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我的次元聊天室 > 第469章 深夜的索拉

第469章 深夜的索拉

作品:我的次元聊天室 作者:青空大魔王 分类:二次元 字数:2114 更新时间:19-09-12 08:50

第468章深夜的索拉

从Niconico和Bilibili退出来,叶悠舒服了向上伸了个懒腰。

咸鱼了两个小时,是时候办正事了。

“帕秋莉,能拜托你去一趟德国吗?”

魔女抬起头来,如云的紫色秀发落在摊开的泛黄的书页上。

“德国?”

叶悠微微坐直了身体,轻声道:“嗯,去找一个人。”

帕秋莉略微思忖,露出恍然之色,皱眉道:“又是小萝莉?”

“......”

虽然大体上没错,但叶悠怎么感觉帕秋莉语气中是满满的恶意...自己又不是萝莉控。

出于这方面的要求,也只是战略性考量。

操作的好的话,就能直接兵不刃血的解决一人一骑,而且有极大的可能性将他们拉到自己的阵营。

帕秋莉不为意动,隐隐透着不愿。

叶悠继续说道,

“并不是我们说,他们就会信啊。就算信了,卫宫切嗣和爱丽丝也还有后顾之忧,所以需要将伊莉雅接过来。”

少女脸色温和的看着魔女,耐心道“卫宫切嗣是希望世界和平的梦想家,人力有时尽,但明白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永远做不到这一点的,所以祈求圣杯。

但圣杯其实并非万能,尤其是如今已经被污染的情况下,更不可能实现他的愿望。

阿尔托利亚同样是为理想而献身的骑士王,她想要改变命运,颠覆历史。

但只要量子记录固定带存在,历史的结果就不可能改变,除非摧毁量子记录固定带,也就是历史的正确的选择,但这样做的话,也就意味着因正确历史而成就的【现在】。

高洁的骑士王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所以,他们的终极愿望都无法靠圣杯达成。追求圣杯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魔女小姐当然知道理由,只是觉得麻烦。

真的很麻烦,从东京到德国,超远的。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而且你就这么确定是在德国?”

叶悠早就意料到了这个问题,笑道:“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中的冯是德国或者奥地利的贵族姓氏,不顾爱丽丝从慕尼黑的机场起飞,因此大概率爱因兹贝伦家族是在德国的属地。”

帕秋莉怔了怔,不死心道:“但德国那么大,我怎么找?”

“爱因兹贝伦的城堡附近终年积雪不化,他们的魔术还远没到如可以一直控制天象的程度,也就是说是地理气候的原因。我查了下,在德国境内比较符合条件的只有与奥地利领土接壤的雪山。”

帕秋莉小姐咧了咧嘴角:“雪山?”

“你去那里的话,凭你现在对型月魔术的认知,应该可以从很远的距离就能感受到笼罩整个爱因兹贝伦结界的波动,进行广域搜索。”

广域搜索你个鬼啊。

“原来从一开始你这个老贼就把我安排的明明白白,什么解析大圣杯系统,什么观看肯尼斯的建模过程,就是为了好让我帮你找萝莉!”

魔女小姐愤愤不平。

“怎么可能。”

叶悠心不跳、脸不红,一脸和煦,“前天晚上圣杯战争意外打响,就算是我也有点措手不及。给,这是去慕尼黑的机票,今晚12点的航班。”

“......”

帕秋莉脸色慢慢变得阴沉,只听老贼又补充到:“这是爱丽丝乘坐的那家飞机,你应该有手段感知她残留的魔力波动,这对你寻找爱因兹贝伦城堡可能有帮助。”

淦!

还说你没有安排我!

魔女小姐想骂人。

不过这个世界也有吸血鬼,大部分集中在欧洲,稍微过去看看也无所谓。

顺便就帮你找一下小萝莉吧。

帕秋莉内心哼哼道,接过停留在半空的飞机票。

凌晨12点03分,前往慕尼黑的航班飞在大阪都市圈的上空。

帕秋莉独自一人坐在靠窗户的位置,旁边是带着小孩的年轻妈妈。她托着白皙的下巴,无聊的透过窗户看着下面的夜景,

“太慢了,还不如我自己飞。”

目送亮着显示飞机轮廓的航行灯逐渐消失在视野,叶悠回到酒店,在电梯门口遇到了打扮十分得体的少女,

她有着一头火红的头发,衣着岁不华丽,但却十分究竟整洁,给人感性而高贵的千金小姐的印象。

此刻她原本长期在大家族熏陶下养成的凛冽高傲的眼神中,透着一丝窃喜和着急,手掌微微轻握,快步从与等候在电梯门口的叶悠擦肩而过。

“咦,这不是肯尼斯的未婚妻吗?”

叶悠看着她的背影。

脚步看似寻常,七分裤下是白皙紧绷的纤细小腿,晶莹润泽的脚底踩着黑色的露指高跟鞋,亦如往常的优雅而规律迈着步伐。

但叶悠能看出她肌肉纤维不受自我控制的绷紧,这是处于受激状态下的反应,或兴奋,或紧张,或恐惧。

仔细测量的话,索拉虽然有意控制,但她75.14cm的腿长所迈出的步伐的宽度比平均值要多出3cm,且频率比平均值要快1.13倍。

简直就像急着去做什么一样。

她能去做什么?

冬木还有她的友人?

或者说肯尼斯让她深爱的未婚妻去侦探敌情?

而且又是在这样的深夜,脚步如此匆匆忙忙。

叶悠嘴角逐渐上扬,

“有趣。”

他进入电梯,搭乘至二楼,接着从转角的窗户了跳下,利用生物电和第六识确认了她的方位,悄悄的跟了上去。

因为不需要目视就能确定索拉的位置,叶悠始终与她保持相当的距离。

毕竟,索拉也是魔术师,说不定就具有叶悠所不知道的饭跟踪手段。

因此,叶悠走的路线都与她不同。

“这么晚了去干什么?”

如果是其她女人,叶悠第一个判断就是肯定去见姘头。

但索拉的姘头就在酒店...嗯...不对,她只是一厢情愿的恋慕着迪卢木多。

对,在她未婚夫的面前对,对她未婚夫的手下秋波暗送。

贵族真会玩。

只是排除这个因素,还有什么能够让一个成年女性在深夜外出?

叶悠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白天索拉提着的大箱子。

而且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脑子有问题的,整天只想跟情人腻在一起,那索拉放弃与迪卢木多同来,选择今天到冬木,那一段时期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可能跟今晚要做的事情有关。

在七弯八绕之后,索拉来到了一座将要拆除的大楼前,像是确认什么般抬起头,然后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