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欢喜田园:村花逆袭记 > 第532章 要找孙媳妇

第532章 要找孙媳妇

作品:欢喜田园:村花逆袭记 作者:七月初一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217 更新时间:19-09-11 19:35

那一晚,回家洗澡后她就去村长爷爷家,冷川平怕她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特地陪着她过来。

反正他现在几乎把她家里所有的亲人都见了个遍,早已把她当做他的媳妇。

之前给人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如今见了她家的亲人,都会主动打招呼。

“村长好,婶子好。”陈旺看着一旁的冷川平,再看看她们两人走得那么近,不发现什么都难。

当然加上冷川平时不时地释放一些信息,毕竟大半夜的谁会那么有心陪一个女孩子过来。

当然称呼上面他还不敢太过越矩。

“好,好,好!”他激动得连说三个“好 ”字,打从心里为他们高兴。

真是缘分来着,冷家小子的为人他看在眼里可靠得紧,如今春花已有了归属,这下阿实夫妇心里的大石头可以落下来。

“村长堂爷爷,堂奶奶好久不见,我给你们带来喝的来了。”陈春花拿了一坛梅子酒还有一竹罐酸梅汤,“这都是我亲自做的,这酒是给堂爷爷你,这酸梅汤是给堂奶奶,这两样可都获得一致好评的。”

最近忙得都没来看两位老人家,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你这孩子来了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

坐在院子,村长和冷川平坐下小饮一番,越喝越过瘾,“老头子,你可别喝高了,等会川平还得送春花回去呢!”

“对,对,冷小子你可不能再喝了,我喝就好。”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什么都能做,除却老二受伤这事不说,她们日子是过得越来越好,他们看着也替他们高兴。

而且还孝顺贴心得很,之前还特地过来给他们送来两把躺椅,夜晚两口子坐在院子赏月简直别有一番滋味。

“堂爷爷,铭文哥在家吗?”从刚才进门到现在,可还没见到他的人呀。

“好像出去了。”郑氏看了一眼书房,屋子是黯淡的,“刚才他在书房记账呢,估摸着是出去给张强道喜去了,饭前听说他和刘云海几个兄弟们聚一聚在那边喝酒吧,估摸着快回来了。”

“哦。”那今晚估摸说不成事情了,“对了,春花有什么事要找你铭文哥,要不你告诉我,等他回来我告诉他。”

陈春花想着也好,“就是之前铭文哥不是说要招两个运货的,我想着我大舅和二舅是干这活的料,看看铭文哥这边缺不缺人。”

“行行行,等他回来我就把这事告诉他。”这孩子真是有心,不忘提携自家亲戚。

“那堂爷爷,堂奶奶我们先走了,时候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去休息,改天 得空去再过来看你们。”

“好,好,你们一路慢走。”

送她们出去,陈旺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怎么看怎么都合拍,“老头,我发觉冷家小子对咱们家春花挺好的。”

陈旺笑了笑说,“你这才看出来呀,我早就看出来好不好。不然也不会这么有心把春花给送过来,春花终于找到个好归属了,我替老二家高兴。”

“是呀,你看这孩子多有心,还不忘帮舅家找工作。要我说蒋氏就是该,以后有她们好羡慕的。”

“得了,不说那人家。老婆子,你看看张家小子跟咱们家铭文同岁数 ,人家明个就要娶亲了,咱们家孙媳妇到现在还无影无踪。

这事你是不是该操办操办了?”一说起老陈家那屋子人,陈旺连提一下 都没兴趣。

他目前担忧的是他家铭文的终生大事,他爹娘早早不在也就她们能料理,如今他事业也小有起步也该考虑他的事情。

他们年纪也大了当然想看孙子成家,他若是能有人照顾着,他们二老死了也能瞑目。

这事吧他一个大男人帮不上忙,只能指望老婆子了。

郑氏也为这事烦恼来着,“之前铭文回来没多久我不也提过,可他说他没兴趣。让我们二老别担心,说该有自然会有的;那心态好得我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要是我再去说没准嫌我们唠叨,以后不回来家住咋办呀?”

这事她又不是没说过,还想找人说媒,可他家铭文一点意思都没有,婚姻大事孰大孰小,也不能太过武断。

他若是不要,他们也不能强塞给女孩子给他呀。

“那你想想咱们村子里,有没什么妙龄的女孩子,适合咱们家铭文的。咱们再找个机会撮合撮合,没准事情就成了。

咱们不要把目的表现得太明显,找个借口把人家姑娘请回来家里吃一顿让两人见见面不就行了,若是看不上那也没什么好尴尬的。”陈老头说了说,这事就要懂得变通。

他都老大不小了,不能由着他那随意的心态,当然他们安排归安排,他看得上才是最重要的。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老头子还是你有办法。”郑氏听着真行,她认真地想了想,“咱们村子的妙龄女娃,我之前觉着刘家丫头不错,跟咱们家铭文从小一块长大的。跟她娘孙喇叭一样热心肠,性子大大咧咧很讨喜,两家也知根知底的,挺适合我们家铭文的。

只可惜她好像处了对象,不然跟咱家铭文在一起最好不过,咱们家铭文性子喜静,刘家丫头又好动,一动一静多合拍呀。”

陈旺听着也不错,奈何人家已有对象,“真是可惜了!”

“那村子可还有合适的对象?”

“王梅子家的赵喜儿在咱村子也是数一数二的,只可惜太难搞了,咱们还是别惹麻烦;还有姜莲花的冯豆豆,那冯五斗实在太不像样了,以后也是烂摊子一大堆;江家的江浪红,看着小家子气的,眉眼透露着不善,还是算了算了……还是觉着刘家丫头最好。”

说到最后,考虑到陈铭文的性子外加女方家的家庭背景,村子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要不就是合适的已经订了亲。

“村子找不到,要不托人去外村找找试试?”陈旺说了说,“要找个信得过的嘴婆子,对方家世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人品好能持家。”

“孙喇叭最合适不过了,等改天我去找她说说看。”郑氏听了进去,两人是打定主意要给陈铭文找媳妇。

而此时,刘家。

几个兄弟都过来聚聚给张强贺喜,有的明个还要一同前去沈家迎亲。

因为张强是新郎不能喝多,都是陈铭文替他喝的,陈铭文喝得酩酊大醉。

刘云朵也跟着刘云海过来凑凑热闹,“铭文哥,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没醉。”陈铭文站了站起来,身子歪歪斜斜差点倒下去,刘云朵及时扶住他。

所有的重量压了过来,她差点透不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