,若是可以,某想在大明宫旁买下一套府邸。”

众人正犹豫时,却见之前询价的胡商再次站了出来,手指着大明宫旁,被标记为紫色,最贵的一处里坊说道:“某想在这处里坊,买下一套百亩大小的府邸,呃,某想定制一套尊享版的府邸,不知可否?”

百官一见,鼻子都快气歪了。

特娘的,这些胡商果然有钱,居然要买最好的地段,最好的宅子。

有人在心中默默一算,按照李忘忧方才的定价,这名胡商要的宅子需要一万二千两黄金,合七万六千贯……

立即有人心中如同打翻了醋坛子一般,出列阻止道:“陛下,此事臣看不妥!商贾的府邸,如何能安置在大明宫外?这不合礼制!”

李忘忧眼睛一瞪:“胡说,有何不合礼制?我大唐哪条律法写了,商贾不可居住在宫外的里坊之中?”

“这……”出言的那官员很想说,这是惯例,却也半天不知如何争辩。

原本长安城内,太极宫两侧的城北里坊,皆是官员所居,而商贾大多居住在东西两市附近,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但真要论起来,大唐还确实没有律法规定,商贾不能居住在宫外的里坊之中。

李二也哈哈一笑:“无妨,无论商贾还是百官,皆是朕之臣子,只要遵守我大唐的律例,在何处里坊居住,都是无妨的!”

李二此刻心中只想大笑,一套百亩的府邸,就能买出一万多两黄金,那这诺大的长安新城,能卖出多少黄金来?

早就被铜钱撩花了眼的李二,哪里还管商贾应该定居在哪里这种破规定。

只要愿意花钱,那便百无禁忌!

李二丝毫不在意大明宫外的里坊内,居住的是商贾还是百官。

有李二这话背书,那些商贾不禁互相对视一眼,满是兴奋之色。

“秦王殿下,某也想在新城之中购置一套府邸!”

“秦王殿下,某要这处里坊,购置一套八十亩的府邸!”

“秦王殿下,某也要购置府邸!”

大唐的商贾,口袋里面丝毫不缺黄金铜钱,却的只是地位罢了。

如今李二居然金口一开,应允他们可以在大明宫外的里坊购置府邸,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一时间,一众富得流油的商贾胡商,也顾不得价格贵不贵的问题了,纷纷出言,要求在大明宫旁的里坊购置房产。

这群不差钱的主,全部选择了最贵的里坊。

房玄龄等几名国公大佬倒是丝毫不急,捻须微笑。他们自然不用急,身为“股东”之一,一众国公大佬早就在最好的地段,给自家留下了修建府邸的土地。

倒是以五姓七望为首的世家,此时倒是着急了。

他们虽然嫌李忘忧的心太黑,新城府邸的价格太高,但此刻见商贾胡商们纷纷出手抢购,却也不能再当哑巴了。

若是任由这些商贾胡商们,将新城最好的里坊都给抢占了,他们这些世家的脸面,可真就丢到姥姥家去了。

总不能未来新城建好,商贾们居住在太极宫旁,他们这些世家门阀却被挤到一边去了吧?

新城的府邸再贵,如今却也只能咬着牙认了。

“等等,秦王,新城府邸如何认购,总还是得有个章法,岂能任由这些商贾们胡来?”太常卿王颖这老头,立刻又站了出来,充当世家的发言人。

李忘忧倒也不恼,笑嘻嘻的说道:“王公所言极是,那便由诸公先选,待诸公选完,再由商贾们挑选便是。”

那些商贾虽然心中不满,却也无奈,只能点头认可。

他们虽然有钱,但身份地位与百官,与世家门阀却是相却甚远,虽然心中不忿,却也不敢造次。

朝中官员,囊中羞涩的其实不在少数,买不起新城府邸的更多。即便要买,他们大多也只能选择新城之中那些便宜的里坊居住。

所以即便王颖这般说了,但最终除了以五姓七望为首的那些世家,大多数决心将府邸搬迁来新城的官员,也都没有选择在大明宫附近的里坊。

但即便如何,李二的眼睛却是却越来越亮。

仅仅这片刻功夫,长安城新城的里坊,便被定出去了五六成的土地。

他粗略一算,连鼻息都沉重了起来……

貌似已经快被搬空的皇家内库,会立刻变得丰盈起来,而且貌似他还有将内库再扩大一倍,用以存放黄金铜钱的必要……

不提李二如今眼中冒着小星星,在心中暗自盘算赚了多少钱,王颖那老头却又站了出来。

“秦王,不知新城府邸,何时我等可以搬迁入内?”老头也是肉疼,花了如此多钱咬牙买下了府邸,自然想立即搬迁进去。

如今天寒地冻,若是能在铺设了地暖的府邸中过冬,貌似这钱花的也还算值当。

他这老胳膊老腿的,最不乃严寒。

此时含元殿内这般温暖,倒是让老头都有些舍不得离去了,故而更是期盼能够搬迁如新宅居住。

李忘忧倒是又笑了:“王公莫急,城北新城的府邸,如今那些里坊内,尚未动工。待诸位将钱交了后,再等半年左右,便可交付诸位。”

“什么?半年?”王颖闻言,顿时大怒:“秦王,哪有这般道理?这府邸我等尚未见到,便要交钱,天下哪有这般道理的?”

“呵呵,这叫期房!否则为何今日售卖,只收一折的价格,便是这般缘由。当然,若是王公觉得不妥,也可无需交钱,待府邸建成后再买便是。只是届时可就不是这个价格了,王公需得按原价购买才行。”

李忘忧很是淡然,脑海里面想的却是当初穿越之时,自己才买的那套房子。

奶奶滴!

期房,我期你妹啊!

就光看过图纸,就得缴纳首付款,还得从银行贷款,开始付月供,上哪儿说理去?

直到李忘忧穿越之时,他买的那套房子,都尚未封顶,每每想起,他便郁闷不已。

当如今他却也想明白了,要赚钱,可不就得如此?

就如如今开发长安城北新城与新建大明宫一般。他与李二,以及那些国公大佬,即便将家底都丢进去了,却也不过修起了半座大明宫。

至于长安新城,那更是除了城墙与坊墙外,啥也没有,就是一片荒地。

若是不卖期房,将世家百官以及那些商贾的钱拿到手,他们拿什么继续开发?

说白了,李忘忧与李二他们,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

李忘忧的话,顿时将王颖给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老头给气得面色如潮,却又不知如何反驳李忘忧的话。

一众百官与商贾胡商,也是面面相觑,觉得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卖府邸还能这般卖的?

众人都觉得秦王李忘忧实在有些不要脸,居然拿块空地,便要收钱,实在是太无耻了。

但再想想,一折的价格与原价,众人却也都不说话了。

貌似,也有些道理……

李忘忧倒是心安理得的当起了他最疼恨的奸商,继续忽悠道:“诸位,今日孤可是看在陛下的面上,才这般慷慨,一成的价格,那可是成本价了,诸位莫要以为贵。旁的不说,光是这地暖,用的可皆是铜管。用铜铺设与地下,这跟拿钱铺在地上有何区别?这样的府邸,诸位以为如今的价格,还贵吗?”

他其实这根本就是偷换概念。

以铜管铺设地暖系统,确实贵。但并不是府邸里面所有的房间都会铺设地暖系统的。

百亩左右的府邸,大多数面积都是花园水池之类,根本花不了几个钱。

能够铺设铜管的房间,加在一起,又能有多少?

但如今铜就是钱,百官与商贾们却也觉得他所言没错,纷纷点头。

最终,在奸商李忘忧咬死了不降价的情况下,众人只能无奈接受了“期房”这一流氓条款,纷纷在李二的见证下,签下了购房契约。

百官与商贾胡商们心情复杂的结束了大明宫“一日游”,李二与李忘忧几人却是心中暗爽不已。

果然,将快乐建立在旁人的痛苦之上,是最有意思的。

-------------------------------------

时间飞逝,又是一年后的冬季,贞观八年岁末。

户县,定周村,秦王府。

今日府中却是热闹异常,宾客如云。

原因倒是很简单,秦王的腾人,那位名为阿芙洛的胡姬,前些时日,为秦王诞下一名庶女。今日秦王大宴宾客,便是为庆女儿满月。

秦王府诺大的宴会厅内,此刻正是酒过三巡,气氛正酣之时。

已然从西域归来的程咬金正喝得面红耳赤,一巴掌拍在了满脸无奈的李忘忧肩头:“小子,今日你且给老子说说,为何去岁修建长安新城,没有我卢国公府的份?”

如今一年过去,大明宫早已落成,李二与李渊也已经搬迁去了新宫。

而长安城北也已扩建完毕,大量百官勋贵以及商贾胡商,也都搬迁了过去,形成了新的长安中心。

新城内,李忘忧倒是没有忘了给程咬金修建府邸。

但这老货,却并不满足,觉得当初李忘忧居然没有拉着他入股,便是有罪。

为了这事,自从这老货回长安后,便每次都要教训李忘忧一番。今日宴席,程咬金这货几杯高度数的高粱酒下肚,便又抓着李忘忧开始问罪了。

李忘忧默默翻了个白眼,实在懒得理会他。

当初李二领着一众国公大佬杀来他府上,逼着他交代清楚自己的计划后,就强行要求入股分赃。

李忘忧无奈同意,倒是也没忘了程咬金。

但当时程咬金远在西域,而程处默那三个笨蛋,居然还嘲笑李忘忧是拿钱往水里丢。

这般情况下,叔可忍,婶不可忍!

李忘忧当然懒得理会程处默那三个笨蛋,入股也就没理会卢国公府了。

结果待程咬金回来后,却是每次都拿此事找他的麻烦,让李忘忧实在无语。

其实倒也不是程咬金缺那点钱。

卢国公府虽然这次没跟着李忘忧一起吃到肉,但就凭他府上在户县的那些石灰矿,早就赚得盆满钵满了。

这老东西就是故意每次拿这话题来“欺负调侃”李忘忧,让人好不郁闷。

李忘忧实在懒得与这不要脸的老流氓多说什么,干脆借着祝酒的机会,躲到了李二的身旁。

程咬金再不要脸,在李二面前,总还是要收敛一些的。

但让李忘忧没有料到,好不容易逃出老流氓的魔爪,不等他喘口气,身旁的李二却轻飘飘丢过来一句话,吓得他后背的白毛汗都浸出来了。

“子忧,为何连你的腾人都有了身孕,诞下了庶女,朕的长乐,为何却至今没有动静?嗯?你可是对朕,对长乐有何不满?”

麻痹,李二你是不是疯了?

李忘忧瞠目结舌望向李二,实在不知如何回话。

长乐虽然莫名其妙嫁给了他,但他却根本没碰那小萝莉一根手指头,又何来的身孕。

李忘忧又不是心理变态,身旁又有美女上司以及阿芙拉、佩兰两名侍妾,他就是再流氓,也不至于打一名十来岁萝莉的主意。

他倒是想起来,眼前这个不要脸的虬髯男人,娶老婆的时候,他老婆貌似也才十一二岁……

禽兽啊!

李忘忧心中默默吐槽,却也只能苦着脸朝李二躬身施礼:“陛下,莫闹!长乐如今尚且年幼……”

不等他的话说完,李二便直接打断:“休要拿这些鬼话糊弄朕!朕警告你,若是长乐有身孕之前,你府上其他女人再有了身孕,小心朕直接将你拿下台狱问罪!”

李忘忧被这话给震得瞠目结舌……

麻痹,还有这种不要脸的人,怎么老天爷不降个雷把他给活活劈死呢?

李忘忧被不要脸的“泰山大人”给挤兑得掩面而逃,愈发怀疑,自己被老天爷丢到大唐来,是不是故意在玩他?

这大唐的君臣,没一个好东西啊!

(本书完)

-------------------------------------

大唐风流小地主这本书,从19年春节写到现在,快两年的时间,两百多万字。很舍不得完结,但人总是要向现实低头。

成绩差,期间数次都想完结。

八百章时,几乎就已经准备完结了,却又还是舍不得,咬牙继续。

但是即便再不愿意,却也有说再见的时候。

完结的十分仓促,大纲规划中的剧情最多写了一半,但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完本前断更了两天,犹豫再三,还是只能与诸位一直支持老龙的亲们说抱歉了。

收拾心情,总结经验,下本书希望能够好成绩。新书是本重生都市文,很快就会签约发布,喜欢老龙的书的亲们,届时可以找来看看。

就这样吧……诸位,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