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居然是富二代 > 748 虎嗅蔷薇

748 虎嗅蔷薇

作品:我居然是富二代 作者: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917 更新时间:19-11-08 23:12

周小昆手里另外两张底牌是什么?

郑有龙不知道。

豹爷是这一层楼的镇场子的老大不错,但年纪还是稍微大了一些,这些年天堂酒吧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他豹爷的名头也是水涨船高,这就导致了他疏忽了自己的功夫,这被年轻的拳王抢攻了几下之后,他现在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不是这小黑瘦猴子的对手?!

“不好!”

他心中惨叫一声,然后腹部一痛,刚才他手脚慢一些,直接被这拳王掏到了肚子上,他吃痛下意识的就蜷缩了身子。

但他突然意识到不妥,想要往后倒去的时候脖子被拳王给双手勾住,然后对面狠狠的一个提膝。

砰的一声,豹爷的头重重的被撞的往后仰过去,整个人倒着摔了两三米。

豹爷还想挣扎着起来,不过手脚抽动了几下后,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豹……豹……豹爷被打死了?”

人群中不知道谁先开始喊,一股绝望的情绪在这里面弥漫。

“这小拳王不错,真不错,周老弟,你感觉如何?”

郑有龙看这小酒家的拳王眼中有点自豪。

“郑总找的人,自然是好的。”

郑有龙吃惊,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小昆,嘿嘿的喝了一口酒,眼睛往周小昆身后的秦刀位置撇去,似乎是在拿秦刀跟这拳王做比较。

“这小子心机有点深沉啊,c市几乎没有一个知道这拳王是我的安排到小酒那边去的,但没想到他今天就看了一眼,就能猜出这拳王是我的人!”

郑有龙对周小昆戒备深了一些。

“都他妈给我停手,在不停手,我让他拧断豹爷的脖子!”

任天往地上砸了一个酒瓶,冲那些还在动手的保安吼。

拳王这会蹲在豹爷身边,用膝盖顶着昏死过去的豹爷喉咙上,只要是稍微一用力,这豹爷估计就立马蹬腿。

看见那些保安慢慢的停手,任天这才笑了,“这才对嘛,乱什么乱,本来刚才我就想收这离得近的人的钱,现在呢,我改变主意了,你们就算是没看到乐乐然,也看到我这演的戏了,每个人,要想走的话,拿五千出来!”

“哗!”

任天这行为可比刚才要嚣张多了,这是抢劫全天堂酒吧吗?

“任天,你疯了吗,你以为你是谁?这里可是天堂酒吧,贺小爷要是知道你在这乱来,活剥了你的皮!”

“一万!”

“嘶……”

众人倒吸凉气。

但还有一部分人感觉这不切实际。

“去你吗的一万,老子来这天堂消费我还不信你能装逼装到我头上!”

人群中有个带着金链子的胖子挤出来,“任天,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敢拦老子吗?”

“草,猪头威,你装什么比,今天任哥在办事,你滚回去。”

这猪头威平常也是富二代圈子里面的,是贺河的铁舔狗,今天第一个不服任天。

“办你麻痹,我看你今天拿老子怎么样,这里是天堂,我再说一次,这里是天堂!”

任天冲着猪头威走去,猪头威丝毫不惧,下巴扬起。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天堂,但这天堂,今天怕是要成地狱!”

“我呸,就凭你?”

“哈,当然不是就凭我!而是凭天大的人物!”

说完这话,啪的一声,任天已经给了猪头威一巴掌。

“你他吗敢打我!”

“给他绑了,脱光了!”

任天脸上一阵潮红,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当时受到的屈辱。

当猪头威杀猪一样的惨叫声时候,这些人终于意识到,今天晚上,谁也逃不脱了。

“这,这是一万块钱,我可以离开吗?”

终于,有人开始崩溃了,想要给钱离开。

“这火似乎是还不够啊。”

郑有龙喃喃自语,刚好看见周小昆这会把手中的第二张牌写上字,吹了下,扔出。

郑有龙眼睛一缩,那牌上他看见几个字。

“华佗弃世!”

开始,郑有龙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但接下来人群中爆发的吵闹让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我靠,搞什么,这太臭了了吧。”

“快看看,是不是拉裤子里了,我靠,还真是!”

虽然人群中大部分还处在焦虑当中,但看到有人居然拉裤子里面后,还是不少人有了看热闹的心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我不是给你钱了吗!”

那人的腌臜之物顺着裤腿往下流,焦黄的液体已经黏糊糊的从地板上被他踩出一个个的脚印。

围观的人都捂着鼻子往后退,嫌弃的看着那人。

那人真的崩溃了,一直重复问任天为什么。

“你他妈别过来,我,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啥啊,我又不是神!”

任天也无语了,“你是不是吓的,都他妈让你走了,赶紧滚啊!”

这时候架着猪头威的人嚷嚷,“任少,猪头,快来看猪头,他是不是不行了?”

任少感觉事情有点失控,猪头威要是不行了,他还真有点难办。

他过去看到猪头威风趴在地上,光溜溜的身子上发出有点乌青的颜色,还在颤抖。

“猪头威,你别给我装死!”

任天冲着猪头威就是一脚踹下去。

然后……

就听见噗嗤一声,有点像是扎破了气球一样,猪头威下面一下子喷出了将近三米高的黄色液体。

任天可就在那旁边啊,被这玩意一下子喷了一整张脸。

任天感觉头皮发麻,他用手抹了一把脸,有点绝望的吼,“猪头威,你,你他吗把什么给喷了出来?!”

他这会终于是闻到那股恶臭,弯腰开始吐起来。

旁边那些都市男女哪里见过这样下作腌臜的场景,不少人也跟着吐了起来。

任天一边吐,一边感觉肚子有点怪,说疼也不是疼,就似乎是有什么凉气开始从屁股上往里面钻。

那屁有点忍不住。

“靠,今天这酒有问题吧?”

他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句,然后扑的一声,放了一个屁。

然后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这屁,怎么这么热?

他有点绝望了。

绝望的不光是任天一个人,从猪头威开始,这就像是瘟疫散开了一样,有将近十分之一的直接拉肚子了,这十分之一看起来少,可是这里面有三四百人啊,瞬间就把这地方弄成了粪场!

“任天,我,我草你……妈!”

猪头威虚脱的骂了一声。

但他看见满脸绝望的啊任天脚下也有一滩的时候,有点转不过来。

“他这么猛吗,连自己都不放过?”

“这,这他妈酒有问题!”

不知道谁吼了一声,然后像是山呼海啸一般,场中众人开始骂街了。

“操他妈早就听说这天堂酒吧的酒有问题,没想到这么夸张,这次要喝死人啊!”

“我他妈再也不开天堂酒吧了,有抢劫,酒还有问题,我是傻逼吗!”

如果开始大家对天堂酒吧的怨念还是不够大的话,这下众人的心里真真的开始抵触天堂酒吧了。

大部分人来这都是感觉地方高档,适合打卡装逼,但现在这地方都成粪场了,来这打卡?

有病吧!

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有人呕吐着跑了出去。

天堂酒吧二楼的那些人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下来之后想要帮忙,他们可能是更加训练有素的高手,但这一地的邋遢,他们也感觉很棘手。

“完了,这他妈天堂酒吧要完了!”

任天这会捂着肚子眼中闪着有点变态的光芒,他也是做生意的,知道积累口碑多难,郑有龙居然这次这么狠,这么下作,用这种最卑鄙,最有效的手法来摧毁了这个地方的口碑。

但有一点,他很不满意,郑有龙居然连自己都不放过,他妈的,今天又丢人了!

不过他现在倒是误会郑有龙了,郑有龙现在也一脸懵逼。

“周,周老弟,你跟那位商量的居然是这个手段?”

“这……这……”

郑有龙扇着鼻子,这了半天,也没好意思往下说。

耆老是个医生,而且是个不错的中医,弄点泻药很简单,而且这泻药都不用直接放在酒水里面,在某个角落正徐徐烧着的不起眼的香就是罪魁祸首。

“郑总,这方法虽然不雅观,但应该是最有效了吧。”

郑有龙苦笑着点头,这确实是有效,估计一年之内,这地方是生意惨淡的没人来了。

“那这差不多了吧,不知道周老弟这第三张牌,又是干什么?”

在郑有龙看来,今天晚上的事差不多就行了,因为他们不可能一天晚上打垮这贺河,只能恶心他,恶心天堂酒吧,而现在看来目的达到了。

周小昆用中指敲了敲眉心,还是从牌上写了几个字。

郑总瞥了一眼。

“虎嗅蔷薇”

郑总自认为是个读书人,一下子没明白这四字含义。

但没由来的,看了这四字后心中热血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