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风流小地主 > 1059 阿房宫赋

1059 阿房宫赋

作品:大唐风流小地主 作者:吃货胖子龙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296 更新时间:20-10-09 09:3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唐风流小地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众人想来,即便李忘忧不认可自己弟子的奏章,却也不应当众如此表态。

他这话,等于直接宣判了马周等人的“死刑”。

连他这位师长都说不妥,那马周等人还有什么好争辩的?之前世家给马周他们安的那些罪名,可就要实实在在的落到他们身上了。

即便李二有心保下马周他们,但却也不能不考虑这满朝文武的态度。即便再不愿意,也只能挥泪斩马谡,下旨处罚马周他们。

待大殿之中的喧哗声略微平息,李忘忧才微笑着再次开口说道:“陛下,马御史的奏章,确实不妥。我大唐虽然如今国力日盛,又将西域诸国与漠北草原纳入治下,但若是要拿出海量的黄金铜钱,为太上皇帝修建新宫,恐怕也有些吃力。”

“更何况,陛下乃是明君,开疆拓土,泽服万民,让我堂堂中国,万国来朝,方是陛下应思虑之事。这新宫,若是陛下来建,即便再是辉煌磅礴,比之始皇帝的阿房宫,却又如何?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陛下又何必重蹈大秦的覆辙?”

李忘忧的这番话,说的可是相当的不客气,气得李二的脸,顿时便黑来。

其实修建大明宫一事,虽是马周上书,但其实马周这货,也是受了李二的暗示,才会上这道奏章的。

李二的目的,也很简单,便是为了在世人面前,展现他对李渊的孝敬而已。说得直白一点,不过是场政治秀罢了。

所以当李渊死后,李二立即下令停止了大明宫的修建,原因便是如此。

至于李治那小屁孩后来重新开工修建大明宫,倒是因为嫌弃太极宫老旧,为了个人享受,其目的与李二完全不同。

李二其实对于帝王享受,确实并不十分在意,否则也不会一直居住在太极宫中。

这是李忘忧居然在大殿之上,当着群臣的面,指责他忘了始皇帝的阿房宫,如何能让他不恼?

阿房宫,一把火被项羽焚毁,早已不知所踪。

李忘忧这话,分明是在说,他李二不能爱民,难图久安,无视历史教训,沉湎声色,才会大起宫室……

这简直就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啊!

李二即便再器重李忘忧,再宠爱他,却也被激得有些难以自持,怒火眼看就要爆发出来。

还不等他说话,李忘忧却又给李二烧上了一把火。

“陛下,臣近日做了篇阿房宫赋,不知陛下可有兴趣一闻?”

李二的脸更黑了,语气冰冷的说道:“世人皆知,秦王的文采天下第一。既然秦王又有新作,那不妨念来一听,让朕也欣赏欣赏!”

他连李忘忧的表字都不称呼了,直接叫起秦王,可见心中之怒。

李忘忧却仿佛完全熟视无睹,微笑朝李二点点头,提高了声音,高声背诵起来。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随着李忘忧的背诵,太极殿内再次变得落针可闻。所有人屏气凝神,侧耳倾听着李忘忧背诵这篇赋文。

杜牧的《阿房宫赋》,能够流传千古,其中文采自不用多言。

李忘忧很不要脸的又将其给抄袭了,确实将满朝文武,以及大殿之上的李二给震住了。

一段华美的描写,将阿房宫的恢弘大气刻画得淋漓尽致,充分显示了当时的盛况。听得众人皆为之神往不已,就连李二,脸色也缓和了许多,几乎就要击节叫好。

但就在众人神往不已时,李忘忧的话锋一转,开始背诵《阿房宫赋》的第三段。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一段深刻的评判,将史实教训叙述得详尽而引人深思,是为后世的警告,更是一种忧国忧民的情怀。

但这些话,落在李二的耳中,却是讽刺到了极点。

数百字的《阿房宫赋》,李忘忧一口气背诵完毕后,太极殿内安静的让人敢到窒息。

无论是世家门阀的官员,还是房玄龄、高士廉这些大佬,都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生怕触怒了御座之上的李二,引火烧身。

不过世家官员,眼中却满是兴奋之色,觉得李忘忧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如此一篇辉煌巨作,在这个当空念诵出来,完全是在李二的脸面,给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再摩擦!

若是李二今日不严惩秦王李忘忧,这帝王威严何在?

马周等人,此刻已经是面如死灰,手脚都无法抑制的抖动起来。

他们的师长,这是要寻死啊!

马周现在恨不能扇自己耳光,没事为啥要去琢磨李二的心思?为何要按李二的暗示,去上那到奏章?

若是可以,他宁愿待李忘忧受罚,即便被打入御史台台狱,也毫无怨言。

御座之上的李二,此刻更是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哪怕是他千古一帝,但被李忘忧以如此一篇传世名篇来嘲讽,他也是不能忍的。

李二可以想象,这篇《阿房宫赋》必然会流传千古,而与之相伴的,却是他李二的一世英名,也会被扣上一个沉湎声色恶名,一道流传千古……

这让一直自诩为明君,想要青史留名的李二,如何能忍?

但就在李二的气球即将被戳破之际,李忘忧却又开口了。

“陛下,臣这篇《阿房宫赋》,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好!很好!十分好!”李二冰冷的声音,从牙缝之中挤了出来。望向李忘忧的眼神,更是冰冷入刀。

若是眼神能够杀人,恐怕李忘忧此时早已身上千疮百孔了。

李忘忧却是只是完全没瞧见李二那难看到极点的脸色,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秦人之教训,当引以为戒。所以,这新宫陛下不能修,朝堂不能修……但是……”

就在李二爆发的前一秒,李忘忧的话锋一转:“但是,臣可以修!”

纳尼?

李忘忧这神转折,差点将李二以及太极殿内的群臣的腰,全部给闪断了……

这货刚才说什么?

新宫陛下不能修,但他可修?

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忘忧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继续说道:“陛下,臣身为宗室,太上皇帝也是臣的长辈,孝敬太上皇帝,那也是臣的本分。所以,陛下身为大唐君王,当以身作则,以社稷为重,但臣倒是没这般顾及。再加上臣也算小有身家,不若这新宫,便由臣出资,来修建吧。”

李忘忧这番话说完,包括李二在内,所有人都为之一窒,几乎都快忘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