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头狼 > 1706 我只拜佛,从不问命。

1706 我只拜佛,从不问命。

作品:头狼 作者:寻飞 分类:青春校园 字数:0 更新时间:19-05-15 00:00

见到黑压压的一大片人群将自己反包围,堵截在我们车门旁边的那群小杂鱼立时间放弃攻击白老七,朝着疑似郭启煌的龟缩,而那个疑似郭启煌的中年眼神中更是出现一抹不可思议。

“呼..呼..”白老七甩了一把胳膊上的血迹,手扶车门大口喘着粗气。

“我特么快十年没握过刀了,真不乐意陪你们玩现在小年轻都不屑玩的把戏。”王莽鼓着眼珠子低吼一声:“但你们这帮狗篮子真挺晒脸的,欺负小朗家里没人是吧!”

貌似郭启煌的中年,吐了口浊气开口:“朋友,你确定要参与辉煌公司..”

“别跟我谈背景,谁特么不认识俩人是咋地,你背景再硬能防弹吗!”王莽霸道无比的直接打断:“或许你很牛逼,但我真看不上你!”

说着话。王莽歪头朝车内的我挥挥手:“下车,大大方方的走过来,谁敢碰你一指头,我今天就开荤戒剁碎他!”

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打开车门,招呼白老七一声,提溜着康森往王莽的旁边走。

郭启煌梗着脖颈怒喝:“拦下王朗!”

簇拥在他旁边的几个马仔立即攥刀朝我们奔过来。

“拦你麻痹,你行吗!”王莽昂头厉喝。遍布褶皱的额头上写满了不容置疑:“敢迈腿全敲折,敢抻手打骨折!”

话音落下,他身后蹿出来十多号青年拎刀就往迎了上去。

郭启煌怔了一怔,提高嗓门:“朋友,今天我要是走不出去,王朗的那两个兄弟肯定也没命..”

“你特么吹牛逼有瘾是咋地!”王莽手指对方,张嘴咆哮:“我最后问你一遍,跪不跪!”

“咣当!”

“咣当!”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羁押孟胜乐和段磊的那台金杯车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打砸的噪响,我条件反射的扭头看了一眼,瞳孔陡然睁圆,之前留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那个“小兽”和谢天龙竟然正在暴力的拆车。

小兽的双拳套着一副拳套,毫无章法的照着车窗抡砸,每一拳下去都会将玻璃干出来几条大裂缝,而谢天龙则握着一把大铁锤,踩在车顶上“咣咣”猛凿。

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那台金杯车的前后地盘下方,分别被两个千斤顶撑起一指来高,汽车轮胎疯狂的转动,愣是没办法往前挪动半分。

王莽也扭头瞟了一眼,朝着郭启煌冷笑:“给你机会打电话,问问你车里的小兄弟愿不愿意陪你同生共死!”

郭启煌脸色一僵,眼神迟疑的扫视一眼四周,半晌没吭声。

“我这个人向来只拜佛,不问命,所以也懒得听你絮叨孰是孰非。”王莽甩了甩胳膊,朝郭启煌勾了勾手指头道:“你跪着爬过来,朝我女婿恭恭敬敬的磕三个响头,今天我放你走,否则后面就是太平间,你自己品一下够不够躺下你。”

郭启煌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眸子里的瞳孔扩散,迟疑十几秒钟后。他身体弯曲,“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狗一样朝着我们慢慢攀爬过来,最后耷拉着脑袋匍匐在我脚下,脑壳冲地“咣咣”连磕三个响头。

就在这时候,孟胜乐的声音突然在我脑后响起,只见他摇摇晃晃的拨开挡在前面的人群,抬腿一脚狠狠蹬在郭启煌的脸上咒骂:“草泥马得,鬼门关前溜一圈,没想到我还能再回来,我还寻思这把得重新投胎呢!”

可能他真的是太虚弱了,一脚踹出去,自己反而被震的往后倒退两步,得亏白老七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

孟胜乐摆摆手,挣脱开白老七的搀扶,又是一脚蹬在郭启煌的脸上。梗着脖颈低吼:“郭启煌呢?”

听到孟胜乐的话,我微微一愣,反问道:“他不是郭启煌?”

“他是个狗灯儿,这逼是郭启煌的司机。”孟胜乐吐了口唾沫。摇摇欲坠的揪住中年的衣领厉喝:“说,郭启煌呢?不然我特么把你篮子割下来泡酒。”

“昂..”

这时候,一阵马达的咆哮声泛起,紧跟着就看到一台黑色的越野停到旁边。老根儿表情阴森的从车里跳下来,朝着王莽摇摇脑袋沉声道:“没堵住正主,狗日的在高速路口有援兵,拖延了我们时间。”

“哈哈..”中年突然神经质似的哈哈大笑起来:“煌哥现在应该已经到惠州了。王朗啊王朗,这次没能抓到煌哥,你就等着接受辉煌公司的疯狂报复吧。”

“啪!”孟胜乐抡圆胳膊就是一巴掌甩在中年脸上,臭骂:“报复来临前。我特么先整死你。”

“行啊,随便你喽,反正我刚刚报警了,你们关系再深。无非是让出警速度延后,难道还能左右警察不侦破命案吗?我抹干净脖子等你动手!”中年很是无所谓的抻直脖颈轻笑:“知道我刚刚为什么跪下吗?因为我在等煌哥顺利离开莞城的信号,信号来了,我的任务结束了。”

孟胜乐目眦欲裂的咆哮:“我尼玛弄死你..”

白老七拦下孟胜乐低声安抚:“不过是条杂鱼而已。犯不上。”

我也朝孟胜乐摇摇脑袋,此刻我们站立的位置属医院正门口,保不齐就有摄像头正对我们,为了这么个啥也不是的选手再次上纲上线。属实有点不划算。

“嗡嗡..”

我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竟然是郭海的号码,我皱眉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郭海慢吞吞的出声:“首先恭喜王老弟吉人天相。再次化险为夷,其次麻烦老弟替我跟王总带句话,有个叫唐缺的小哥们可能是迷路了,在我这里做客,他要是方便的话,受累带着康森来我这里接人。”

我侧头看向王莽,他的眸子微微扩张,随即很快恢复原状。接过来手机沉声道:“麻烦海哥照顾犬子了,晚点咱们见面详谈。”

郭海拖着半死不活的腔调轻哼:“不麻烦,期待和王总见面,另外我想提醒王总一句。你有点过线,也就是我心地善良,这要是换个人不得趁着王总不在家期间狠狠捞一笔啊?”

“呵呵。”王莽皮笑肉不笑的咧嘴。

郭海笑盈盈的继续开腔:“王总,您和王老弟不一样。他孑然一身,无根无蒂,你难道也能做到万事不理吗?青云国际家大业大,容易被人挖出来什么纰漏。您别多想,我就是个善意的提醒,比如我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青云国际近几年偷税漏税几个亿,也从来没告诉过旁人,你手底下的几个老兄弟命案在身,虽然他们确实被抓了,但真不是我说的哈。”

王莽抿嘴低声道:“海哥,你玩的有点脏了。”

“诶不聊了,期待早日和王总相见。”郭海慵懒的冷笑:“对啦,老根儿也在旁边是吧,替我问候老根儿。9年莞城扫黄严打他侥幸逃过一劫,但并不代表他袭警、绑架这些事情不存在,国家现在打黑除恶,千万别让人再翻出来旧账。哈哈..”

旁边的老根儿眯缝一下眼睛,没有多言语任何。

挂断电话后,王莽侧头看向我道:“把康森交给我吧。”

我迟疑一下后,点点脑袋“嗯”了一声。

“好,回羊城再聊。”王莽拍了拍我肩膀头,朝着老根儿道:“你先帮几个处理一下伤势,咱们电话联系。”

“小问题,你那头不需要我陪着一块过去吧?”老根儿利索的应声。

“郭海不傻,无非是想要康森这条小杂碎,真给我逼红眼,青云国际翻船,天娱大厦也得塌陷。”王莽舔了舔嘴皮,朝着不远处的小兽吆喝:“阿兽,跟我回家。”

不多会儿,小兽拽着康森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而老根儿则安排他的人将白老七、孟胜乐和段磊送去他熟悉的诊所,随即招呼我坐进他的越野车里。

上车以后,诚心实意的朝着老根儿道谢:“谢谢根儿叔。”

“小家伙啊,我挺羡慕你的,在这个年纪就能遇上贵人。”老根儿递给我一支烟乐呵呵的吧唧嘴。

我迟疑的发问:“贵人?您是说莽叔吗..”

“真正的贵人,不是直接把钱给你,而是开阔你的眼界,纠正你的格局,再最危难的时候拍拍他肩膀说一句他在。”老根儿意味深长的吐了口浊气:“来,聊聊接下来的事情吧,你准备怎么收拾华侨联盟这个烂摊子...”