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芝加哥1990 > 第1396章 野猪冲撞

第1396章 野猪冲撞

作品:芝加哥1990 作者:齐可休 分类:二次元 字数:3896 更新时间:21-06-18 10:4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芝加哥1990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用点脑子!”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法国时间早九点,全新的维旺迪环球集团CEO梅西尔将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捏在一起,回身朝纠缠不休的富三代点了点自己的额头,语气非常不耐,“一百亿欧元,我能把它藏到哪!?床底下?”

周围的众星拱月的随行人员发出阵压抑的哄笑,“华尔街谣言而已,对做空方来说是很正常的小伎俩埃德加。”有位维旺迪高层老头笑劝:“这正好说明他们没招了,急了。”

照以往的脾气,这些人一跟着梅西尔讥笑自己,小布朗夫曼就会当场发作了,但现在……

他抑制住不爽在原地站定,等待落在后面,为两家公司合并全程提供服务的美林银行与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的人,梅西尔他们的话自己一个字都不信,他昨晚一夜没睡仔细回忆、思考,有点回过味来了。

当初不要现金而是百分百换股并购,虽然是自己先提出来的,但事后想想,梅西尔完全在带着维旺迪的人打配合,一些自己在场时他们的言辞很像在用心理暗示手段引诱自己来达到他们的目地,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想出现金。

而不想出现金的原因很可能就是维旺迪的财务情况远没有合并时自己看到的健康。

昨晚华尔街谣言传播的圈子是很高层也应该靠点谱的,消息来得突然但不可能完全在捕风捉影,否则巴里迪勒就不会那么在意了。

小布朗夫曼已有些后悔,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傻瓜,“你们呢?有什么要说的吗?”他板起脸质问美林和安达信的人。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布朗夫曼先生,如果你有疑虑我们会复查一下,先走吧,跟过去吧。”美林和安达信的人同时摇头,安达信的人边说着安慰的话边轻轻扶住他的胳膊肘劝:“今天是大日子,给市场信心最重要。”

小布朗夫曼往对方示意的方向看,梅西尔一行人仍在脚步不停地往巴黎交易所的大门口走去,已经将自己这拨人甩了很大一段距离。

现在搞内讧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他拎得清利害和主次关系,只能快步跟过去,和梅西尔并排出现在记者们的镜头前,挤出信心十足的微笑。

“这贵公子好像今天还特意用了点粉底……”

他本就风度极佳,由于脸部被堂兄那拳打得稍微有点淤青,他今天让妹妹上了层遮瑕,更上镜更富有魅力了,ACN台的现场记者从取景框里看到他后颇有点为之心折,“其他的,看不出来什么,所有人都很镇定。”

“我知道了,继续观察。”

电话另一头的宋则成合上手机,由于维旺迪环球复市相关新闻最早要等到法国当地电视台十点钟的整点新闻才可能看到,他和宋亚让ACN台长派了精干记者去了巴黎交易所,现场监视。

“辛苦了。”

他拍了拍坐着轮椅和消音器一起把门的高地公园安保主管,然后走出房间,对呆在楼下房间的几位格子衫技术宅点头。

这里离交易所不远,他包下了一栋小楼,提供给由比尔黄领导的老虎基金操盘手小组,居住工作都在这里,比尔黄他们从米国开始就被宋亚的保镖完全隔绝和外界的联系,没收手机,飞东京、飞巴黎,老黑们全程人肉监控。

现场的大长桌就是比尔黄他们的工位,摆着电脑和所有操盘需要用到的东西,甚至有自己的小交换机柜,外面还有个从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借调来的网络保障小组。

在机柜旁的技术宅的头头得到宋则成命令,立刻按下连着交换机的笔记本电脑回车键。

操盘小组的所有网络和座机很快接通,宋则成回去帮他们一一输入动用交易账号需要的密码,然后领着保镖们默默在立刻投入紧张工作的他们身后巡梭。

“老板。”比尔黄接通曼哈顿的朱利安罗伯逊,“他们告诉我昨晚情况有变化……”

“是的,但很可能是多头故意放出的陷阱,诱惑我们冲得更猛……”

朱利安罗伯逊目光盯着外面的老虎基金交易室回答:“我和APLUS聊过,一致认为还是按照先前的计划,总之今天好好干比尔!”

“是!老板。”比尔黄大声答应,目光再没有离开过电脑荧幕上的软件交易界面。

巴塞罗那,宋亚和老麦克、哈莉以及ACN台长斯金纳仍在餐桌前对付早餐,四人都没谈兴,房间里只有刀叉和餐盘碰撞的声音。

“你以后会让那位富三代知道,这是他上次当众羞辱你的代价吗?”

华盛顿,克莱尔问他的丈夫,联邦众议员安德伍德。

“我们还没有赢。”安德伍德摇头,“而且我才不会那么幼稚,那位富三代输不光,顶多身家跟着维旺迪环球缩水罢了。”

“真遗憾。”克莱尔冷冰冰的说:“你们准备了那么久。”

“布朗夫曼家族好歹是全球顶级豪门克莱尔。”安德伍德笑了,“听APLUS说,一些华尔街猎食者做空前的准备期动辄三年以上……我们这次不算久了。”

克莱尔说:“现在我们只有等APLUS那边的消息了。”

“是的,全看他了。”

安德伍德摸向手上的戒指。

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杰克华纳庄园,大卫格芬独自坐在游泳池边,戴着耳机听收音机,不时拿起酒杯抿一口。

盘前交易阶段前,哈莉早已熟练地打开YAHOO证券页面,不停刷新。

酒店网有点慢,宋亚死死盯着屏幕,等待维旺迪环球的数据加载。

一切就在今天了,他的紧张心情达到了最高峰,甚至感觉能听到血流向大脑的声音。

突然,他瞳孔猛缩,红色,他看到了红色,紧锁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

“没有意外!没有发生意外!卖盘远远多于买盘,有资金大量出逃的迹象!”

比尔黄那边更快一些,他对着交易图标兴奋的大喊,“开始!我们开始!”

人均抱着两个座机话筒的操盘小组开始不停敲击键盘,进行抛售、做空,并全程和曼哈顿老家保持沟通。

八十九欧,八十八刀欧,八十七欧……

维旺迪环球集团首次正式亮相股价就一路往下。

“别这样小埃德加,公司经营者的注意力不能完全放在资本市场,否则我们每天的工作只剩看盘了。”梅西尔对梗着脖子看盘的富三代说道。

不过这次周围没有再出现哄笑声。

“我不想输,也许你体会不到我的求胜欲望。”

小布朗夫曼扭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但很快他没有空闲再多说什么,因为人群之中的堂兄又在蠢蠢欲动,有大闹一番的迹象,他只得出门跟手下交待,让他们看紧点自家亲戚。

“微笑,保持微笑。”

梅西尔一行人很快跟出来,“我们去交易大厅吧,敲钟仪式快开始了。”

临走前他最后回头看了眼,维旺迪环球股价已经跌破八十五欧了,仍在笔直下探。

“八十三欧元!”

九点半整,巴黎交易所准时开市,哈莉大声喊出维旺迪环球的复盘价。

“你不用像播音员那样一直报……吵得我头疼。”

盘前就跌了近七个点,这代表被多方清场的危险暂时没有了,宋亚早已‘活’过来,他又有闲心吐槽了。

‘铛铛铛……’

十点整,维旺迪环球在八十一欧,十个点的十五分钟暂停交易线附近出现大量换手,这才第一次出现梅西尔和富三代等人为巴黎交易所开市敲钟的新闻画面。

“巴里,昨晚的那个传闻很可能是真的,对吗?”

加拿大蒙特利尔,老布朗夫曼看着电视画面中鼓掌强颜欢笑的儿子,又开始心疼他了,哪怕他之前在法国投喂过自己安眠药,他拨通巴里迪勒的电话,“否则维旺迪环球不会跌的这么不正常。”

“嗯,好像有其他做空资金在,有大鳄在趁朱利安罗伯逊……或许加上APLUS的猛冲猛打加入了做空套利。”巴里迪勒回答。

“或者是他们隐藏得更深的盟友?”老布朗夫曼问。

“不知道了……但我没听说。”

巴里迪勒苦笑:“这方面我的嗅觉一向不灵敏,否则就不会惨败给雷石东两次了。”

“你知道吗?早年我一度以为APLUS是芝加哥政坛的白手套,或者干脆是被小戴利、安德伍德、彼得他们捏住把柄的纯提款机,他花在当地政客身上的钱太多了。”

维亚康姆,赢过巴里迪勒两次的雷石东也在关注法国的这场多空之战,如果眼下这一面倒的情况能称之为战争的话……

“后来呢?”亲信问。

“那小子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雷石东回答,顿了顿又咒骂起来,“真该死!泰坦尼克号那块蛋糕本来该我们和福克斯影业分而不是他!”这些年雷石东仍会不时为那件事懊悔不已。

“那只愤怒的公牛啊……”

华盛顿,正全情投入大选顺便治国的副统领戈尔也抽空关注了下,他问手下,“有人又在利用APLUS冲动记仇的性格对吗?”

“好像是,高盛、所罗门美邦、雷曼兄弟……德银美林帮的老大艾迪臣米切尔应该也有份。德银对环球和维旺迪都非常了解……”

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治理者自然拥有更充沛、准确的消息来源,手下回答:“不过按他们一贯的贪婪,到嘴的肉不可能愿意与别人分享,按理说他们应该会先将老虎基金和APLUS清出场的……”

“呵呵。”

戈尔笑了,“可能他们也有点怵APLUS发起疯来如野猪般横冲直撞的性格吧,他能调集到的资金不少?”

“是的,他的服装公司已经处于随时可以完成出售交易的阶段,还有酒生意?最近YAHOO等公司又在反弹,公开市场抛售的话不缺人接手……北方信托等芝加哥财团系说不定也会提供支持。加上南岸银行和那些乱七八糟的盲目崇拜者……再说他是你的坚定支持者副统领先生。”

“嘘!”戈尔打断手下。

‘维旺迪环球以全新姿态亮相首日即遭遇如滑铁卢式的失败,刚刚,法国当地时间上午十一点,维旺迪环球在两个半小时内跌幅高达百分之十,被巴黎交易所强制暂停交易十五分钟……’

听着新闻播报的画外音,小布朗夫曼胸口仿佛被野猪撞过,他解开西装扣子和领带,呼吸急促,双眼中布满血丝,“让他站好。”他命令保镖。

保镖们将他的堂兄萨姆架起来,“啊!”小布朗夫曼一记勾拳,狠狠命中对方小腹,堂兄痛苦的又弯下腰,“扶稳。”他继续下令,继续痛殴,将所有沮丧和愤怒全部倾泻。

“你在干什么小埃德加!?”梅西尔推门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立刻关上门阻止随员们进入,“我忍你很久了,你这个荒腔走板的公子哥,诈骗犯……那份做空报告的责任你必须负,我们维旺迪会彻查到底!”

“解释一下你那一百亿啊!”小布朗夫曼向对方大吼。

“别像个输不起的赌徒,想反咬一口?呵呵……”

梅西尔指指他冷笑,这时口袋的手机响了,他看清来电号码立刻转身出门接听,语调也瞬间变得温柔起来,“总理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