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曹魏臣子 > 第355章 千年世家子孙计

第355章 千年世家子孙计

作品:曹魏臣子 作者:光阴默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2071 更新时间:19-06-12 18:57

人,一旦有了足够的身份与地位后,一举一动都会被有心人惦记着。

就连婚嫁这种很寻常的事,都会在世俗的人情世故里;在人们掺杂了各种目的中,都会变得不寻常,变成富有深意。

对于狡狐而言,庶子陈仇与高柔女儿的结亲,就是这样。

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契机,去做一些心照不宣的事情。

如今被曹老大猜忌的他,对曹丕的薄情寡恩失望了的他,就是想借此机会,来清点一下自己的实力。

然后,去思考以后要做的事情,和能做成的事情。

先是以不大张旗鼓操办为由,只发出寥寥无几的请帖;又以自己这几日忙碌家事,无暇顾及官署事务为由,让荆州的僚佐们各自好生坚守岗位,无需来参宴。

然后呢,这只世之狡狐,便冷眼恭候事态的发展,等着各种人的各种反应。

既不明言,也不暗示。这种事,对于懂的人来说,自然会懂;不懂的人,也没必要去让他们懂。

反应最迅速的,是被狡狐一手提拔起来的、如今在荆州的心腹们。

他们有的让家中子侄辈,提前一两日便以帮忙的名义,来到陈府内暂时充当个打杂的;有的让家里长辈提前送去了宴席能用得上的物品,等等。

反正,就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

而许昌朝廷里的那一堆摆设,和曹老大的心腹,本来就和陈恒没有交集;又因为陈仇是庶子,连个随礼的人都没一个。

冀州邺城的魏国官署内,也差不多。

曹老大自然是一点反应没有的。

不管他是否还记得,当初狡狐给陈仇起这个名字,是为了表示给曹昂报仇雪恨。

曹丕呢,借着陈家嫡长子陈修赶来荆州之际,顺带附了几句恭喜和几件名贵的礼品,走了个过场。

除了蒋琬和王昶之外,其他诸如僚佐,也就杜袭念着当年的情分,让人带来了点心意。就连如今跟在曹老大身边掌军机的夏侯尚,都没有动静。

仿佛不知道狡狐这个姻亲,在办喜事一样。

至于分散在各地,和陈恒有过利益关系的、有过交集的其他人,那个反应就精彩了。

在关中的夏侯渊,没有出面。但是他两个儿子,夏侯霸与夏侯称商议了一番,便让人送来了一匹神俊非凡的西凉战马。

和曹真让人带来的一口刀剑,还挺搭配的。

张辽与徐晃,这两位曾经与狡狐交情很不错的将军,为了让曹老大安心点,只是让家中下人带来了声贺喜。其余如王陵、贾逵、孙资、杜畿、温恢、徐盛、郝昭等人,也是如此。

但是呢,就是这些问候,才是大有名堂所在。

比如张辽与徐晃、杜畿等,是正儿八经的贺喜。

表明的意思,就是相互之间还是有交情的,若是哪一天狡狐有事了,他们也会做个顺水人情,在不伤害己方利益的情况下。

而和狡狐有过利益关系的王陵、贾逵和孙资三人,都很明确的提到,好生羡慕高柔得了个佳婿。言外之意,不外乎是日后有机会了,相互之间结个姻亲,牢固下彼此的关系。

至于温恢、徐盛、郝昭这三个门生故吏,则是有诚意多了。

他们除了贺喜之外,还感慨了一句荆州的俊才多,自己的麾下能任事的人好少。

就这么一句话,让狡狐顿时心生欣慰,感慨不已。

他们这是在说,如果狡狐有想要提拔的心腹、或者是家中子侄,又顾忌在荆州境内被人诟病的话,不如安排去他们麾下任职呢!

话里话外的,都是在表态,他们依然和狡狐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呢!

也让狡狐有了青州、冀州之北、扬州,这三个地方作为播种己吾陈家威望的土壤!作为千年世家传承不衰的根基!

马上的,陈恒就将之前马良等荆州心腹僚佐们,给他举荐的才俊,都招来。就是陈震、州泰、刘干、杜褀、胡济、胡搏、邓方、董恢、习隆和向充这十人。

他们之前都被扔去军中当军正、各郡县当劝农桑的从事,无论是对于邺城的曹老大,还是在荆州地界,如今都算是不扎眼的小人物。调动起来,也不会引起曹老大的疑心,更不会招来政敌钟繇、卫凯等人的借题发挥。

是的,狡狐要将这些人,都送去温恢、徐盛和郝昭的麾下任职。

至于他们愿不愿意背井离乡,这个问题不考虑。

这个时代,好男儿依然是“千里觅封侯”的热血;士人们依然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笃行和“为天子牧民”的抱负!

而且这是狡狐的举荐,乃是平步青云的捷径!

他们既然能被马良等人挑选出来,怎么没有这个眼光与觉悟呢?

对吧!

更何况,在狡狐的计划里,这十个人里,有一个在未来能混得出人头地就好。

是的,一个就好。

在人生的道路上,尤其是官宦的仕途上,谁也不敢保证提拔起来的人,绝大部分都是知恩图报的。但是,只需要有一两个念旧情,就能给己吾陈家一份保障!

一个希望!

或者说,是一个在未来崛起的机会!

人才这种东西,在哪个时代都不少!之所以名流千古的人,很少,不过是绝大部分人都没有那个机会去实现胸中才学而已!

比如冠军侯霍去病,能成就千古不朽的传奇,主要的原因是汉武帝给了他机会!

其次,才是自身具备这个的才学!

连班固都在《汉书·韦贤传》说:“遗子黄金满籝,不如一经”。

为子孙计,不就是留下一个机会吗?

陈恒觉得,将这十个人扔出去,是很好的一步旗。

通过这次婚宴,让他发现,之前他的仕途助力或是党羽,都太明显了!明显到双方只能变成点头之交,不然,就是迎来各种攻讦与打压。

就如秃子头上的虱子,一动都不敢动,不然等来的,就是被两根手指捏死!

毫无反抗力的,被捏死!

有光之处,便有影,乃天理也!

所以呢,既然是下暗棋,那就不分敌我,反正都是要不为人知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狡狐忙里偷闲问了旁边的下人:“黄公衡,到何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