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982机器人男友vs怪咖收藏家(24)

1982机器人男友vs怪咖收藏家(24)

作品:快穿:女配又跪了 作者:本宫无耻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91 更新时间:21-09-15 10: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快穿:女配又跪了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男人的话,叫沈昭慕更加确定了,他是一件不再被需要的失败品。

“主人,我不想回去了。”

他切断联络后,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对着空气,轻轻地说着。

他不想像一件要被销毁的机器,被主人放到实验台上解剖,重组。

也不想换芯片了。

如果更换芯片,他就会忘记这里的一切。

忘记和池芫的所有。

更何况,他还能回去吗?

那里是他的产地,却不是他的家。

池芫发现沈昭慕时,他倒在地上,电流包裹着,身体在抽搐,他的眼睛,仿佛在哭。

但机器人是没有眼泪的,正是因为这样,她看到这样一双悲伤的晦暗的眼睛,心里一揪。

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伸手,却触到了电,疼得往地上一坐。

沈昭慕还残存着意识,见状,立时坐起来,离她远些。

“你别靠近我……我,我故障了。”

是的,他的精神世界崩塌了一大半,这使得他无法正常运转,便发生了故障。

他躺在地上,感觉四肢在僵化,就像是,普通的机器人那样,要失去意识,成为笨重地完全靠程序行动的机器了。

池芫见他抱着自己,缩在床角的可怜样,不禁咬着下唇。

“你能自我修复吗?不能的话,我该怎么帮你?”

说着,她又往前靠近些。

沈昭慕却摇着头,“别靠近我,别靠近我。”

怕他崩溃之下真的报废了,池芫忙双手往下轻轻做了个压的手势,示意他别紧张。

“好,我不靠近,我不靠近你。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池芫的温柔与关心,叫沈昭慕集中了点精神,看向她。

像个被抛弃的孩子似的,他直勾勾地望着她。

“池芫,我骗了你。”

“……”

池芫想打他,要不是怕触电,她就上手了——

老娘知道!

你别给我上演苦情戏了,我怕你演一半报废了。

她咬着牙槽,“没关系,原谅你。你先把自己恢复正常了,有什么,坐下来好好说,慢慢说,好么?”

像哄孩子似的,池芫耐着性子,如是道。

沈昭慕不解地看着她,“可是,你不知道我骗了你什么……”

又怎么能轻易地谈及原谅呢。

“不管是什么,我都原谅你,你留在我身边当牛做马,一辈子来补偿还债不就好了?”

池芫用轻松的口吻安抚着他的半夜网抑云情绪。

“是……这样……么?”

沈昭慕试图掌控自己的各项控制器,最后,他缓缓伸展了四肢,意识也清醒不少,依旧不能明白,但却听懂了池芫的意思。

只要他留在她这干活还债,那么,她就会原谅他所有的过错。

“是的是的,你个机器人能不能别这么脆弱!你要是出事了,我抱都抱不动你的。”

沈昭慕听着池芫气鼓鼓的唠叨,忽然就瘪了瘪嘴角。

然后等电流恢复正常了,才伸手,“我可不可以,先抱抱你。”

他还没从主人放弃他的事实中走出来,主人以为他不懂他那句“废”开头的意思,其实他在人类世界待了这两三个月,已经懂得很多了。

废物,废品。

总之,他是不再被主人需要的机器人了。

可是,池芫还要他。

哪怕他说,他骗了她。

池芫无语地往前一扑,直接让他抱了个满怀。

“行吧,借你抱,抱个够。”

“我很难过。”

“那稀奇了,机器人也会难过。”

“创造我的人,他不要我了。”

“……”

“你为什么沉默了?”

池芫咬着牙,“你为了个男人在这要死要活?不是为我?”

沈昭慕无辜,“你怎么知道他是男的?”

“……”

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该糊涂的时候你又大聪明了?

“不然呢,是女的我就不想理你了。”

“为什么?”

“我吃醋。男的也吃醋。”

池芫理直气壮地从他怀里退开些,手搂着他的脖子,眼睛亮晶晶的,带着两簇火。

“我可不当备胎啊,你不能因为你的渣男主人不要你了,才想起我的好。”

沈昭慕花了三秒钟来理解池芫这句话里的意思,然后他拼命摇头。

“不是的,我没有。”

池芫便拽着他的脸往两侧拉了拉,然后笑了声,在他脸颊上亲了口,见他呆滞了下,又在他鼻尖上亲了下。

最后,唇与他的唇,近到只要她想,就能亲到。

但她却停下来了。

沈昭慕眨了下眼睛,芯片热到他的仿真皮肤也开始发热了。

他一眨眼,睫毛就刮到了池芫的眼皮子,有些痒。

她下意识闭了闭眼。

而下一瞬,就被一个有些凉的吻,突袭到了。

睁开眼时,便见沈昭慕近乎虔诚,小心翼翼地亲着自己。

她一开始还愣神,到后面就有写招架不住地喘着气,推开他。

“等会,你——”

——叮,目标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65,宿主,这边随时准备拉灯了,要不你趁热?

池芫:咳,你说得好像我很饥渴?

系统:我没有,一定是他渴,不信你问问。

得,系统求生欲过高,也不是什么好事,少了很多乐子。

池芫整个人都坐在沈昭慕怀里了。

就在她有些把持不住时,她忽然一个激灵。

喘着气,平复了下心跳,问眼前漂亮的机器人,“你,那什么,需要特意打开什么模式吗?”

“……”

沈昭慕不理解地望着她,只知道芯片的温度过高,急需降温。

但眼前的池芫,就像是电源一样深深地吸引着他,他身上每一个零件都在不由自主地想亲近她,更亲近她一些。

“就是,成人,双人,运动。”

池芫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说着,脸憋红了。

呜呜呜她这么温婉仙女的嘴,怎么能说这么不符人设的话呢。

这下,沈昭慕理解了点。

“你说性——那你要吗?”

“轰——”

池芫觉得大脑一瞬宕机,自己才是个机器人。

僵着身体,她咳嗽了声,“那,试试你这方面的超能力?”

“芫芫,我先下一会线……”

池芫的话音和沈昭慕的几乎同时落下,她都没听见沈昭慕说的什么,就见他一瞬闭上眼,陷入昏迷状态。

靠,又来?

这个时候你跟我玩关机?是不是有点毛病?

系统:气死我了,看来好感度又得卡在这了。

哎,照这种发展,今晚的灯是不用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