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李教授的婚后生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作品:李教授的婚后生活 作者:奶油泡芙酱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5524 更新时间:19-04-29 00:07

虽然嘴上答应了, 但是白氏走了之后, 李芝又在脑子里反反复复想了这个事, 心里总觉得不是很妥当, 翻来覆去一晚上没睡着。

第二天, 她夫君离开了之后,李芝好容易寻空档拉了白氏小声说话。

支支吾吾:“娘,我寻思着这事恐不成。你想玉珠每日都在那院子里忙得很,轻易不出门, 她又实在很得嫂嫂的喜欢, 之前有一次我还见嫂嫂库房里的钥匙都是她管着的,这般哪还能就把她嫁出去。

我看那院里的谷雨个小满也都很不错, 那么端正性子温顺, 娘是不知道,那两个丫鬟手上的针线活比外头的绣娘要强许多,做事更是一把好手,表兄若是聘了回去也不亏!”

李芝不遗余力苦劝着。

白氏却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重重呸了一声,只觉得这大女儿就是不识道!

丁点不贴心, 果真是个不孝顺的白眼狼。

就是因为玉珠是顾青瓷身边的大丫鬟, 既得宠又说得上话, 相貌还长得好。所以她才肯让侄儿娶玉珠,真当随便一个丫侄儿都能看上不成!

又一听玉珠管着顾青瓷库房里的钥匙, 想想玉珠平时吃穿比普通人家的小姐都要好, 就更加坚定了要让侄儿把玉珠弄到手的想法。

娶了玉珠, 别的先不说,首先顾青瓷肯定会给这个她最爱的丫鬟置办一份不薄的嫁妆。

再之后有玉珠的帮忙,让她随便在顾青瓷耳旁说几句话,叫顾家帮着侄儿弄一份差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白氏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作响,俨然已经把玉珠看成了白家的囊中之物。

只是这会儿她还不便和女儿闹翻,于是只好忍下了脾气,依旧和和气气同李芝说道:“哎,这原也不是娘挑三拣四,只是你知道你那表兄的,他喜欢长得漂亮的姑娘,先头你外祖母不是没给他说过人家,其中就有好几户,门第相当,陪嫁也不少,说起来不知道多少合适,可就是因为那姑娘长得不出挑,你表兄死活不同意,拖拖拉拉一直闹到现在,身边还没个知冷知热的人,你外祖母急的不行,真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了,可巧那天见了玉珠,那丫头是个好相貌,你祖母觉着你表兄肯定会喜欢,不然也不可能松口叫一个低贱丫头进白家的门,这也是没别的法子了,你也可怜可怜你表兄。”

李芝叫白氏噎的说不出话来,白家表兄又不是什么出息人,竟如此的眼高于顶,分明自己是个普通人,却总是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说不过白氏,只能沉默了。

……

顾青瓷那边可不知道有人在打她身边丫头的主意。

这日,李成则上值去了,顾青瓷在偏厅看书。

自然不是什么四书五经,也不是什么奇闻要略,还是她爱看的话本。

正看得津津有味,就见外头来人,禀报说姑奶奶过来了。

顾青瓷:“请进来”

片刻李芝就过来了。

顾青瓷这才放下书,道:“妹妹怎么有空过来了,可是有事?”

实在不怪顾青瓷这么问,也是有缘由的。

李芝虽才回家住了两日,但她那儿子是个闹腾的,才一个月大。却特别爱哭,一天就要哭闹个七八回,一路就是半日功夫,只能抱在怀里慢慢哄。

顾青瓷见过一回唏嘘不已。

她自己也是头一次当母亲,但因生的闺女特别省心,以前就不大觉得孩子有多麻烦,直到现在见了李芝的儿子,才深有感触,又十分庆幸。

两个孩子真是天差地别,大姐儿是听话可人疼的乖宝宝,另一个简直就是哭星转世。

不止是顾青瓷,现在连带老太太都觉着大姐儿真是个心肝。

她老人家本来就觉少,听了几次孩子的哭闹,就觉得脑袋疼,受不了。

现在丫头一抱大姐过去玩,老太太就爱的跟什么似的。

所以别看李芝回娘家,说起来该松快松快才对,但事实是她每日都被儿子给缠得抽不开不了身,并没有多少空闲时间,也就不大来顾青瓷这边。

眼下见人过来,顾青瓷白多问了一句。

李芝哪能听不懂她的意思,于是就笑了一下,道:“那小魔星方才哄睡着了,我这才有空歇歇,还真有个事要麻烦嫂嫂。

上次我见玉珠手上挂了一串手珠很是别致,问她是在哪买的,玉珠说是有一次去庙里求签路边上有人摆了摊来卖,我闻那手串香的很,就想买几串等回去送给几个小姑子,因怕认错路买错了麻烦,所以就想请玉珠陪我同去跑一趟,嫂嫂可不要嫌我烦人。”

她语气欢快说得凑趣儿,一下子就带过。

只是叫玉珠领个路,不是什么难事,顾青瓷就没拒绝。

于是叫来了玉珠,把话跟她说了,让她跟着李芝走一趟。

玉珠就“哎”了一声,应下。

回头就洗了把脸,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跟着李芝从侧门出去了。

顾青瓷怕路远,就喊了人给她们套了车,让她们坐车过去。

李芝面上神色如常,一直是带着点笑的。

她之前就和白氏商量好了,不用她多做什么,只是把玉珠带出去就行了。

从李芝一过去西院之后,白氏也赶紧出门往白家去。

白家那边她也早都安排好了,只是还是有些担心出了岔子,就想去亲自盯着,能帮着点忙也好。

李芝和玉珠坐在马车上,马车在热闹得街上,故而走的不快。

哐当哐当的车轮声配合着大大的马蹄声,加上外头来车往的喧闹声。

李芝心里渐渐不紧张了,开始跟玉珠说起话来。

玉珠时而挑开窗往外看一眼,而后往车门靠近,给车夫指指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车夫在外面“吁”了一声,然后一拉缰绳,马车就慢慢停了下来。

他道:“姑奶奶,玉珠姑娘,地方到了。”

玉珠这才伸手,掀开车帘,弯腰从里面下来,然后又扶了李芝一把。

这地方就是寺庙的山脚下,中间一条路,左右两边都摆了摊子,长长的一列,卖什么东西的都有。

小杂货最多,吃得蒸糕点心水果也不少,热闹得不得了。

李芝一笑:“这人可真多,还好是把你带出来了,要我自己一个人来找,定是买不着了。”

玉珠抿了抿唇,眉眼弯腰。

她本就长得白净水灵,更沉稳懂事,这么一笑,又添了两分颜色。

李芝眸子闪烁了一下,然后移开眼睛,不自然道:“走吧,咱们上前看看去。”

玉珠应声,两人并排着慢慢往前走。

这里人多摊位多,玉珠也记不准,只能一边走一边看,摸了个大概的位置,在去瞧摊主的面貌,这才找着了。

在这里卖木珠子串这些小玩意儿的不止一家,不过独独这家的木珠串有股好闻的熏香味儿,所以东西就卖得好。

“可算是找着了,”玉珠回头看着李芝说,“就是这家。”

这家摊主对玉珠也有印象,憨声憨气笑了一下,说了声姑娘又来了,而后道看他这里又添了些新货。

李芝面上一脸认真,实则心不在焉,在摊位上选起木珠手串来。

时而说一句:“这个不错,那串也行,都要了吧……”

挑了一会儿的功夫,选了四五条手串,付了钱,老板把东西装好递到李芝手上。

李芝接过放好,也没有别的事,就准备回马车上去了。

正这时,李芝突然按按肚子处,弯了弯腰。

玉珠忙问:“姑奶奶怎么了?”

李芝面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旋即凑过去小声说道:“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你先在等会儿我……”

玉珠意会,知道她是想如厕,遂点了点头,嘴上道:“不若我陪姑奶奶一起过去?”

李芝连忙摆了摆手,说不用,然后自己就过去了。

玉珠往旁边走了几步,站在一棵树荫下等人。

却突然。

一个身影一下子撞了过来,把玉珠撞了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来人是一个男子,手里也还端着一盆水,小半泼在了玉珠身上。

玉珠登时就怒了,站起来道:“好个不长眼的人,敢是急着投胎不成!”

男人身量瘦瘦高高,脸色蜡黄,眯着一双眼睛,视线在玉珠脸上逡巡了一圈,然后蹦出一丝亮光!

他却朗声道:“玉娘,你这是嫌弃我家穷,想跑么,我若再不来明日怕是都见不到你的人影了。”

玉珠眉头一皱,“你是哪个?说什么胡话!”

心中觉得奇怪,玉珠不想再逗留下去,转身就要离开。

男子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休走,赶紧跟我回家,不然等娘回来了又要生气……”

旁边的人听了几句,都露出一脸了然的表情,心说原来是小夫妻吵架闹矛盾了。

便也不再好奇。

玉珠这才察觉到不对头,拼命挣脱对方的手,大声道:“我不认识你快放开我!”

男子却一副无奈的样子,也不生气,只抓着玉珠的手不放,拖着她走。

玉珠慌了,朝着街上大声喊救命。

旁边的一位老大娘听了,还劝说道:“姑娘,床头吵架床尾和,我看你夫君人还不错,还晓得出来寻你,你就别再置气了,仔细伤了夫妻感情。”

玉珠简直莫名其妙,只能焦急道:“不是,他不是我夫君!”

那老大娘却只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抓着玉珠的男子似乎是烦了,伸手一把捂住了玉珠的嘴。

眼看玉珠就要被人带走。

就在这时,刚才那摊位上卖给玉珠手串的摊主突然冲了过来。

拉住玉珠身后的男人将他甩开,然后回头问玉珠:“姑娘,这人可是你的家眷?”

露出脸上惊恐未散,拼命摇头,“老板,我压根不认识他,救救我!”

男子见有人来碍事,心中闪过一丝不耐,立马开口道:“管什么闲事,她是我婆娘!”

玉珠吓得连忙往老板身后躲,严厉斥责道:“休要胡言乱语!我根本不认识你,”然后转头看着街上人,大声说道,“有没有哪位好心的人能帮我报官!我看这人就是个淫贼!”

众人见玉珠脸色冷凝严肃,也渐渐起了疑。

有人小声嘀咕问,“他当真不是你夫君?”

玉珠自然再次大声否认。

于是许多人才围了过来,怒声痛骂,“好啊,青天白日的,竟然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这还了得,各位,赶紧抓他去见官,不然叫他跑了不定下一次又要去祸害谁家的闺女!”

几个一言我一语大骂起来,一边走一边撩起袖子,就冲绑架那男人走过去。

男人见此情形吓了一跳!

叫他欺负一个姑娘他有胆,叫他面对着几个大汉立马怂了,话都不敢再多说一句,抬脚转身飞快跑了!

几个汉子一见,啐了一口,“奶奶的熊,孬种,只会欺负姑娘,下回让老子见了,看老子不打断他的腿!”

玉珠见人跑了,狠狠松了一口气。

回头谢过手串摊子老板以及那几个帮他出头的人。

心里受了惊,玉珠不想呆在这里,快速出了这条街回到自家马车上。

直到回到车上坐好,玉珠这才不再发抖打颤。

回想起刚才的事,她心有余悸。

想着那个男人她并不认识,简直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

是有人要害她?还是那人真的就只是临时见色起意?

要说有人害她,玉珠也觉得不可能了,摇摇头,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

她从小在侯府长大,向来与人为善从不得罪人,又因为受太太信任宠爱,一般人也都不会来得罪她。

再之后,她就跟着自家小姐嫁到了李家,每日待在院子里很少出门,要出来也是陪着主子一起,却要从哪去与人结仇?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名目出来,玉珠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李芝才回来了。

她一上来,就抢先开口道:“我说呢,找了半天没见着人,原来是先过来了。”

玉珠连忙告了声罪,解释说刚才外面人太多了挤的慌,她才先上了马车。

李芝点了点头,随后目光落在她的裙子上,一声然讶,问:“你的衣裳怎么湿了?”

玉珠回说:“刚才被人撞了一下,人家手上端着水,不小心就泼了上来……”她也不想多说,就解释这一句。

好在李芝并没有再问。

两人各有心事,一路无话回了李家。

李芝回了东院,玉珠自然去西院。

顾青瓷把玉珠叫去说话,原是无聊问问她出去的事。

却见玉珠脸色神情皆不对。

就起了心,道:“怎么了玉珠?”

玉珠其实不愿意给主子添麻烦,就只摇摇头,说没事。

可顾青瓷是什么人,她最是护短,玉珠又是她的大丫鬟,得她看重感情与一般人不同。

玉珠这样显然就是有事!

于是把玉珠招到身边坐着,细声哄她说。

玉珠心头也是委屈,又见主子这样宽待温柔,心下一松,就将事情全说了。

接着还撇过头去,不想叫主子叫她脸上的眼泪。

可顾青瓷俨然是气狠了!

心说居然敢欺负她的人!

手下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狠狠道:“竟然有这般猖狂的人!玉珠放心,我定然不会叫你白白受了这份委屈。”

玉珠连忙道:“奶奶别为这点小事费神了,也莫生气,我并未吃多大亏,好赖是遇见好心人帮忙,躲过了一劫。”

顾青瓷安慰她:“行了你别担心,不给你出了这口气,我也白当你主子了。”

说罢唤了个小子进来,让玉珠把那淫贼的面貌描述了一番。

提笔画了一副简单的画,交给那下人。

吩咐人沿着路过去找。

刚才那事许多人在场,稍微打听下就能知道。

叫他务必要抓到人,先套了麻袋打一顿,然后送官究办。

那下人自是全部答应下来,领了任务就要退下。

顾青瓷又喊了一声:“回来!”

人立刻转身:“奶奶还有什么吩咐?”

顾青瓷:“多带几个人去,抓到之后寻个没人的地方,先审问一遍,看这事有没有什么阴谋,是不是外人掺合陷害。”

“是,主子。”

*

妄图带有玉珠的那个男人,自然是白老太太的孙子,白氏的侄儿,白世杰。

这也是白氏他们一早计划好的,先诓骗李芝,让她把玉珠带出来,再叫她自己找个借口避一避。

等只剩玉珠一个人,就让白世杰出手,假装成她的夫君,把人带走。

最后寻一屏蔽的她们早准备好了的屋子,破了玉珠的清白之身,等生米煮成熟饭,再去告诉顾青瓷,提亲纳玉珠当个妾,顾青瓷不可能不答应。

白家一家人心中都想得十分美。

自认为这计划天衣无缝,只要得了手,你就算是搭上了顾青瓷那里。

想着玉珠是顾青瓷的贴身丫鬟,必定是知道主子的很多阴死事,只要掌握了这些,到时候就可以拿来要挟顾青瓷,对方必定忌惮,他们再提什么条件顾青瓷也只能咬牙答应。

孙儿出门后,白老太太就在家里等着,只是心里略有些心焦,时不时就往门外面张望。

一边算着都这个时辰了,孙子应该已经成事了。

白氏也在,见他老娘来来回回走动,就说了句:“娘担心什么,玉珠不过个低贱丫鬟,世杰肯要她她应该感恩戴德才是,这事出不了差错。”

白老太太绷着一下子脸:“话是这么说,只要事情没落到实处,我的心就定不下来。”

白氏还待宽慰她老娘两句。

突然就听“哐当”一声响,院子门被人推开了。

两人赶紧站起来往外走。

抬首就见是白世杰回来了。

他一脸慌张,还喘着粗气。

“杰儿,可是事成了?”

白老太太率先走过去,想也不想脱口去问。

白世杰呼呼喘着气,推开他祖母回了客厅,抓着茶壶就往嘴里灌水。

声音些不耐烦道,“让我喘口气行不行?”

“好好好,是祖母心急了,乖孙莫生气。”

老太太一张笑成菊花的脸,对着白世杰,十分的宠溺。

好像白世杰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而是一个几岁的小孩一样。

而白氏丝毫不觉得奇怪,也凑上去关心了几句,还给人倒茶,语气温柔:“不急,世杰你慢慢说。”

白世杰喝了几大口茶水后,才粗声粗气道:“事情没成,那贱丫头叫人给救走了!”

“这这、怎么会这样?”白氏蹙着眉。

白老太太却凶多了,一下子跳了起来,叫骂道:“哪个杀千刀的坏了我好事!祖坟被人刨了的狗东西,断人姻缘这辈子必定要下地狱下油锅砍手脚拔舌头,叫十万小鬼折磨!”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徐默默、刘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瑟锦 100瓶;微生物 20瓶;太阳当空照 15瓶;19124875 12瓶;微雨、悠悠雪夜、秋花呀、Chin、杨杨杨、一览夜、耳总、绯色珈蓝、36208891、意怠 10瓶;蟹黄小笼包 9瓶;柳子归 4瓶;瀚篠晡、安静 2瓶;Zib、晨熙麻麻、@Min敏、可宾、妮妮熊、AA、有兔爰爱、大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