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芝加哥1990 > 第1397章 叫我上帝

第1397章 叫我上帝

作品:芝加哥1990 作者:齐可休 分类:二次元 字数:4851 更新时间:21-06-19 16:2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芝加哥1990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总理?法国总理?是不是代表法国政府会出手?小布朗夫曼心中燃起了希望,“送他回他该呆的地方!”向保镖们嘱咐了一句便丢下已在敲钟仪式上完成对外展示家族团结任务的堂兄,快步出去紧紧跟住梅西尔。

“暂停交易线,跌停线,都代表着投资者的重大心理关口,我本以为没什么快,哪怕今天跌个百分之九点八呢……”

维旺迪环球在资本市场全新亮相的首个上午即被强制暂停交易十五分钟,这完全超出了复仇者联盟的预计,按老虎基金的推演,最乐观也要在第四个交易日,也就是六月二十三号周五收盘前跌够十八个点,来到最凶险多空博弈最激烈的时刻,所以宋亚将日程安排在当天抵达法国亲自压阵,反正到时候自己肯定已藏不住也没必要藏头露尾了。

而现在,维旺迪环球已经跌掉百分之十,完成复仇者联盟一半以上的目标了。这可是八百九十亿欧市值跨国巨头的百分之十,也就是说短短不到一上午的时间,八十九亿欧已蒸发掉了。

并且由于维旺迪是巴黎交易所CAC40指数的四十家成分股公司之一,它的暴跌已经引发了市场恐慌情绪,大盘和同板块公司纷纷跟跌。

朱利安罗伯逊说:“也许昨天维旺迪的那个百亿假账传闻并非陷阱,其他做空机构早就对此有所掌握,他们抓住了维旺迪的弱点,而我们抓住了环球音乐的,双方适逢其会,或者说正是因为我们动了手,他们只能被迫在没有完成充足准备的情况下提前跟随。”

“总之对我们是好消息对吗?”

宋亚把门打开一条缝,观察在套间外面一个摄制小组,由于没料到做空大业进展得这么快,他和哈莉接受了这家西班牙当地主流媒体预约在十一点的访谈,可眼下维旺迪那边已被暂停交易了,在等待重新打开的十五分钟里,他可没心情跟人聊什么超级英雄电影。

女主持人对全球巨星的临场变卦应该很失望,手拿麦克风和摄影、灯光、制片人等节目组成员围拢在一起,边等这边给说法边焦虑地低声交谈。

“哈哈!当然,也许我们该顺应形势,提高一些期待值,将之前的计划改得更……合理一些?”朱利安罗伯逊提议。

更合理?是更激进更贪心吧?

“先……按原计划吧,我们看结束暂停后的情况,再做决定?”

宋亚很有自知之明,初次涉猎证券投机还是以稳为主,朱利安罗伯逊的老虎基金近年成绩单可糟糕得很,第一天就将主导权交给他们很危险。

“改在下午吧。”结束通话后他交待老麦克。

米国红星耍大牌太正常了,摄制组得到老麦克通知后便默默收拾设备离开。

巴黎交易所的一间会议室,梅西尔等人一改往日有米国合伙人在场时改说英语迁就对方的习惯,全程用法语激烈地交谈、争吵,语速很快。

当然,小布朗夫曼本人懂法语,酿酒家族一贯很重视法语教育,西格拉姆酒业大本营又位于加拿大的法语区魁北克。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之前你对大统领和总理先生不是这么说的梅西尔,拿下西格拉姆环球对维旺迪集团有多少多少好处巴拉巴拉……”

法国政府来了大统领府总秘书处、工贸部和总理府的几位高级官僚,更像是赶鸭子上架被派来了解情况的,工贸部的那位讨厌鬼一直耸肩质问梅西尔,并不时双手挥舞着冲自己这边比比划划,“三百多亿米元的并购案,你连他们做了多少假账都没搞清楚吗?”

“那只是做空机构的谣言。”小布朗夫曼才不会承认,立刻操起法语打断对方,老虎基金的做空报告又不是法庭判决。

“我们会搞清楚,我们会搞清楚的!”讨厌鬼更激动了。

“你们先拿镜子照照自己吧!”

梅西尔应该已经在和法国领导人的沟通中把锅甩给自己了,小布朗夫曼出离愤怒,DefJam唱片那点泡沫……即使加上宝丽金系所有泡沫都值不了八十九亿欧,今天的暴跌明显和维旺迪的百亿欧假账传言更有关联性。

“都冷静一点,现在讨论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需要支持,就现在!今天参与做空的机构应该大部分来自米国,他们对法国人收购一家拥有好莱坞七大之一、全球唱片业五大之一的媒体巨头非常愤怒,他们不会乐见我们掌握一间能与之平等竞争的全球媒体集团。”

梅西尔反倒做起了和事佬,“巴黎银行的人什么时候来……”他抬腕看表,“真该死!十五分钟到了。”

“快八十欧整了!”手下赶忙看盘,维旺迪环球依然在下跌。

会议室里顿时嘈杂一片,几乎每个人都在自说自话,互相指责,梅西尔在维旺迪内部不是没有反对者。

小布朗夫曼看着这些毫无组织纪律性的法国人扶额叹气,他知道从今天开始,双方的蜜月期就结束了。看这个情况,事后法国政府肯定会追究西格拉姆环球的假账问题,而自己这边也要早做准备,回米国争取尽快拿住维旺迪做假账的证据用来自保了……

真他妈的!卖宝丽金给自己的飞利浦背后那帮荷兰人德国人现在肯定在偷笑!

纽约曼哈顿,朱利安罗伯逊重重的槌了下办公桌,他擦掉额头的汗水,意气风发的插着裤子口袋走到窗前,老虎基金总部所在的写字楼楼下,已经有一些记者在候着了。

他露出笑容,非常满意,这种情景近年已经不多见了,有也是来自负面的麻烦。

‘维旺迪环球结束暂停交易后继续下跌,上午收盘前,该公司股价在八十欧整数关口激烈震荡……’

巴塞罗那,宋亚和哈莉、斯金纳和老麦克边吃着午餐边听新闻,八十欧这是一个重要的整数心理关口,根据刚才宋则成的报告,比尔黄判断刚才的震荡并没有大笔救市资金进入,而是大量中小机构和普通投资人在抄底。

维旺迪在法国还是有很大民众信赖基础的,加之旗下媒体借中午休盘也开始炒作利好了,无数散户以肉身之躯奋力维护着法兰西的这家跨国巨头,国家骄傲。

事已至此,宋亚已完全抛弃了患得患失,细嚼慢咽着鸡胸肉和西蓝花。

“下午会被拉起来吗?股价会出现反拉吗?”

哈莉比他紧张多了,“我们的钱够不够和那么多散户对抗啊?”

“我们的钱?”宋亚眨巴眨巴眼睛笑问。

“你的你的……OK?”哈莉翻起白眼甩了他胳膊一巴掌,“哼!”

给旁边的斯金纳听乐了,“APLUS,你真的不担心吗?”他旁敲侧击。眼下不敢泄密,但老头打算把这段亲眼见证的传奇经历写进回忆录,在自己挂点前出版,到时候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黑法老跨国突袭千亿市值巨头期间的近距离见闻’,他连章节题目都想好了。

“尽力了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宋亚拿起佐餐的葡萄酒抿了一口。

“你怎么了?”在酒店外聚餐,等待下午继续访谈的西班牙当地摄制组,摄影师发现制片人频频出去打电话,于是问道。

“没什么,股票经纪。”

巴塞罗那所在的加泰隆尼亚地区和法国接壤,相对西班牙的主体族裔,他们反倒和法国人比较亲近,制片人也投资了维旺迪的股票,不过作为一位娱乐类栏目的媒体人,他消息并不怎么灵通,到现在还不知道背后做空大亨之一就是今天的采访对象。

百分之十,多年辛苦工作的积蓄一上午就缩水不少,虽然他不是全仓维旺迪环球,但也足够肉疼了,捂着胸口坐下,应付了同事两句就坐在那埋头和股票经纪,也是多年老友发短信。

‘你觉得呢?’

‘说不好,建议继续持有,再观察观察,维旺迪环球的基本面还是健康的,不要信那些小道消息。’

‘DefJam唱片和环球音乐做了假账。’制片人对音乐行业还是很了解的。

‘那才几个钱,上午的行情已经反映过了,甚至有点反应过激,下午很可能回补。回头该查查,该打官司打官司呗……’

‘OK,我信你。’

吃完东西后一行人回到酒店,下午两点整,他们重新布置好采访区域,制片人将手机调成振动,笑着迎上刚刚现身的全球巨星APLUS和好莱坞黑珍珠哈莉贝瑞,“欢迎来到巴塞罗那,APLUS先生,贝瑞小姐。”

“很高兴见面。”

APLUS和哈莉贝瑞都精心打扮过,APLUS一身古驰正装,气度从容,很有耐心地和全体摄制组握手打招呼,他会一些简单的西班牙语对话,但绝对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精通。

“那我们现在开始?”两人在镜头前坐下,主持人坐在对面,制片人退到摄影机后的阴影中。

“可以。”宋亚调整了下坐姿,翘起二郎腿,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

“关于巴塞罗那……”

“我很喜欢这里,我爱西班牙,我喜欢这里的阳光、沙滩和食物,我去过伊维萨岛,那里简直太美了……当然,加泰隆尼亚是最棒的,罗纳尔多在这座城市踢过球对吗?我和他关系不错。”宋亚一顿猛舔。

“老虎基金有点保守哦,这不像朱利安罗伯逊的一贯风格。”

与此同时,伦敦,德银全球金融市场部,老大艾迪臣米切尔对下午维旺迪环球的股价表现很不满意。

在收购摩根创富后,德银在伦敦的证券、衍生品、外汇和大宗商品业务一直亏损,艾迪臣米切尔以从老东家带来的五十位代表米国金融资本利益的美林帮成员助德银力挽狂澜的,目前正处于大肆扩张的阶段,他本人被外界称之为‘鲨鱼’‘终结者’,手段非常嗜血。

“也许是已经丧失了胆魄吧?”手下凑趣。

“哈哈哈!”

艾迪臣米切尔大笑,有段时间,华尔街都喜欢拿投什么亏什么的朱利安罗伯逊当谈资讥笑,“好像确实有点这个意思……”

“或者是被他的合伙人拉住了缰绳?”又有手下说。

“APLUS?反了吧?如果现在是那小子在操盘,他绝对已经把子弹打空了……”

在风云变幻的期货投机市场,了解对手的性格十分重要,比如以出口导向为主的本子,他们的银行喜欢一切降低大商社汇损的操作,了解到这一点就能从中取利。

“哈哈哈!”

艾迪臣米切尔自认对朱利安罗伯逊和APLUS的了解工作已经做得足够多了,他更了解梅西尔和小布朗夫曼,这四个人哪一个他都看不上,和手下们再次大笑后,他板起脸,“那么……开始砸盘吧。”

“砸盘?”

“砸盘!”

巴塞罗那,“你还和夏奇拉有联系吗?”女主持人余光看到一位白发老头在向自己指着腕表示意简短的半小时访谈时间快到了,她赶紧追问APLUS的感情八卦。

夏奇拉在西语区早已是地位稳固的DIVA了,和APLUS的一段情更是人尽皆知。

“呃……”

身边的哈莉扭头看向自己,宋亚坐直了点,“不算经常……吧?偶尔……偶尔会通个电话,我们依然是很好的朋友。”

“夏奇拉和你现在的女友艾米亚当斯曾经关系不错,对吗?她们之间后来发生了什么?”

“呃……呃……”

讨厌,难道要我回答现在她俩好得很吗?宋亚心中吐槽。

他没看到提醒时间的斯金纳,但看到了老麦克举起手机在向自己示意,那肯定是股市的大事,经验也告诉他采访时间快到了,“我们是不是……”

这时安静的采访现场传出了不合时宜的手机震动声,竟然来自镜头方向,太不专业了,出现这种采访事故,宋亚立刻将这家电视台划进了拒绝往来户,皱起眉头责备的盯过去。

‘噗通!’

没想到刚还好好的制片人突然一头栽倒,顺便还带倒了摄影机……

“他怎么了!?需要叫救护车吗?啊?要叫救护车吗?啊!?啊!?”全场大乱,哈莉着急的大声问人。

“还真他妈不专业……”宋亚捡起制片人掉落在地的手机,看到上面的短信内容后摇头失笑,将手机随手交给斯金纳后淡然的转身离开。

斯金纳瞄了眼这条短信,立刻瞪大眼睛,心潮澎湃地看向自己这位年轻的大老板背影,真镇定啊,就像得知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用充满感慨的眼神行注目礼。

“YES!”关上门,宋亚才无比激动双手握拳,压抑地弯腰低吼,“YES!M-FXXK!”最后一拳重重打中坚硬的墙壁。

法国时间下午两点三十分,收盘前半小时,维旺迪环球暴跌十八点七五,也就是跌停,当日不再交易。

梅西尔赶走了所有人,扶着额头独自坐在长会议桌顶端,默然不语。

小布朗夫曼失魂落魄地下车,抬头看向家族古堡高高的尖塔。

“叫我上帝!叫我上帝!”

艾迪臣米切尔跳上了交易室的桌子,在全场狂欢着的所有人注视下猖狂大喊,然后一脚踢飞显示器。

“嗬……”

大卫格芬躺倒在沙滩椅上,长长舒了口气,“呵呵呵……”然后摇着头一个人笑了起来,“哈哈哈!”声音越来越大。

“我知道了。”

安德伍德在众议院大厅得到了幕僚长道格的耳语通知,点了点头便继续和同僚们交涉正在讨论的议案。

“还是……执行约定吧……虽然我们一天就完成了预期目标……还是那句话,执行好纪律很重要。”

朱利安罗伯逊在电梯里听到手机那头宋亚有些犹豫的话语,劝道:“我们晚上得聊聊,现在形势不同了……”

“也许吧……”

“晚上,晚上我们好好聊。A……黑法老先生……”

‘叮!’

电梯到达一楼的声音是如此美好,他将手机收入怀中,迈起大步,微笑着迎向门外记者们已如繁星般亮起的闪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