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二次元 > 芝加哥1990 > 第1395章 毫厘之间有金山

第1395章 毫厘之间有金山

作品:芝加哥1990 作者:齐可休 分类:二次元 字数:4147 更新时间:21-06-17 16:2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芝加哥1990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法国的玩法是个股单日涨幅超过前日收盘价的百分之二十一点二五,跌幅百分之十八点七五即自动停止交易,波动超过前日收盘价的百分之十,会被暂停交易十五分钟。”

六月十九日,宋亚一行人抵达巴黎同一时区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当然名义上是跑刀锋战士2的宣传,刚住进酒店,他和老虎基金老板朱利安罗伯逊做大战前夜的最后通话。

“在维旺迪环球复市后的第一个阶段,最需要担心的是有其他巨鳄们会有先将我们洗出场的想法,当然那可能性不大,维旺迪加西格拉姆环球,复市后会以八十九欧每股开盘,那么市值正好也是八百九十亿欧元……急拉那么大体量的公司风险太大。全球股灾的大环境下,维旺迪公司本身已经从四月份高点陆续跌了不少,正处于下降通道,做多一方压力更大。无论是维旺迪还是布朗夫曼家族都不太可能上来就亲自下场,他们最可能的出手时机大概会是在维旺迪环球股价暴跌到某个节点,下决心护盘……那也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刻。”

朱利安罗伯逊在老虎基金位于华尔街的办公室里抱着手机走来走去,手下交易员们已经在外面的交易室全体就位了。

“最近美股带动全球股市正在复苏……”电话那头的宋亚语调平静,但朱利安罗伯逊还是能隐约感受到一丝信心不足。

“嗯,这确实是一个对我们不太有利的地方,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朱利安罗伯逊故意刺激对方,他觉得年纪轻轻就坐拥数十亿身家的黑法老应该会受不了。

“不可能了……总之保持联系,一切按我们之前约定的。”电话那头情绪毫无波动,宋亚随后强调:“纪律……执行好纪律很重要。”

“放心好了,我这边不可能出任何差错。”

按照事先的约定,老虎基金和宋亚按DefJam唱片的泡沫比例再结合环球音乐旗下其他分公司的估计值,维旺迪系基本面的估计值,用一个很复杂的算法模型定好了获利离场的股价:七十三欧,大约正好是一个维旺迪环球的单日跌停,也就是百分之十八点五的跌幅。

不是说之后就不再做空了,而是到时候会在降低杠杆保住本金的前提下运作,这样安全一些。

具体的杠杆倍数、期权对冲、融券组合等技术细节都会由更专业的本方这边负责,各种预案也早已约定好,朱利安罗伯逊挂掉电话后直接关手机,打开后盖,然后将电池后面第一次使用的SIM卡取出来,随手掰成对折,丢进垃圾桶。

在巴塞罗那的宋亚也如此办理,离法国越来越近了,维旺迪是被巴黎交易所纳入蓝筹股指数的顶级公司,怎么小心都不为过,“查理,需要先休息一晚吗?”

宋亚刚才是当着ACN台长查理斯金纳面和朱利安罗伯逊聊的,这位白发老头也是第一位计划外了解本次行动的人,旗下这个媒体阵地太过重要,他又和布朗夫曼家族同为犹太裔,在关键时刻不放在眼皮子底下近距离控制不放心。

“不用……”

之前ACN台奉命唱衰环球系,斯金纳执行得很好,但他只当是大老板趁机报复因为环球弄出的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案等造成利特曼传媒系数亿损失,还真没想到果如传言中的,大老板确实已早早和老虎基金联手,配合搞出了做空报告等一系列事件。

从刚才听到的只言片语,还无法领悟大老板把自己骗到西班牙来的真实用意就白干那么多年媒体人了,斯金纳挺直身板笑道:“我还不算太老。”

“嗯。”

此时斯金纳眼中的大老板看上去颇为疲惫,眉宇总是微微皱着,双手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机,轻轻答应了一声后说道:“你的手机可能需要交给麦克保管,台里有事情找的话……他或者我的其他保镖会转告你的。可以吗?”

“当然,当然……”

斯金纳乖乖取出手机交给对方的保镖。

“请坐……”宋亚朝沙发示意,“你的客房就在隔壁。”

“好的。”

大老板没再搭理自己,斯金纳便坐下默默观察环境,这间总统套房里除了大老板本人就只有他的保镖们偶尔出入,穿着睡衣的女星哈莉贝瑞不时视若无睹的从卧室出来晃荡两圈,和他聊几句很家常的闲话。

电视机在播放着法国Canal+财经台,窗外偶尔能飘进来一些歌迷影迷‘APLUS!APLUS!’和其他用西班牙语的呼喊声。

“你再不出去酒店其他客人又会抗议的。”哈莉贝瑞说道。

“唔。”

宋亚被她推着走向阳台,然后独自出去亮相。

外面的欢呼声更大了,斯金纳只能看到他的高大背影,他正在向下面挥手,‘哦嘞!哦嘞!哦嘞!’欢呼声很快演变成了粉丝们集体唱他的那首生命之杯。

背影高举的单臂随着跨部一齐大幅度扭动了起来,很敬业地陪着粉丝们玩了会儿,然后又送飞吻并要求他们安静下来,很快就将人群抚慰妥当。

才二十五、六岁啊!明天就要和全球资本以一家近千亿市值的跨国公司为战场,玩心惊肉跳的期货游戏,斯金纳看着这一幕,确实打心底里佩服大老板这种超出年龄的成熟和定力。

“真是的,除了北米,无论到哪当地媒体都会要求我现场表演生命之杯,哪怕在谈话节目里哼上几句。”

大老板明显很享受和粉丝的互动,回到房间时心情肉眼可见的好了一些,和躲在阳台后不公开露面的哈莉拥吻,然后用有些虚伪而得意的腔调摇头苦笑。

这首歌对他在全球的助益太大了,斯金纳知道无论是他的个人知名度、可口可乐代言或者唱片销量,甚至那个大都会发行公司的那个小全球发行网络很大程度都依靠这首歌在九八年夏天掀起,一直持续至今的热度。

“我听说MJ快发新专了,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被变相软禁的斯金纳找话聊。

“嗯,我也听说了,MJ最近好像不太好过。”

好不容易从九二、九三年开始,一直笼罩在周围的系列案件摆脱,MJ去年又陷入了破产疑云,他和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的蜜月期似乎也过去了,他今年数度公开抱怨索尼哥伦比亚给他的资源不够导致新专难产,他和那个闪婚的白人护士也已离婚,他拿到了一对儿女的抚养权……

总之和以前恶意满满不同,英米小报现在一提起他就有种幸灾乐祸的劲头,挖空心思挑他的各种窘迫处报导。

“他真的会破产吗?”提起这个话题,宋亚就想起了自己在索尼ATV的唱片版权,问道。

“不知道。”斯金纳耸肩。

“那看来是假的,无论什么,你们这些顶级新闻人总是第一个知道的。”宋亚打趣他。

“没那么夸张。”斯金纳摇头笑答。

两人之前中间隔着斯隆女士,互动很少,聊起来不免有些充满生分的尴尬感,明天就要见真章了,压力大,心事重重,宋亚很快又默然不语了。

斯金纳感觉自己需要趁这个机会表表忠心,毕竟身处要害职务,犹太背景又在大老板和布朗夫曼家族的争斗中被防备了,这对自己的事业是个不好的信号。

他本身和布朗夫曼家族没什么交集,只在老布朗夫曼担任全球犹太裔大会主席期间采访过对方几次,很多年前的事了。小布朗夫曼借了德银的钱,之后老布朗夫曼代表族裔和瑞银和解,知道一些内幕的他对那个家族就更没有感情了。

“不提影响力,单纯掌握住媒体确实会消息灵通一些,这对其他投资有好处,我们族群有句谚语‘毫厘之间有金山’,得到消息的时间本身就意味着生意机会,特别在瞬息万变的证券市场。”

他主动说:“或者干脆制造消息,运用媒体操纵市场信心往自己期望的方向前进,比如狩罗斯当年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大肆利用媒体以墨西哥金融危机救援失败举例造势,向现任大统领施压,令米国政府和世界银行等金融机构没第一时间向泰国等国家伸出援手……还有那些玩高频交易的投机者,下大本钱升级网络速度的目地就是比别人快上千分之一秒的优势。”

“是的,这次ACN台干得不错。”

宋亚听出来这老头在邀功,随口勉励一句,算认可了ACN台近期的表现,自己也是第一次利用媒体为证券投机行为张目,“我是不是还做得不够?或者说不够成熟?”正好请教。

“我没有资格置喙。”

斯金纳回答:“你知道的APLUS先生,我是个比较传统的媒体人,一辈子都在埋头做新闻。”

“嗯。”

斯金纳和麦卡沃伊这对黄金搭档算很有底线的媒体人了,“放心,我会保守我之前对你们的承诺,让你们做你们自己愿意做的新闻。”宋亚冲他眨了下眼睛,“当然,在其他无伤大雅的地方,比如这次,我也需要你们百分百的支持,在媒体,特别是全球媒体领域,我们和维旺迪环球差距太大了。”

“是的……维旺迪CEO梅西尔在完成对西格拉姆环球的并购后,被法国人视作英雄,经营之神,在全球范围,他管理的维旺迪环球在多年飞速扩张后,光传媒领域就能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艾斯纳的迪士尼ABC、雷石东的维亚康姆、史蒂夫凯斯的AOL时代华纳以及韦尔奇的通用电气NBC并肩而立。”

斯金纳觉得自己有责任提醒大老板一些话,哪怕忠言逆耳,“我们还是太弱小,近期在米国舆论上获得的一些优势,只是因为梅西尔还没来得及将米法两国的媒体资源整合好,米国电视网又被小布朗夫曼早早卖给了巴里迪勒还没完成回购,中间隔了一层导致这次反应不够快……”

“是的。”

单纯就利特曼传媒的实力来说,连巴里迪勒的米国电视网都打不过,宋亚很清楚这一点,“幸好市场对老虎基金那份做空报告的反应算热烈。”

“也许还不够。”斯金纳说。

“这世界上总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对么?”宋亚知道还不够,但自己和复仇者联盟的能力最多就到这了,心口的大石不由又提了起来。

他看向电视荧幕,再度沉默。

“有点晚了,我该去休息了。”斯金纳能感觉到大老板的心情变化,知机告辞。

“晚安。”

宋亚维持着姿势,听到关门的声音后喃喃自语:“毫厘之间有金山……”随机轻笑了一下,“比如不同宗教背景对放贷的不同理解对吗?”

“APLUS,有一个新传言……”这时换上新SIM卡新号码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还是来自朱利安罗伯逊。

“我们约好谨慎联系的。”办当地电话卡不要钱吗真是的,宋亚不悦的就对方违反约定提前联系抱怨。

“APLUS已经抵达了巴塞罗那。”

“闭嘴!”

同一时间的古堡中,小布朗夫曼对压力的感受更加强烈,他看着电视机里和粉丝互动的宋亚,喝止多嘴的妹妹,“明天你们都给我表现正常点儿!别丢家族的脸!”

“噢。”俩妹妹漫不经心的答应。

这时响起了电话铃声,遭受兄妹仨冷暴力,远远独自坐在长餐桌另一端的堂兄随手接听,“找你的。”将话筒从无数古董烛台的上方丢过来。

“你好……”小布朗夫曼接住,瞪了他一眼。

“巴里迪勒。”是自己‘前恩师’巴里迪勒打来的,“小埃德加,我听到了一些传言……呃……”

“又有什么糟糕的消息?说就是了。”他听出了对方的沮丧和迟疑,“我早习惯了。”

“有华尔街朋友告诉我,维旺迪为了并购环球很可能进行过财务造假,他们至少隐瞒了一百亿欧元以上的债务……”巴里迪勒说。

小布朗夫曼瞬间石化,话筒从手上无声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