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芝加哥1990 > 第1398章 冬的第一乐章

第1398章 冬的第一乐章

作品:芝加哥1990 作者:齐可休 分类:二次元 字数:5713 更新时间:21-06-20 19:0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芝加哥1990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我知道,我知道维旺迪环球遭遇到了困难的一天,这是家伟大的公司,但我仍不认为它们现在的股价已回归了理性……’

维旺迪环球一个交易日蒸发掉一百六十多亿欧元,但朱利安罗伯逊仍然表现出一副咬定不松口的架势,他在大门口做了番简短而克制的表态后便面无表情摆摆手,拒绝七嘴八舌的记者们继续提问,快步消失在镜头前。

“真该死!秃鹫!混蛋!”

明明对大出风头得意洋洋还装模作样,晚上,小布朗夫曼在电视机里看到这一幕后,心中对这家伙的刻骨恨意简直快将全部理智填满,“食腐的华尔街败类!”

他又发现房间窗户不时被灯光照亮,走过去往外看,“SHXT……”

一辆辆车豪车正缓缓开进庄园大门,鱼贯停在古堡门口,严谨得体的欧洲上流社会人士们下车,将手中的装有邀请函的小信封随手递给身着燕尾服,整体列队迎接的男仆们,然后入内接受主人家的盛大招待。

小布朗夫曼才想起来,自己早早广邀宾客安排了今天的顶级晚宴,本意是为了维旺迪环球的好日子庆祝的,却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

今天受的刺激有点大,他竟然完全忘记了……

“小埃德加,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你得下去招待客人,不要失掉布朗夫曼家族的风度……”

家族老臣,西格拉姆酒业总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这种时候更不能让外人发现我们在慌乱。”

“我还不至于不敢见人。”

为欢庆胜利的盛大晚宴现在却显得是那么的讽刺,事已至此,豪门贵公子只得收拾心情,先做好交际的职责,“等我一会儿,马上好。”

他在管家的帮助下拾掇好,对着镜子练了练笑容,然后风度翩翩的被手下们簇拥着下楼。

身家跟着维旺迪环球一天缩水了百分之十八点七五,而且老虎基金信誓旦旦做空的理由是自己旗下公司做假账骗了维旺迪,宴会厅的法国人看到他后纷纷行注目礼,表情各异。

他镇定的用目光巡梭了下场中,这时候还来赴宴的差不多都是些喜好玩乐还没接手家族生意的豪门子弟、强撑排场的所谓贵族后裔、高级经理人、时尚圈的派对动物们……

“你好,你好……欢迎……”

他不担心这些欧洲上流圈子里的二流人物会当众让自己下不来台,沉稳的从近处开始一一握手寒暄,尽地主之谊。

但经过现场乐队前边时,作为宴会背景一贯的轻松、舒缓之曲调骤然一变,小提琴声部突显出来,快而强烈的运弓使得流淌出的音乐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

他懂音乐,喜欢音乐,否则也不会从酒生意跨界买下环球、宝丽金两大唱片公司了,很快听出来这是意大利作曲家、小提琴家维瓦尔第的作品‘四季’,准确来说就是四季中冬协奏曲的第一乐章。

人们在凛冽的寒风中

彻骨的冰雪里

不住颤抖

顿足奔跑维持体温

牙齿咯咯直打颤

维瓦尔第本人用一段小诗诠释了这段乐章,演奏这个的现场乐队绝对故意在搞事,他扭头看去,原来小提琴手正是先前被自己吼过的那位,没想到又被邀请来自己家里再就业了……

这些艺术家的脾气啊……

这次他没有再发作,也许是音乐的力量吧,甚至心情不知不觉被旋律感染,仿佛真的被从法国温暖的夏日里带到了寒风冷冽,大雪纷飞的严冬。

他站在原地,不由回忆起了下午股市收盘前后的情景。

十五个点,十六个点,十七个点……

独自看盘的自己盯着电脑屏幕,嘴角一扯的一扯的颤抖,他希望出现奇迹,但是没有,十八个点然后是十八点七五跌停,维旺迪环球在巴黎交易所收市前就被笔直摔得粉身碎骨。

他咬紧牙关,知道现在自己的脸色肯定非常难看,眼球似乎也在充血,但顾不上了,梅西尔竟然就这样什么也不做!他跳起来,气冲冲起身去找人兴师问罪。

梅西尔的办公室,没有人,大会议室……也空荡荡的没有人。

不过很快,他还没离开大会议室,梅西尔就领着很多人前呼后拥的进来了,“梅西尔,你……”

今天不光维旺迪环球跌停,法国股市甚至欧洲股市也全线下跌,梅西尔的心情强不到哪去,粗暴打断自己的话头,“小埃德加,我们决定给你俩个选择。”

他再无一丝友好,当着维旺迪环球高层和法国政府、各银行代表的面很直接的说:“你给自己好好放个假,我们就不解除你西格拉姆环球CEO的职位,维持团结一起挽救局面,你暂时什么都别管,其他的事情我们来办。”

还在甩锅翻脸?他气坏了,脸色狰狞地回应:“别忘了我还是西格拉姆环球董事局主席,你想变相夺走我的权力然后肆意将责任丢给环球音乐?那先去走程序开董事会吧!对眼下的危机不会有任何帮助你个蠢货!”

“你不同意那就索性主动揭开盖子,我宣布进入内部调查程序,承认点小错然后召开西格拉姆环球董事会解你的职,包括董事长职务,过一段时间市场会回归理性的。你知道我办得到小埃德加……但我劝你最好不要做这个选择。”梅西尔冷冰冰的回道。

换股并购后,梅西尔确实做得到,但等于撕毁了之前让自己继续主持西格拉姆环球集团的承诺,“然后呢?这等于我们自己变相证实了老虎基金的那份做空报告,甚至会使得华尔街那百亿假账传言更可信了,难道你们还想再看到一个跌停?”

“总之你自己考虑吧,在凌晨之前给我答复。”

梅西尔懒得跟他多说什么,不耐烦的甩甩手,“现在你可以出去了,这个会你不方便在场。”

“你!”

一辈子受过的羞辱里,梅西尔给予的这次算极致了,他脸被气得通红,参会的人们一个个从身边经过,那看过来的各色眼神……他完全无法接受,但一时又想不到反击的手段,站在门口进退两难,感觉像被扒光了衣服示众。

“还是说需要我叫警卫?”梅西尔坐在长会议桌顶端,威胁道。

“你!”堂堂顶级富豪,西格拉姆环球集团主席被警卫强行丢出去就太难看了,“我们走着瞧!”

在法国人的地头他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我们走!”像败犬般悻悻然招呼自家手下,打算立刻回去开会商量对策,“嗯?”他看到环球影业总裁罗恩迈耶虽然对着自己满脸堆笑,但身体却仍背靠墙壁,溜着边往会议室里面走。

“呃……嘿嘿……老板。”被发现的罗恩迈耶十分不好意思地点头哈腰。

“小人!”

他瞬间醒悟自己开始遭遇众叛亲离了。

“APLUS?APLUS?”哈莉在外面敲门。

“嗯?”狂喜过后,房间里的宋亚揉着生疼的指关节应声。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什么?”

“晚上,我们要去电影院。”哈莉回答。

噢!还真忘了,刀锋战士2的宣发行程还得继续。

西班牙的夜生活很丰富,对当地人来说,夜晚才意味着一天娱乐活动的开始,晚上,宋亚和哈莉等刀锋战士2主创抵达电影院,参加这边的首映礼。

哈莉全程挽着他的臂弯,一脸开心得意,就好像今天是她自己把维旺迪环球打跌停的。

“该死。”

他看清楚迎上前的几个人,忽然想起来,这里是拉丁人的地头,暗暗嘀咕了一声才堆起笑容,“埃斯特芬先生。”

“APLUS……”

对宋亚来说,虽然感觉好像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参与了做空维旺迪环球,但实际上这消息除了在东京被野村证券的人问过一嘴,其实仅仅局限在很小的圈子内流传,仍沉迷在米国股市里搏杀的拉丁帮完全没得到任何消息,,跑到西班牙在首映礼堵自己的埃斯特芬等人目的性很强。

果然聊没几句,“APLUS,现在科技网络股都在反弹了,你对利特曼系上市公司的现状满意吗?”埃斯特芬开始露骨的刺探情报,利特曼系股价反弹的速度完全不能令他们拉丁帮满意,他们回了些血,但仍然处于被套牢的状态。

“还好啊。”宋亚装傻充愣。

“我注意到CrimeReads小说网站没有任何改进,股灾前被伊坎资本做空报告诟病的浏览体验依然非常糟糕,APLUS,你作为利特曼传媒董事长,是不是要亲自过问一下?”被套得最惨的一位拉丁帮成员说。

“CrimeReads是上市公司,有自己的成本核算体系和管理层……”宋亚回答。

“我听说股灾过后无论带宽等基础设施成本还是程序员薪资都有很大幅度回落,现在应该是很好的补课时机。”

埃斯特芬对产业的了解进步飞快,确实如此,随着股灾,投向互联网业的热钱骤减,各家公司不得不裁员、收紧投资,导致之前大肆扩张的光纤、光缆等公司立刻陷入绝境,程序员也更便宜了。

“我知道。”

宋亚对拉丁帮众人挤出笑容,“但是抱歉,请恕我无法对外多透露什么。”

“给个暗示?”对方依然不肯放弃纠缠。

要在以前宋亚绝对会开始不耐烦了,但现在的他脾气已经收敛了很多,继续轻声细语回答:“我做任何暗示都会涉嫌内幕交易埃斯特芬先生,我们是朋友,但……总之股市有风险,作业自己做。”

他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胳膊,“我们要上台了,抱歉。”

“这小子,现在完全和华尔街那帮玩圈钱游戏的混蛋是一伙的了,也不想想他靠我们的生命之杯赚了多少钱和全球名声!”拉丁帮看着和哈莉、扎克施耐德等人坐在大银幕前的宋亚愤愤不平,“明明大家都在反弹,作为利特曼传媒系上市公司的庄家,他随便从手指缝里漏点就能轻轻松松反拉不少,可他却偏偏什么也不做,放任自流!”

“刚才人多眼杂,我们着急了,等这个活动结束我们去酒店再和他好好聊聊吧。”埃斯特芬还抱有期望,他清楚宋亚和夏奇拉的关系,相信自己这点面子还是有的,“别抱怨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亏了多少,大家都不容易……”

“APLUS先生,有传言说你参与了法股做空,导致维旺迪环球跌停?能聊聊这件事吗?”

和东京一样,突然有记者跳跃地问起了完全和电影无关的事。

维旺迪环球复市首日即跌停,市值刚刚蒸发掉一百六十多亿欧元拉丁帮自然知道,埃斯特芬等人看向台上神情淡然的宋亚,然后扭头面面相觑,先是不敢相信,但仔细想想……

他们知道宋亚和小布朗夫曼的恩怨,他们也知道两人打赌谁先破产的事是真的,更了解宋亚的性格,越往深里想,就越觉得很有可能。

“呃,我知道维旺迪环球今天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环球旗下的很多艺人都是我个人的好朋友,我做了一些关注和了解,但能回答你这个问题的东西不多。我是个门外汉,也和你们一样在为他们祈祷,祝愿他们能渡过这次难关,以后越来越好……”

不能否认又不想承认,宋亚也没像东京那次一样训斥提问者,也没质问对方的来历和动机,仅仅用平缓的语调啰嗦了几句。

“我是问你参与了吗?”

“聊电影吧,聊电影,谢谢。”宋亚冲对方笑了笑,将麦克风递给扎克施耐德。

身边的朋友还没反应过来,埃斯特芬却已被震惊得无以复加,嘴巴张开,无声做出的‘WTF’的口型,然后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陷入石化状态。

“恭喜你罗伯逊先生,我看到了你对记者说的那些……对,上了新闻。”

结束活动,拉丁帮没有跟来酒店,宋亚看到了记者采访朱利安罗伯逊的新闻,按时给他打电话,笑着恭维。

“哈哈!我不讳言这次我出了很大风头,也许华尔街有人会开始嫉妒我吧。”

朱利安罗伯逊自然心情极佳,一纸做空报告引得法国资本市场大地震,跨国巨头应声跌停市值萎缩近两成,这是对基金管理者最好的褒奖也是最好的广告了,“可惜了,这个荣誉本该是你和我一同分享的黑法老先生。”

“黑法老什么的太肉麻了哈哈,还是叫我APLUS就好。”

两人互相吹捧了几句,然后开始商量第二天的策略,“看,梅西尔他们有新动向了。”朱利安罗伯逊中途提醒宋亚看新闻。

维旺迪总部,由雷诺、标志牌轿车组成的车队在门口挺稳,画面中的梅西尔和车上下来的大佬们握手,大方接受记者拍照。

“维旺迪环球CEO梅西尔连夜与法国政府、巴黎银行、兴业银行、里昂信贷银行高层进行闭门会议,商讨对策……”新闻画外音说。

梅西尔本人还故意落在人群最后,接受了一名记者的采访,“我们的维旺迪环球每一起收购都获得了成功,我们走了正确的道路却无法反映在股价上?这一点令我个人非常迷惑……”

他说:“请放心,我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最合适的解决方法……”

这个阵容……法国全明星队?宋亚和朱利安罗伯逊都从喜悦的心情中冷静下来,对手开始快速反应了,市场信心会受到很大程度恢复。

明天,明天就不再是偷袭而要打阵地战了,应该又会是腥风血雨的一天吧?

“你父亲。”

小布朗夫曼也看到了这则新闻,他正对电视机咬牙切齿,西格拉姆酒业总裁亲自过来提醒他接电话。

“谢谢。”他感动的道谢,罗恩迈耶见风转舵,道格莫里斯和巴里迪勒躲在大西洋彼岸听宣不听调,没想到最后是自己最讨厌的这位家族老臣忠心耿耿地陪在身边,“父亲。”他接过电话,惭愧地打招呼。

“我听说梅西尔打算收回家族在西格拉姆环球的权力?”老布朗夫曼问道。

“是的,对不起,我……”

“没事的,孩子,人生总不会一路平坦,这个难关我们会度过去的。”老布朗夫曼安慰儿子。

“可我现在已经没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再次害得家族蒙受了重大损失……我真幼稚,明天所有人都会讥笑我。”听着老爸的声音,小布朗夫曼也哽咽了,自责地道歉。

“账面财富而已,总是这样的,跟着股市涨涨跌跌。”

老布朗夫曼说:“不要在意外界的看法,卖掉杜邦股份后的那段时间,外界的嘲笑铺天盖地,我们不也熬过来了吗?你现在呆在法国还有其他事吗?”

“明天后天都约了晚宴,可现在已经没意义了……”

“不,继续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社交场合中,不要让别人窥见自己的虚弱,也不要再刺激梅西尔或者让法国人,特别是法国政府产生疑心,总之你先忍耐,按原计划办完该办的事,然后就回来吧……回加拿大,我们好好聊聊。”

“我没脸回去见你……”父亲的不计前嫌令小布朗夫曼非常感动,在他最脆弱的这个时刻……这个熟悉的声音就像冬日里的阳光般温暖。

“没时间长吁短叹了孩子,回来吧,无论什么大风大浪,回来我们一起商量,总会有办法的。”

“嗯!”

‘维旺迪环球公司的对策会议仍在继续进行,我们还没有看见任何与会者离开……’

法国时间六月二十一日凌晨两点,当地新闻做了则简短的现场播放,镜头缓缓往上,最后停留在维旺迪总部灯火通明的顶层。

同一时间,米国CNBC也发布了一则快讯。

‘就在刚刚,雷曼兄弟也发布了关于维旺迪环球集团的做空报告。该报告比之前老虎基金的那份更集中于法国维旺迪集团方面,雷曼兄弟认为维旺迪在并购西格拉姆环球后的合并商誉计算方式存在重大问题,同时维旺迪还存在滥用准备金、隐瞒巨额债务、重复计算旗下医疗公司总计约十五亿刀经营收入等造假行为。雷曼兄弟在做空报告最后戏谑地总结:为了吞下西格拉姆环球,维旺迪已经刷爆了信用卡……’

‘米国商务部也向本台记者确认,六大唱片公司早年一起垄断行为诉讼仍在诉讼过程中,前身为环球唱片和宝丽金唱片的环球音乐承担的罚金比例将达到总额的百分之五十左右。专业人士预测罚金金额很可能是创纪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