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风流小地主 > 1058 此言何意?

1058 此言何意?

作品:大唐风流小地主 作者:吃货胖子龙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249 更新时间:20-10-08 12: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唐风流小地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历史上,马周是贞观十八年才当上了中书令,也即是大唐宰相之一。

如今的马周,不过是名小小的监察御史,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权势可言。

其实包括阎立本、刘仁轨、上官仪等弟子,也皆是如此,只是长安城内众多京官中,毫不起眼。

哪怕阎立本的品级较高,但却也只是将作监这种冷门衙门的官员而已,谈不上什么权势。

但李忘忧的这些弟子,在长安城内的地位却又很特殊,尤其李忘忧被赐封秦王,又传回消息,他并未陨落在大漠后,马周等人却在长安城内,备受尊崇。

哪怕是哪些品级远远高于马周、刘仁轨、上官仪的官员,在见到他们后,也是客客气气,丝毫不敢得罪。

其原因自不用多说,便是因为众人身后,乃是李忘忧这尊大靠山。

世人都清楚李二有多器重宠幸李忘忧这位侄儿,不仅将自己秦王的封号,不顾避讳的赐予了他,连长乐公主也在李忘忧已经娶妻的情况下,嫁入秦王府变成了秦王妃之一。

即便李忘忧自己低调,但也架不住京城百官对他的敬畏之心。李忘忧不露面,马周这些弟子,反倒是接受了各种阿谀奉承。

即便是出身世家的官员,轻易也是不敢招惹他们的。

毕竟以五姓七望为首的世家门阀,在李忘忧身上吃的亏,实在是太多了。连几位世家家主,都不想轻易得罪李忘忧,他们这些世家出身的官员,当然也得退避三舍。

听了太多的奉承,也就难免马周等人,有些“飘”了……

他们敢在太极殿上,与世家官员口水对喷,底气也再与秦王李忘忧这位师长。否则偌大的太极殿上,又哪里有他们几人说话的资格?

昨日马周等人赶去定周村,想要求见师长,却直接吃了个闭门羹。

这个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顿时让他们感到有些不妙。再回想这段时间他们的所作所为,包括马周在内,众人皆是出了身冷汗……似乎他们有些太过张扬了。

故而今日早朝,几人想要与李忘忧认错,却被李忘忧的一句话,给吓得纷纷跪到在地,不敢再多言语。

若是真惹恼了师长,被逐出师门,他们几人那就真完了。世人的口水唾沫,都能将他们给淹没掉。

若是没了李忘忧这位师长的庇护,恐怕那些世家官员立刻就能围上来,将他们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师长,弟子错了,还请师长责罚。”马周他们不敢争辩,只能低头求饶。

虞世南对于马周他们这段时间的行径,其实也是心有不满的,只是碍于李忘忧的颜面,才默不作声,在朝堂上两不相帮。

此刻见马周他们几人这般模样,老头倒是又有些于心不忍,出言劝道:“子忧,还是莫要再怪罪他们了。说起来,你这做师长的也有责任,谁让你跑去西域漠北,一去就是两年时间?疏于对弟子的管教,他们犯点错误,也是正常的嘛,年少轻狂,哈哈,年少轻狂嘛。”

虞世南倒是忘了,若论年龄,李忘忧这位师长的年龄,才是最小的。

他的一众弟子,即便最小的上官仪,也大上李忘忧好几岁。

只是李忘忧素来妖孽,虞世南也早已忽视了他也不过刚刚及冠这个问题。

李忘忧瞪了马周等人一眼:“哼,今日虞公给尔等求情,为师便再给尔等一个机会!若是再有下次,就莫要怪为师将尔等逐出师门!”

“诺!弟子敢不遵命!”马周等人心中长出口气,连忙叩谢李忘忧与虞世南。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几个混账东西,十日之内,每人给我抄写《论语》百遍!以作惩戒!”

马周等人闻言,脸色顿时都黑了……

一本《论语》,万字左右,百遍就是百万多字。十天时间要抄写完成,恐怕手都要给写废了……

马周与阎立本、刘仁轨、上官仪等人对视一眼,却也只能乖乖点头答应下来。

毋庸置疑,要想在十天内用毛笔抄写完百万字,这段时间他们几乎可以不用考虑睡觉这种事情了。

李忘忧教训敲打完一众弟子后,上朝的时辰也就到了。

如今以他的身份,上朝必然是排在第一位的。

这是朝堂礼仪,李忘忧也推辞不得,只能走到百官队列前方,率领文武百官上朝面圣。

李忘忧露面后,世家那些官员也是暗中叫唤眼神,下定决心今日无论如何,也要让秦王焦头烂额才是。

总之,他们如今占着大义所在。

这几日朝议之事,通过世家门阀之口,有意无意的在其中推波助澜,早已闹得满城风雨。

马周这位始作俑者,更是在坊间招了不少骂名。

就算是长安城的百姓,也清楚皇上要修建新宫,意味着什么。

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如何不怕?

也亏得百官并不知道,日后武媚娘为了修大明宫,甚至停发了京官俸禄,否则这些官员,估计掐死马周的心都有。

若非李忘忧如今在坊间的威望够高,恐怕都有人要去马周府上丢臭鸡蛋烂菜叶子了。

其实如今马周也后悔了,后悔不该上书,奏请李二修建什么新宫。但他却也是骑虎难下,后退不得。现在也唯有祈祷自己的师长李忘忧,能够有能力帮他解决此事了。

太极殿上,李二在群臣的朝拜议程中登上御座,礼仪之后,大殿内倒是忽然安静了下来,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百官队列最前排的李忘忧。

就连李二,也是同样如此,目光灼灼的望向李忘忧。

李忘忧被众人盯的有些发毛,只能无奈摸摸鼻子,轻咳一声,走上前来,朗声说道:“启禀陛下,臣李忘忧有事进奏。”

“奏来!”

“臣听闻监察御史马周,曾进奏陛下,为太上皇帝建新宫,臣以为……此事不妥!”

李忘忧口中不妥二字说出后,原本安静的大殿中立即爆发出了喧哗声,其热闹程度,堪比长安城内最热闹的集市。

马周等人,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血色全无。

而世家官员却是面露得意之色。

李忘忧若是为了自保,抛弃了他的几名弟子,那李忘忧这位秦王的名声,也同样会烂透了。

连自己的亲传弟子都能随意抛弃,这种人,何人敢再亲近?

包括房玄龄、高士廉这些大佬,也是蹙眉不已,望向李忘忧的眼神,满是不解。

李二更是眉头紧蹙:“子忧,你此言究竟是何意?”

(国庆玩了两天,今天补上,两更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