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葬天命 > 第五八三章 石棺

第五八三章 石棺

作品:葬天命 作者:许旺仙 分类:科幻灵异 字数:0 更新时间:19-05-15 00:00

通道内有光,洞壁上镶嵌着油灯,灯光柔和,呈黄白色,比大多数油灯都要亮。

进入这里之后,莲花突然又不急了,脸上的表情更怪了,有期待,有迷茫,还有那么一丝畏惧。

她不急,我和胖子更不急,慢慢来呗。

我特意观察了一下油灯,里面没有特殊的布置,就是普普通通的油灯,灯油不是尸油。也没加让人产生幻觉的成分。

相反,油灯燃烧会逸散出一股淡淡的香气,能够起到安神的作用,有些类似于我制作的檀香。

这种香味和通道内传出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给人一种错乱感。

嫁衣貌似也不急。在我背上安稳的待着,没有特别的表现。

小黑的状态和莲花差不多,那双咖啡色的眼眸中同样闪烁着一丝迷茫。

不用说,这条通道一定很有故事。

我懒得问,问了那俩货也不会说。

通道人工开凿的痕迹很明显。打斗留下的痕迹同样很明显,不时能看到洞壁上刀砍斧凿留下的痕迹。

她俩速度慢,我和胖子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油灯上,连续检查了几盏油灯后,我确定,这些油灯有人照料。

原因很简单,灯油很满。

如果是燃烧了几百年,灯油根本不可能是满的。

还有,灯罩擦拭的很干净,上面几乎没有灰尘。

单单是这两点,就可以确定,有人在照料这些油灯。

确定这一点后,我莫名的有些兴奋。

能留在这里给油灯添灯油,并且擦拭油灯,多半是我那位前世留下的人。

磨磨蹭蹭的走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通道尽头。

没有拐角,也没有岔路口,更没有别的路径,通道尽头是两扇石雕大门。

大门有石环,莲花迟疑了半响,这才走上前,握住石环,向外拉拽。

石门在一阵吱嘎声中缓缓开启,一间普通到极点的房间,房间大约在一百五十平左右,空间很大,布置也很简单,一张石床,十余口并排摆放的石棺。

至于人,没有看到。

石门打开后,莲花站在门口缓缓吐出一口气,情绪稳定很多,迈步走入石室。

石室内的光线不是很亮,仅仅有两盏油灯燃着,提供着光亮。

虽然看似稳定了情绪,看似一切都不在乎,但是进入石室后,莲花如同失了魂一样,走到一口石棺前,摩挲着棺面。久久无言。

小黑也很怪,这货径直上了石床,趴在上面不动弹,不知道想着什么!

唯一正常的就我和胖子,我们哥俩绕着石室转了一圈,看似很大的石室,除了那十口棺材,毛都没有一根,没什么特别的。

等我们哥俩转完,小黑和莲花还在那感伤。

“咳咳!”

我想了想,故意咳嗽两声,对莲花道:“莲花,你看这里什么也没有,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下一刻,莲花猛地转过头,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割在我的身上,瞧那架势,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

我被她看的一懵,我做错什么了吗?

胖子这逼最贱。见状不着痕迹的和我拉开距离,装作不认识我。

我他妈的服了,我什么也没干,就是说了一句话,犯了什么错了?

“你该死!”

莲花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我。这一次,不像是开玩笑,也不像是以往的怒意居多,而是恨意居多,就连眼睛都红了。

我马上明白。莲花是真想杀我。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绝对不是为了嫁衣。

这种时候,我能怎么办?

跑肯定不可能,我跑不过莲花。就算跑得过,我能跑到哪去?

没有办法之下,只能硬挺,有嫁衣在,顶多受一些皮肉之苦。死是不会死的。

不过我依旧觉得莫名其妙的,前面那九条通道,我那位前世杀的人可不少,仙家也不少,甚至还有几具莲花的同类阴尸。

那会她没想杀我。顶多是阴阳怪气的来几句,现在这是发哪门子的疯啊?

我觉得头大,稍稍眯眼,当做没看见莲花杀人般的眼神。

“我杀了你!”

没想到的是,我这副表态。反而激怒了莲花,她疯了一般的冲过来。

我更懵逼了,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我这会其实挺像跑的,可嫁衣不知道怎么想的,在我身后一坠。我动都动不了,差点没跪地下。

十米的距离,转瞬及至,我眼睁睁的看着莲花的拳头在眼前放大,捶了过来。

这一拳头要是锤实了。不说打死我,把我眼珠子捶出来是轻而易举。

吱嘎!

就在拳头即将印在我眼睛上时,一道轻微声响在莲花身后响起,莲花的拳头瞬间停滞,悬在我眼前,一股拳风拂过,吹的我的头发向着一侧晃动。

我脑门上沁出了一层细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嫁衣是真没阻止啊!

要不是那道嘎吱声,我绝对会被锤死。

吱嘎!

刺耳的摩擦声还在响。是莲花刚才站立之处的那口石棺发出的。

棺材盖一点一点的移动,刺耳的声响连绵不绝,莲花的身体随着声音轻轻颤抖着。

我僵在原地,屏住呼吸,很怕一个不小心再次惹怒莲花。

幸运的是。莲花这会的注意力全在那口棺材上,顾不得我。

眼看着满眼泪花的莲花转过了头,我才敢吐出一口气。

十米外,石棺的棺材盖挪开了大半后,停止移动。不再发出吱嘎的声响。

莲花颤颤巍巍的向着石棺走去,我趁机向后退了两步,和莲花拉开距离。

莲花走到一半时,顿在原地,身体颤抖的更加剧烈了。

她做了两个深呼吸。还是没有上前。

我此刻也紧盯着石棺,很明显,石棺里面的人或者说是物事,是莲花非常关心的。

就这么僵持了片刻,一个人从棺材中坐起。

看着这个人,我有些恍惚,仿佛想起了很多,但又什么也没想起来。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他有张娃娃脸,脸上的表情很僵硬,眼睛里没有神采。

身上的衣服是浆洗的发白的道袍,头上梳着发簪,整个一小道童的打扮。

莲花的反应更大了,见到这个人后,她捂住嘴。难以抑制的发出一阵啜泣声。

我侧头看了一眼胖子,胖子也看了一眼我,对了一下眼神后,我们哥俩选择静观其变。

片刻后,棺材里面的人缓缓转过头。面向莲花,僵直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思索之色,开口道:“是小莲花啊!”

他的声音干涩,好似含了沙子一样。

“是我!”

莲花带着哭腔回了一句,向前走了两步。

他的眼神依旧僵直,但多了一丝神采,缓缓道:“不哭,不哭!”那样子就好似在哄一个小孩子。

出乎我预料的是,莲花竟然真的很听话的来了一句:“我不哭,我听话!”

这他妈还是那个杀伐果断的莲花吗?

那人再次转身,目光越过莲花,看向了我,对上那双僵直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莫名的涌出一股酸楚之感。

“师娘也回来了啊!”

半响后,他再次开口。

这个师娘,不可能是叫莲花。

石室内能被称之为师娘的只剩下我背上的嫁衣了,也就是说,嫁衣是他师娘,他是我那位前世的徒弟。

想清楚这一点,我知道那股酸楚感从何而来了!

嫁衣没回答。

他又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僵直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变化,里面多了一丝唏嘘:“师父也来了啊?”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真的是我那位前世的徒弟。

“他不配!”

就在这时,莲花尖叫一声。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