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芝加哥1990 > 第1399章 第二乐章

第1399章 第二乐章

作品:芝加哥1990 作者:齐可休 分类:二次元 字数:4984 更新时间:21-06-21 19:4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芝加哥1990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熊熊炉火暖身心

室外雨雪下不停

“滴滴滴……”

闹铃刚响,宋亚立刻就醒了,他打着哈欠起床去洗漱。

冰冷的水从花洒喷淋而下,他双臂撑住墙,任凭水流冲刷身体,大脑迅速清醒。

关于唱片业五大联手进行转售价格维持的垄断行为,是自己手里的老筹码了,以前就打出去过,而现在……

索尼哥伦比亚、BMG、百代、环球、华纳五家中,随着环球系被维旺迪并购,纯正血统的米国本土公司只剩下华纳一个独苗,而且市占率位于老末,需要承担的罚款比例自然也最低,商务部罚他妈的毫无心理压力,安德伍德那种国会山的弄权好手很容易就能操作好。

选择昨晚再次爆料,是他和安德伍德早就约定好的计划,意图很简单,就是再抛出一个利空,无论它够不够威力,有利空消息持续不断打击维旺迪环球总归对复仇者联盟有利。

但他没想到的是几乎同时,雷曼兄弟也动了。

雷曼那份做空报告中的很多内容都是老虎基金第一份报告的老调重弹,无非是相关指责更具体、更有针对性,但说起来除了维旺迪旗下医疗公司那十五亿重复计算的经营收入看起来证据充足,其他什么滥用准备金、合并商誉计算问题、隐瞒巨额债务等条目都颇有些捕风捉影的味道。

但无论如何,米国第四大投行雷曼亮明友军身份高调下场,或者说可能早已下场这点,对本方总是有利的。

宋亚嘴角翘起,轻轻笑了一下,朱利安罗伯逊昨晚在通话中愤愤不平猜测雷曼突然下场的理由,很可能仅仅因为雷曼首席投资官嫉妒他昨天享受到的聚光灯和赞誉。

“人不是冰冷的机器,华尔街精英也是人,也有感情和虚荣心,你知道吗APLUS,很多头面人物甚至会悄悄改头换面,在纽约的地铁口拉小提琴解压,顺便赚个三瓜两枣。所以别把他们看得太理性,我俩以前关系就很不好。”

朱利安罗伯逊说。

地铁口?穿越后自己好像真没机会见识纽约的地铁站内部长什么样子,‘暴富’得太快了。

宋亚心想。他更愿意相信雷曼是因为害怕维旺迪环球在昨晚的闭门会议里得到法国政府和多家银行的支持,今天会大手笔救市,于是抛出做空报告继续砸盘。

如果连雷曼都在担心,那么今天就很危险了,这点上宋亚和朱利安罗伯逊的判断有分歧。

冲完凉,他随便擦拭了下就裹着浴巾出去,从老麦克那里拿到了一张纸条。

“啊啊啊,咿咿咿……咳咳。”

是宋则成汇总自己睡着时发生的各种信息,宋亚看完后随手丢进抽水马桶冲掉。

“则成啊……”

每天雷打不动的吊嗓结束后,他精神抖擞地投入正事,主要工作内容就是给自己的私人律师回电话。

“是,是,是……老板,知道知道,明白,我明白……是……”

宋则成殷勤地一一应承他的遥控指令,然后坚决执行。

“比尔,老板再次强调按昨晚我们谈好的新计划执行,没有问题吧?”

他合上手机,对正呼噜呼噜吃着东西的比尔黄问道。

“抱歉,APLUS只是你的老板,我要等我的老板确认。”昨天的顺风战打完后,比尔黄似乎有点膨胀,头也不抬地回复。

“OK……”

宋则成掐准约好的时间又打给朱利安罗伯逊,然后笑眯眯将手机递给对方。

比尔黄三言两语聊完,脸色有点难看地将手机还了回来。

“没有问题了吗?”宋则成问。

“嗯。”比尔黄不情不愿地回答,然后继续对付他的早餐:两包泡面。

巴黎时间二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早九点,维旺迪环球复市后第二个交易日。

做空小组简单收拾了一下卫生后开始严阵以待,雷曼跳出来后,已经打算苟的宋亚和偏激进的朱利安罗伯逊做了一些妥协,原计划更改为撤回大约一半的本金并适当降低杠杆,剩下的一半本金和昨天的利润其中又要分出一部分,更多的买入对冲产品平衡风险。

“我先说好,这意味着我们等下要先平仓,然后再寻找再次入场的机会,这会给我们的空方朋友们带去一定压力,而且我不能保证再次入场时能拿到足够的筹码,成本也不太可能令人满意……这意味着我们昨天的获利必然要回吐一部分。”

比尔黄说。

“今天应该不缺对作方吧?”宋则成问。

“应该?我最讨厌陪一厢情愿的外行玩期货。”

比尔黄悠悠的讥讽。

“总之按计划执行就好,我相信你和你伙伴们的专业性。”宋则成没和他打嘴仗,结束交谈。

“等等,等等……耐心一些,OK!这个价格不错,让我们开始!”

“OK!平掉了!”

“买买买!我们继续借!重新建仓!七十三欧买不到吗?上调一毛!两毛?”

“可以可以!放量了!有人对作!”

“继续!继续!抛抛抛!Go!Go!Go!”

随着巴黎交易所开门迎客,房间里和昨天一样,再度热火朝天起来,交易员们大声交流,互相鼓劲。

“这样好吗?”

早十点,哈莉陪宋亚晨练完后便坐到他腿上,两人温馨的一起看盘,维旺迪今天一扫昨日颓势,在昨天的收盘价七十三欧附近反复震荡,爆出惊天的交易和换手量,目前微涨百分之一点二到达七十四点三刀。

“还行吧,暂时对我有利。”宋亚回答。

“为什么?我们不是在做空吗?”哈莉又问。

“很复杂……”

宋亚也半懂不懂,选择复读朱利安罗伯逊的话:“我只是说暂时,大方向还是希望维旺迪环球继续暴跌的,等等吧,雷曼昨晚的表态应该会起作用……吧?”

“你自己都没信心。”哈莉嘟起嘴。

“你面前的是电脑又不是许愿树真是的!”

“……”

两人正温馨的你侬我侬,老麦克走进来,“我们该出发了。”

“Tuyyo!Alealeale!Gogogol!Alealeale……”

在当地音乐频道的演播厅内,宋亚伴随着欢快的伴奏,不知道第几次现场表演起生命之杯。

已被生活打击得遍体鳞伤的小布朗夫曼这次严格遵守了老父亲的建议,按照原定日程出现在巴黎的顶级社交场合,至于梅西尔给他的两个选择?他也服软了,也就是说他要按照对方的要求,保留董事长和CEO虚衔,但不再过问西格拉姆环球的具体事务。

布朗夫曼家族失去了自从一九二八年就牢牢掌控在手中的西格拉姆酒业控制权。

外界暂时还不知道,这片平静的水面暂时还没起一丝涟漪。

当然,他一直在持续关注股市,中午休市前,维旺迪环球已经反弹到七十五欧元左右,梅西尔还是有点手段的,这让他的心情好了些,毕竟梅西尔还答应过危机解决后会还政给自己。

午宴中的一位顶级尤物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刚打算过去用贵公子的风度折服对方,那女孩却一头扑向了位金发男子的怀抱,哦,是小李子。

有点难了……小李子虽然事业在电影‘海滩’票房惨败后大受打击,但英俊依然,完全无愧于行走的猎艳机器之名,女人看到他就走不动道。

他摇头笑了笑,默默走开。

“很像有人在诱多……”

梅西尔就没那么轻松了,昨晚里昂信贷银行根本没答应自己帮忙的请求,法国政府也打算先观望一下。

他和手下紧张谈论,手指着开盘后K线一个稍显突兀的尖尖小角说道:“是不是不太正常?还有这里,这里……”

那地方其实是复仇者联盟平仓的时间点。

“也有可能是某家大机构获利离场,他们已经赚饱了。”手下安慰。

“是吗?在雷曼兄弟也开始针对我们的第一时间?”梅西尔不太相信。

西班牙中午的饭点很晚,但宋亚没这个习惯,录完节目后他回到酒店,和哈莉一起用餐。

“哈哈哈!讨厌别闹!”正嬉闹着,手机响了,宋亚接通后答应了一声,然后打开电视。

‘昨天的维旺迪环球?’

正在参加一个金融研讨会的狩罗斯被记者问起了昨天的事,他想了想说道:“这很正常,如果你们稍加注意就会发现,欧元诞生后相关国家的债务都大幅增涨了,他们的企业也获得了几乎无限而且管控薄弱的融资用以在全球大举扩张,这必然会产生一系列问题,昨天可能只是这种不健康状态的一个反映。”

‘维旺迪环球公司我没有特别关注过,我想我们必须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他们的银行……’

“哇喔……”宋亚感叹,狩罗斯对欧洲人一贯没好话,但似乎又证实了他的量子基金没参与进这件事里。

“今天上午很失败!非常失败!”

巴黎,比尔黄对上午的成绩非常不满,他对老板朱利安罗伯逊不停抱怨,“如果我们更坚定一点……他们只差一口气,一口气就彻底玩完了,可现在……”

“OK,时间到!”宋则成拍着巴掌催促,“狩罗斯中午的表态对我们有利!”

“真该死,期货市场瞬息万变,而我们大家还在按昨晚制定的计划行动!你给APLUS打电话了吗?”比尔黄质问。

“打了,我的老板喜欢纪律性。”宋则成回答。

“得了吧,一个嘻哈歌星……”

“别啰嗦了!干好你的工作比尔!”宋则成训斥他,“交易马上要重新进行了。”

“真他妈的像个娘娘腔!”

比尔黄小声咕哝着不情不愿地回去继续工作,手指在键盘上翻飞,注意力却放在身后的老黑上。

“宋先生。”果然,背后戴眼镜的那个老黑是懂行的,立刻叫来宋则成,咬耳朵打小报告。

“你怎么回事!”宋则成攥住他的手腕,“计划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别说你不知道比尔!”

“我操作失误了。”他刚尝试将用在对冲操作上的资金转到空单上。

“我会报告,你先不要做任何操作了。”宋则成掏出手机,当场给朱利安罗伯逊告状。

“现在形势很好,中午狩罗斯的表态令法国的主要银行股也不稳了,维旺迪环球必然得不到更多支持。”之前的那通电话,朱利安罗伯逊其实已经交待比尔黄见机行事了,但没想到宋亚这方盯着那么紧。

“罗伯逊先生,我的老板并没有同意你们这么做。”宋则成抗议。

“那么他人呢?我联系不上!”

“刀锋战士?是的,他是漫威漫画里的一个超级英雄,创作于七十年代……哈哈,可能和当时的社会风潮有关吧,那段时间漫威的确开始加大了少数族裔超级英雄的创作……”

宋亚正在接受当地英语电台的访谈,没有语言障碍,主持人也很专业的只聊电影,两人相谈甚欢。

“他们是这么说的吗?哈哈,是的,黑客帝国的导演卓沃斯基兄弟确实邀请过我出演男主,但由于档期问题,我们没有达成合作……遗憾?当然有点,但你知道在好莱坞……”

他注意到老麦克在外面冲自己挥舞着手机,“好莱坞这种邀约实在是太多了,我需要从无数机会里分辨真正的好剧本,这其实非常难,我感觉有时候和赌博也差不多。总之……哈莉比我更了解那里,你问哈莉吧。”

他给主持人和哈莉打了个眼色,摘下耳机蹑手蹑脚出去。

“罗伯逊先生,我不允许再出现这种情况!”

听完宋则成的转述后,他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在玩一场什么样的游戏,但我更不喜欢事情走向不受控制的方向!诱空?”

朱利安罗伯逊说看今天的情况很可能维旺迪环球获得了充沛的资金支持,宋亚立刻惊醒,但咬着嘴唇思索良久后还是说道:“我不管有没有可能多方在诱空……我们说好的这次严格执行计划,这里面不止你我的钱!”

“这没什么好商量的……我接受你和比尔黄的道歉,嗯,下不为例。”

“则成啊,我和朱利安罗伯逊谈好了……嗯。”他又打回给宋则成。

“他在闹脾气,我们没有他不行。”宋则成说。这边的比尔黄已经抄着手赖在座位上非暴力不合作了。

“我们不是有预案么?”宋亚冷酷的回答:“照计划执行吧,别再让我强调一遍!”

然后秒换脸笑嘻嘻地回到播音室,“是的,我十五岁就出道了,对,在芝加哥南城的贫民区……”

“比尔,你必须完成你的工作!”

房间里冷气很足,但宋则成额头已经急出了汗,他看向电脑屏幕上维旺迪环球仍然在缓慢往上走的K线,“否则就别怪我了!”

“我不怪你。”比尔黄惫懒的回答。

“你自找的!”

宋则成一咬牙,冲消音器打眼色,消音器虽然是面相凶恶的肌肉棒子,但真不是什么狠辣角色,满脸犹豫地和宋则成大眼对小眼。

“对对,我自找的,怎么样吧?”比尔黄还在斗嘴,“怕银行?银行能直接把资金喂进维旺迪环球嘴里还是怎么着?外行才会以为有了银行支持就天下无敌了,我……”

“啧!”

其他交易员都伸着脖子往这边看,宋则成不耐烦地眯起眼睛,从消音器怀里抽出手枪,随着一声清脆的拉枪机声,冰冷的枪口顶上了比尔黄的后脑勺。

“没有没有,我和哈莉认识得很早OK?九……九一年?”

仍在播音室东扯西拉的宋亚没想到这节目在伦敦还有个收听者,德银的艾迪臣米切尔,“这小子应该在早上跑掉了,起码他跑了,外行看到这种情况大约是不敢继续玩了……”

艾迪臣米切尔也没昨天那么猖狂了,仔细研判过后命令手下,“尾盘我们段时间内狂砸!收盘后立刻也把做空报告发出去!M-FXXK朱利安罗伯逊和雷曼都是废物,他们别想抢上帝的风头!”

晚上还有晚宴,小布朗夫曼正乘车往家族古堡赶,今天维旺迪环球的股价表现已令他满意,收市前五分钟仍反弹近一个点出头,在正常情况下,对一家跨国巨头的体量来说已经算大涨了。

‘今日维旺迪环球依然颓势尽显,收市时暴跌百分之四……’

“WTF?”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从后座往前爬,伸手狠狠拍打车载收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