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2236御姐游戏师vs中二阔少(4)

2236御姐游戏师vs中二阔少(4)

作品:快穿:女配又跪了 作者:本宫无耻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253 更新时间:22-01-26 00:0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快穿:女配又跪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两人是在沙滩上降落的,池芫踩了一脚旁边的椰子树的枝丫,缓冲了下,才带着死死地抱着她的沈昭慕一起落在沙滩上。

滚烫的沙子烫得沈昭慕嗷嗷叫。

“你怎么让我垫背!”

这女人,快落下来时,果断地让他来当垫背的!

池芫冷嗖嗖地回了一句,“难不成你让我垫?”

想了下女人丰满之处,沈昭慕脸上闪过可疑的红晕,那是不能让她垫底。

咳。

他眼神闪躲着看向别处,转移注意力,但等他看清四周环境时,整个人傻掉了。

“我靠,这是——荒岛?”

他挠了挠头,一副卡壳了的模样,表情很是迷茫纠结。

一个人絮絮叨叨道,“不对啊,怎么会有个荒岛在这呢……”

池芫淡定地从包里拿出墨镜戴上,然后在椰子树底下,用丝巾垫在石头上,坐下。

她开始擦拭枪管,一副冷艳淡定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落入四下无人的荒岛而露出恐慌迷茫之色。

荒岛——原剧情没有多提,但是为数不多的笔墨也足够震撼了。就是在这,原身丧失了意识,沦为了游戏里只会攻击玩家的npc。

系统:那你还不慌?

池芫继续擦拭枪管:慌啥,淡定。

就她这个强大的自主意识,还能被游戏给困住?

她不把npc都唤醒捣乱就不错了。

“你都不害怕的吗?”

沈昭慕这边急躁得不行,他一回头,嘿,好家伙,代号“cy”的这女人悠哉悠哉地坐下来弄她不知道从哪找出来的轻便的小手枪了。

他看她这么淡定,不禁纳闷,走过来,双手扶着膝盖,好奇地问她。

这荒岛不在他的地盘上,未知也代表着危险,他反正是烦躁得不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是看一起掉落荒岛的女人这么冷静,他又稍微沉静了点。

好吧,至少拉了个一起死的,不亏。

“你怕了?”

谁知,她不答反问了一句。

沈昭慕一噎,脸又一度涨红了起来。

“谁,谁说小爷怕了?”

他就像是地面烫脚似的,原地踱步,靠拔高的音量来彰显他的胆量。

“小爷称霸T区,只用了七天,七天好吗!”

池芫嫌弃地看着他,嗯,是啊,却逗留了七个月不止。

还称霸呢,外头的人都当你是个笑话了。

“那不就得了。”

低头,池芫开始检查她包里的物资,这荒岛危险重重,得准备齐全的食物、药物,要不然,用不着失去意识,在游戏里反复经历去世,也够呛的了。

“吃。”

她拿出压缩饼干,递给沈昭慕,自己嘴里叼了一块,小口小口快速地开始进食,补充体力才好继续前行闯关。

沈昭慕嫌弃地瞥了眼他平时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压缩饼干,摇头,“要吃你吃,这玩意儿硬得像石头,小爷才不要吃。”

池芫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大少爷到了游戏里也难改少爷脾气啊,不过不吃拉倒,会有他被磨难教做人和打脸的时候。

“喂,你给我喷了什么玩意儿!”

她又拿出防虫喷雾,朝着沈昭慕像是杀虫剂似的,喷了个完整。

看着他上蹿下跳像只刺猬似的,不禁扯了扯红唇。

撩人的声线轻笑了声,“安静点,真聒噪。”

沈昭慕:她是怎么做到,又拽又撩又面目可憎的?

他咬着腮帮子,气鼓鼓的样子像极了河豚。

“走。”

池芫吃饱了,又做好防虫工作,便将包重新背起,起身往岛上走,并且对身后的少爷喊了一声,示意他赶紧跟上。

“你说走就走?”

沈家小少爷傲娇地哼了声,池芫便不再说话了,头也没回继续往前,不走?随他的便。

对付这种少爷,就该顺毛时顺,不该时便反着来刺激他。

果不其然,她不再说什么后,沈昭慕自觉没趣,反而跟上来了。

他追上后,还不忘找补地解释一句,“小爷不是要跟着你,而是这荒岛看着就危险,你一个女孩子长得又惹眼,很不安全,我男子汉大丈夫,勉为其难地就保护你一下。”

池芫红唇勾了勾,微微侧过头,朝他似笑非笑地眨了眨眼。

“是么?”

然后一秒收了笑,恢复冷艳的模样,“废话真多。”

沈昭慕张了张嘴,气急败坏地指着她,“你,你这女人好善变!”

一会一个样,比说变就变的天气还难揣测。

“前面有人。”

对于他的气闷,池芫没有搭理,她只是微微眯起了眼角,右手不动声色地去摸藏在腰后的枪,低声提醒着沈昭慕。

沈昭慕闻言,立即看向前方,果然看到结伴而行的一男一女,男人扛着枪,女人什么也没拿,看着娇小伊人很是和气的样子,朝他们直直走来。

他也敛了神色,默默将手放到裤子口袋里——

里面是手雷,只要对方有敌意,他随时能丢一个过去。

不过,还是不了吧,他默默将手拿开,去摸别在腰间的枪。

“喂,两位,你们也迷路了吗?”

男人扛着枪,一身小麦色的皮肤,他朝两人笑了下,随即目光审视地扫向他们的腰间和裤子,最后,视线落在池芫背着的大包上。

“你们怎么来到这破岛上的?”

他的眼神看着就具有攻击性,不像是善茬,但因为刚见面,大概是想摸清底细,所以才会保持着礼貌和气。

沈昭慕刚要说话,池芫就淡淡道,“忘了。”

“……”

他张开的嘴又闭上,然后大概是觉得她这鬼扯的理由他都不信,便又张嘴,不客气地道,“关你什么事?你们是谁,从哪来的,来做什么的?”

一副“这岛虽然我第一次来,但我觉得我是这里的主人”的理不直气也壮的架势。

男人脸色一青,正要说什么,他身侧娇小玲珑的女人便温温柔柔地道,“你们别误会,阿城没有恶意,我们来了有好几天了,碰到了几波怪物,还有原始人……很吓人的,他只是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可以信任和结盟的朋友……”

她语气和善,说话又温柔,这叫沈昭慕没法说什么,毕竟对方是个女生,他不和女的计较。

不过,他下意识看向了他身边的这美艳又凶悍的女人。

池芫唇角噙着笑,一双媚眼微微弯了弯。

看着并不冷淡,客气疏离道,“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既然都是落难的,结个伴吧。”

嗯?

她在搞什么,她可不像是这么友善的人!

有猫腻,沈昭慕眯了眯眼,心想,等他揭穿这女人的真面目,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