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弃妇虐渣手册 > 第四百三十九章:毒杀王妃

第四百三十九章:毒杀王妃

作品:重生弃妇虐渣手册 作者:苏晓小w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12 更新时间:19-08-14 06:20

中兴三十三年,魏祯帝薨,举国殇。

朝野上下弥漫着一片肃杀之气,所有人都在为魏祯帝哭泣,暗地里却都在想,究竟是谁会承袭帝位。

端王并世子已死,便只有世孙了。

世孙年幼,掌权的还是李太后。

辛九娘在屋里静等着,等着圣旨下下来的消息。

她眉目疏离冷淡,不带一点人间烟火的气息,似乎这尘世再没有能令她心动的事情,暗处里微敛光芒,想着该是不久了。

在这之前,她似乎应该做些什么。

宋氏私底下来寻辛九娘。

瞧着她虚弱的身子仿若风一吹便要倒,心疼道:“你母亲将你托付给我和你三叔,偏你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便天大的事情,总是好好的活着的。”

辛九娘露出一丝笑意,“自然是要活着,只是近日着实无甚胃口,也是没办法。”

宋氏长叹一声气。

“我这次来是受叡王所托而来的,眼下这天快要变了,明面上太后似是胜券在握,可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宋氏说这话的时候瞅了瞅她左右侍奉的人。

辛九娘朝着她们使了个眼色,俱都下去了。

“三婶是想说......”

“太后失去了孙武淼这么个得力助手,偏又提携了柏华清,让柏华清接手了之前孙大人的势力,再加上靖国公府的势力,自是如日中天,可我们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的,最起码有些人还是可以解决的。”

“譬如在府中的端王继妃?”竟是和辛九娘所想的不谋而合,“只是五婶,以我眼下的势力,却未必能奈何得了她,还需得五婶从中斡旋。”

“替我将端王府中的婢女小厮们尽数换了。”

宋氏道:“这简单,也不过是一两日的事情,只是端王妃若是现在不除,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辛九娘道:“我晓得,会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的。”

将宋氏给送走,胡嬷嬷便进来了。

“奴才并非有意听世子妃和辛夫人的对话,只是不巧,奴才却有些拙见。”

辛九娘道:“嬷嬷是祖母跟前最得力的人,这话本也没有要瞒着嬷嬷,嬷嬷有话尽管便说吧。”

胡嬷嬷道:“世子妃势单力薄,偏眼下又是王妃的儿媳妇,倒是长辈,你总是不好下手的,不妨借着太妃的意思。”

“这......祖母会不会不愿意?”辛九娘觉得有些为难太妃了。

胡嬷嬷道:“太妃如今身子弱,不能帮衬着世子妃什么,就想着能有这么个机会呢,她让我近些日子在世子妃的身边,也是想着说有需要便帮着您点。”

“那就有劳祖母了。”辛九娘不曾过多推拒,便应了下来。

亲自将胡嬷嬷给送过去,又和太妃将这事给说了,商量好对策。

回了自个屋里,辛九娘歇下身来,正欲睡一会儿,春花就跪在了她的跟前。

哭诉说:“先前世子妃让奴婢们下去,奴婢原也是看到了胡嬷嬷,要阻拦的,偏嬷嬷不听奴婢的,奴婢又想着那到底是太妃身边的人,就没拦着......”

“不用说了,我晓得的。”辛九娘是知晓胡嬷嬷在外头的,也正是因为知晓,所以才会当着胡嬷嬷的面,就明晃晃的和三婶说。

因为出去李琇婉这事她想了许久,却没想到个稳妥不伤及自身的办法。

唯有太妃。

太后对太妃、对端王府做下这些过分的事情,心中未必没有愧疚,只有太妃出手,太后才会对端王府留及情面。

只是这话若是辛九娘亲口去和太妃说,未免有些难出口,又会使她们之间生了隔阂。

于是才顺应着在胡嬷嬷来时故意让她听见。

用不了几天,端王府的第三任继妃怕是也没命了,做端王妃真是个要命的活计。

++++++

三日后,胡嬷嬷亲去请李琇婉,是用着太妃的名义。

李琇婉这些日子在端王府作威作福惯了,闻言倒没觉得有些什么,只是有些懒散道:“近些日子知晓太妃病重,想着说老人家安心养病总是好的,便不想去打扰她,说来也是该去看看了。”

胡嬷嬷笑呵呵的应着。

一经到了太妃的屋里,还没进内室呢,外头门便被紧紧的给闭上了。

瞧着孔武有力并不好惹的婢女挡在门前头,气势汹汹的对着李琇婉。

李琇婉大惊失色,也察觉出了危险,忙呼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快来人,快救我,端王府这是要谋反!”

只是她喊的快,屋里人动的也快,早便安排好的人先是将李琇婉身边的婢女一一给绑了起来,又将李琇婉给捂住了嘴,押着她跪了下去。

辛九娘这才从内室里出来。

“王妃,近来可好?”辛九娘阴森森的问道。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人,如今瞧着却是阴森可怖,李琇婉没见过这样的辛九娘。

“好,自是好的很。”她嘴硬道,“你要做什么,我警告你,别胡来,你真要对我做什么,姑祖母不会饶过你的!”

“呵呵!”辛九娘笑道,“太后的侄孙女何其多,如何会在乎区区一个你,况我是以太妃的名义,你觉得太后会对太妃做些什么?”

“反倒是你们,害死了王爷,又害死了我的丈夫,这口气不出,我内心难平,想来想去却没想出个办法,太后势高,哪里是我能对付得了的,便只有拿害你先来开刀了。”

“可是仔细想想,你同我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

“对对,我和你没什么深仇大恨,无非是立场不一致罢了,再说了,端王和世子的死和我通通都没关系,你不能胡来的。”李琇婉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尤其辛九娘的面容语气就好似她和死只有一线之隔一般。

李琇婉是真真怕了。

辛九娘上前掐着她的脖子道:“可你的存在却挡着我的路了,太后会对挡着她的路的人做什么,那么我也是一样的,只是念在你不曾真真切切的做出过什么事情,我便让你去的痛快一些,来人,喂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