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 第八百七十六章哪都不去

第八百七十六章哪都不去

作品: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作者:千墨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23 更新时间:20-01-14 23:20

第八百七十六章哪都不去

趁着有空,薛小苒抓着乌兰花补了一下算术。

“府里的账目你都能算清楚了吧?”

“能啊,简单得很,采买的管事不老实,虚报了账目,被我捉住,少爷就把人撤换了下去,下面那些人现在都规矩多了。”

乌兰花有些自得,她每天在外面东溜西逛的,外面的基本物价是多少,她清楚得很,采买管事偷偷在账目上做手脚,她对账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了。

“嗯,这种为了蝇头小利,欺上瞒下的管事,定然不能轻饶,你们做得对,府里各处的月钱比别家已经高了两成,人心不足可不行。”

关于这事,薛小苒夸赞了她好几次。

乌兰花用力点头,“就是,娘娘心善,月钱比旁家给得都多,他们还不知足,真是太可恶了。”

“你最近多带一下柳鸣柳莺,还有高嬷嬷,万一你成亲,府里得让她们把内务管理起来。”

薛小苒给她布置任务。

乌兰花晒得有些黑的脸,难得浮现几分红晕。

“娘娘,我真要嫁人呀?”她还是有些犹豫。

“你不想嫁人?”薛小苒反问她。

“也不是,就是觉着,有人真的想娶我么?”

在苦岭屯的时候,她力气大,干活利索,也是有媒人上门提过亲的,只是,对方的条件并不好,年纪大的老男人,死了媳妇的鳏夫,或者瘸了腿的麻子。

就是这种歪枣裂瓜的条件,最后也没能成,都被黑心大伯一家狮子大开口的聘金给吓跑了。

乌兰花当时觉着,她也许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可如今,嫁入成亲的事情,又摆到了面前。

看着她有些迷茫的脸,薛小苒笑了,“走,我们去外院走走。”

她起身穿鞋,拉着乌兰花的手往外走。

连烜今日没出府,留在外院办公。

方魁他们自然也在。

天气炎热,一路走到外院,两人额上都开始冒汗。

王府很大,四面游廊,甬道相衔,从游廊下穿行而过,避开了灼热的太阳光线。

她们绕过正殿,在一处宽敞的轩榭停了下来。

薛小苒让跟在身后的槿风去把方魁找来。

乌兰花顿时有些忸怩起来。

“娘娘,找他来干嘛呀?”

“把话敞开了说呗,你和他说说话,嗯,问问对方的事情,合不合适也得多了解一下才行,是吧。”

这姑娘大大咧咧的,方魁心思比较细腻,既然挑明了,就多接触试试。

方魁从青石板铺成的甬道走过来的时候,不知是晒的,还是热的,脸上有些发红。

等他看清轩榭里的人时,不仅是脸,连脖子都红了起来。

他腿脚有些僵硬地上了台阶,恭敬行礼。

“方魁,你们王爷还忙着么?”

“回娘娘,殿下在议事厅会客。”

“哦,那就是还忙着,槿风,你去厨房端盘果盘过来。”

支开了槿风,薛小苒起身,“这太热了,我到亭子上吹吹风,方魁,兰花有棍法上的事情要请教你一下。”

她朝乌兰花眨眨眼,慢悠悠走向不远处的六角凉亭。

轩榭里留下一对红着脸的男女。

“……那个,乌姑娘,有哪里不懂?”方魁有些磕巴开口。

他这一磕巴,乌兰花反倒不紧张了,她想了想,直接问道:“你想娶我?”

一句话把方魁问得涨红了脸。

“我没爹没娘,性子马虎,也不温柔,做饭的手艺很普通,长得也不好看,除了一身蛮力,好像没有别的什么特长了,你真的要娶我?”

乌兰花感觉自己没什么能让他喜欢上的地方,他怎么会想娶她呢?

她直白的话,让方魁的脸红一阵青一阵,

“……乌姑娘挺好的,武技进步得很快,性子直爽,长得其实,也挺好的,要是能娶,自然是极好的……”

最后一句说完,方魁只觉背后已经被汗浸湿。

盛夏七月,蝉鸣声声,不绝于耳。

薛小苒坐在六角凉亭里,兴致盎然地看着轩榭中说话的两人。

她侧坐身躯,趴在栏杆上,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个人,她都没注意。

等他轻咳一声,她才转头看过去,“你不是在忙么?干嘛跑过来?”

“这么热,你把方魁叫到后院就行了,跑出来干嘛,瞧这一头汗。”

连烜没回答她,反倒抽出帕子,给她拭汗。

“这不是正好散步嘛。”薛小苒深觉自己运动量太少,决定每天尽量多活动一些。

“太热了,要散步,早晚都可以。”

她乌黑的鬓角有些汗湿,圆润粉白的脸颊红扑扑的,一身月白暗花齐胸襦裙轻透飘逸,衣襟旁白腻的肌肤上隐隐浸出了汗珠子。

从高处往下看,那日渐丰隆之处显得格外挺拔惑人。

连烜深呼一口气,强迫自己的视线往上移。

“没事,运动量要多积累,你不是有客人么,往我这跑干嘛呀,快去忙你的,你这么大块头杵在这,让他们怎么说话呀。”

他往这一站,就是个超级大灯泡,想让人忽略都难。

薛小苒转头往轩榭那边看去。

果然,乌兰花和方魁已经停止了说话,两人都睁大眼睛看向这边。

她就知道会这样,薛小苒抬头瞪他。

连烜:“……”

被媳妇赶走的肃王殿下,再次出现在议事厅的时候,面色明显有些低沉。

“殿下,祜岚马场此番赛马盛事,各国有名的名种马都聚齐了,各地马商也带着大批好马赶了过去,您如果能出席,祜岚马场赛事的名头定然更加响亮。”

怀化大将军林战山胡子已经花白,精神却很不错。

“本王不去,有老将军坐镇,祜岚赛事一样能顺利。”

祜岚马场离峪肃城有一段距离,一来一回至少得半个月时间,连烜根本没打算去。

薛小苒的预产期在九月末,这段时间,如果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他哪都不去。

肃王毫不犹豫的拒绝,让林战山干瞪眼,却又无可奈何。

“殿下,边城战马的缺口可不小,听说这次西域马商带了不少好马过来,您要能亲自前去,拿下这批马,对于骑兵营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想到孙女的叮嘱,林战山不死心的想要继续劝说。

连烜淡淡扫了他一眼,林战山心头猛地跳动一下。

“老将军的意思,本王要是不去,就拿不下那批战马?”

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冷冽。

林战山只觉背后冷汗涔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