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逆臣贼子(修真) > 情之所起

情之所起

作品:逆臣贼子(修真) 作者:霜落林空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2116 更新时间:19-10-10 02:54

乌木的原身名为天柱乌木,光听名字便知这是天地之间一根支柱,承载着极阴的一面,若是有乌木的原身在手,便能调度百万阴魂,若是有魔族的阵法加持,恐怕不止整个大成,就连周边数多小国也要一并被笼罩进去。怪不得魔族会临时变卦。

担心成了真,燕几看起来却并没有很着急,除了刚听到消息时的意外,又很快冷静下来,很多问题又涌入他的脑海。

安世荣知道乌木在鬼域这很正常,只要他出来在灵州随便一处打探一下都能知道,更别提言彧肯定偷偷去看过他……毕竟是近百年的情谊,怎能轻松说断就断。

但燕几没想到他行动如此精准,还能在短短数天内说服魔族高层,显然蓄谋已久。

燕几揉了揉额角,发出无奈的叹息,之前只是怕安世荣纠缠,但真要动手,还是得慎重,身在明,敌在暗,有些事情能省则省,可惜总有人不是省油的灯。

黑发少年也抓着头发在桌子旁边踱步起来,嘴里嘀嘀咕咕道:“怎么办怎么办!!”

当然是去抢回来。

燕几一向雷厉风行,提好了手中的剑,扯了一块罪衣交到了乌木手里,“你带着这个去找他,就说我一时半会回不来,让他安心。”

乌木捧着罪衣的一角,不由得腹诽:“这能安心才有鬼。”

可燕几不管那么多,凭着自己这么多年来鬼域的记忆找到了两界裂缝,没入其中化作一团光。

……

顾垣等了一整天。

他在白雪皑皑的山巅上练剑,顾悬也来和他比划了两招,可顾垣没有说话的意愿,一向叽叽歪歪的某人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闭嘴。

他们之前算不上多熟稔,顶多算得上有点臭味相投,这几天却建立深厚的友谊,年轻人总是这样,感情如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在顾垣失手差点伤到他之后,顾悬把剑一扔,耍赖似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嘟囔道:“不打了不打了,心都飞了还打什么打。”

骨剑点在顾垣鞋边,这是早上燕几留给他的,他紧紧握着,看着无边无际的云海,眼神有些空洞。大概是因为最近接触了幼年不曾接触的热闹,一时间反而受不了这样的沉默,他也缓缓坐下来。

“我师父不知道去哪了,我也没法去找他。”

“前辈什么时候收你为徒了?”顾悬一惊。

“……”

“他说了我得了榜首就认我。”

“哦~你放心好啦,前辈那么厉害,总不会有事的,再说他都认你做弟子了,总不会放任不管。”

顾垣低下头看躺在腿上的骨剑,嶙峋的剑锋中包裹着一个字——“胤”。

会是谁的名字吗?

可这明明是把无名剑。

顾悬见他又不说话了,也开始自顾自地想事情,当然还是免不了拿出来念叨念叨。

“三弟,其实我有点想家了,你说他们大人做事,我总是插不上手,我也不像你,也没有师父,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又不理我。”

顾垣抬眼看向他,“你比我天赋好得多,境界也差不多,在我们这一代你也算不上差了,真要想做点什么,现在便可以出去自立门户,不想总躲在长辈身后遭人看不起,那就自己拿点本事出来。”

顾悬难得没有红着脖子反驳,听了这话反倒沉思起来,只是片刻后顾垣就明白自己说了一堆废话,顾悬毫无心理负担地问他:“我比较怕死,更想知道怎么找到像前辈这么厉害的师父,你有什么窍门没有?”

顾垣挑了挑眉,冷冷吐出几个字:“没有,滚。”

顾悬笑嘻嘻往后一躺,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顾垣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垂下眼帘摸了摸手中的剑。

这种宁静持续到乌木到来。

顾垣盯着乌木手上捧着的一条布,迟迟没有伸手去接,他声音低沉地发问:“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没有啊。”

“那,会有危险吗?”

“当然啦,不过也不必担心,就算不能杀人,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

顾垣抬头看他,眼神中仿佛有怒火。

这才一天就扔下他走了!

“我要去找他。”

乌木咧着嘴嗤笑道:“你这么点修为去了能干嘛?给他添麻烦?”

顾垣不语,扣住乌木的手腕已经表达了他的决心。

唯一在状况之外的只有顾悬,听到又是鬼域又是魔族,早就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但又念着兄弟还在前面,不得不伸着脑袋替顾垣说话:“我兄弟好歹是前辈认下的徒弟,徒弟找师父也算是天经地义吧,你拦着可没什么道理。”

乌木冷冷地给了他一个眼刀,顾悬把脑袋缩了回去。

最终乌木也没拦下顾垣,一来反正他不担心顾垣会死无全尸不得超生,二来他自己也想去看看原身是否完好,顾垣自然有他保护。

两人很快便决定出发。

顾悬上前拍了拍自家兄弟的肩,一脸凝重地鼓励道:“我觉得你说不想被人看不起就要靠自己很对,哥支持你,师父丢了也要自己找回来,加油!”

顾垣很是无语地回了他肩膀一拳,跟在乌木后面朝两界裂缝走去,穿过鬼域再抵达又一个两界裂缝,不一会便消失了。

……

顾垣对别人总是冷冰冰的,这次更是对乌木有种莫名其妙的敌意,乌木怎么说也是在鬼域里历练了四百年的老妖,还不至于和一个毛头小子计较,何况他可知道顾垣和前面去魔界的那位的恩怨情仇,走在路上总是很玩味地打量顾垣,最后还是顾垣忍不住先爆发了。

“你老看我作甚?”

“没什么就是想起一个老朋友。”

顾垣眸光微动,鬼使神差地问道:“听闻阁下在鬼域修行多年,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好呀,你说。”

“如果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那对一个人,突然的无法割舍也无法解释缘由的喜欢,会不会是前世有缘。”问出来的一瞬他感觉轻松了许多,自从两个多月前他见到燕几,这种感觉总会猛然蹿出来笼罩他的心,可他不知该问谁。

“嘻嘻嘻。”乌木突然神经质地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猜呀。”

顾垣额头青筋暴起,甚至想把人揍一顿。

且说着,浊界最大的关口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